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平凡的青萝

第四百九十二章 平凡的青萝

        鸿厘城,欧冶家的铺子。

        时至正午,店铺前的行人三三两两,铺子里更是没什么客人。青萝趴在柜台前打着瞌睡,北斗则在后面的库房整理着铁器货物。

        欧冶家虽然没落了许多,不过招牌名声还在,加上卖出去的东西,大到兵器小到菜刀铁锅,质量都是一等一的没的说,所以这间店铺养活青萝这家子人绰绰有余。

        如果不出现什么大的变故,青萝的生活大概会一直这样,清贫但是悠闲,忙碌却又充实。

        昨天李云生的那番话其实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一直一来她都是一个知世故而不世故的人,这一点唐北斗跟她很像。

        她一直都很清楚六叔家,还有府卫白羽对她跟她家不怀好意,但在她看来这些人顶多是有些贪得无厌,想要在落魄的欧冶家身上捞点好处。

        而昨天李云生让他听到的那番话中,仙盟对于他欧冶家的恶意,则是要彻底吞没抹杀她们一家,完全不给她跟他爷爷留一点活路,甚至于留她们到现在也不过是为了查探欧冶家传说中的秘藏。

        她从未想过,自己跟爷爷会卷入这么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之中。

        所以直到今天早上她还是有些惊慌失措跟无所适从。

        不过因为李云生临走前的安慰,还有北斗从街上买回来的那碗豆花让她重新安定了下来。

        特别是那碗豆花,喝完这碗豆花的青萝,重新找回了作为一个平凡而不起眼普通人的感觉。

        没错,她就是一个每天早上期待着城东张妈那碗豆花的普通女孩,每天在店里应付着客人的各种刁难,会为了一钱银子吵得面红耳赤,也会因为同情店铺前的乞讨流民而分出自己一天的口粮,空闲的时候就像这样趴在柜台上打着瞌睡。

        回到这种熟悉的感觉,她终于可以将昨天的不安抛在脑后。

        “师妹,师妹!”

        就在瞌睡的青萝头快要撞到柜台上的时候,一个身影冲进了店铺,然后有些急促地呼喊道。

        睡眼惺忪的青萝抬起头,短暂的恍惚之后,终于看清眼前的来人相貌。

        “你怎么又来了,城卫都这般清闲吗?”

        她有些厌恶地看着对方皱眉道:

        “还有,别再叫我师妹,你早就被我爷爷逐出师门了。”

        原来这急匆匆闯进店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曾经的同门师哥,现在鸿厘城城卫白羽。

        这白羽一直觊觎青萝,基本上隔三差五就会来一趟,青萝虽然厌恶但也没怎么意外。

        “师妹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怕我只是做了你一天的师哥也是师哥。”

        对于青萝的冷嘲热讽,那白羽丝毫不意外。

        “师妹,你不会还在为那日的事情生气吧?你师哥我也是逼不得已,你六叔买通了仙盟的人,我也只是奉命行事,我要是早知道他把事情做的那么绝,我定然不会这般助纣为虐。”

        他痛心疾首道。

        “行了,这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要是没事就去忙吧。”

        对眼前这人青萝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

        “师妹你这就不地道了,你师哥我这次可是专门过来替你报信的。”

        白羽依旧站在柜台前不肯走。

        “你家是不是收留了一个,从瀛洲青莲府来的流民小孩?”

        他一脸神秘地低声凑到青萝耳边道。

        这白羽凑得这么近,青萝原本本能地想要躲开,可是听到“流民小孩”这几个字的时候,她神色有些紧张地愣在了那里。

        “你胡说什么,那是我远方的表亲,跟青莲府八竿子都扯不上,也不是什么流民。”

        不过青萝马上反应了过来,一脸不悦地反驳道。

        “别,别,别,师妹你就不用在师哥面前狡辩了,那小孩是什么身份我一点都不关心。”

        白羽连连摆手。

        “我只是因为上次的事情觉得有些对不住你,所以来跟你提个醒,让那小孩没事别出门,最近查的会很严。”

        他脸色变得郑重起来道。

        “鸿厘城对流民,向来不都是这样吗?”

        青萝装作一脸淡定道。

        “这次不一样。”

        白羽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眼屋外的天色道:

        “再过半个时辰,城主便会以处决秋水余孽的名义,在铁堡前面处决一批从青莲府逃过来的流民。”

        “铛!”

        白羽这句话刚一出口,青萝身后的库房内忽然“哐当”一声大响。

        “怎么回事?”

        白羽皱着眉伸头看了一眼青萝身后的库房。

        “没什么,应该是库房里,有什么东西没放稳掉下来了。”

        青萝神色平静道。

        “行吧,你师哥我言尽于此,你这几天最好小心一些,城内城外可都不怎么太平。”

        说着白羽摆了摆手,没再说什么出了铺子。

        他这次过来,好像当真只是为了给青萝提个醒。

        白羽一走,青萝立刻关上了铺子的大门,然后转身进了库房。

        “怎么了?”

        她一脸担心地走向北斗,刚刚库房里只有北斗在,那声响肯定是他弄出来的。

        “我没事,是这把锤子不小心掉下来了。”

        北斗立在库房的一个架在旁边,他一脸轻松地笑道。

        虽然北斗脸上轻松,但是与他相处了这么些时日的青萝,还是看出了他在撒谎,因为北斗在撒谎的时候,左右手的手指会不自觉地绞在一起。

        她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北斗,然后终于顺着他轻微颤抖右脚,发现了他脚尖上血污。

        “你脚都被砸出血了,还说没事!”

        青萝又是心疼,又是好气道。

        “这点小伤,我没事的青萝姐。”

        见青萝蹲下身来要帮他脱鞋,北斗连忙后退了几步。

        “站在那里别动!”

        青萝板着脸呵斥了一句,然后从柜台那里拿了一瓶创伤药,还有一块赶紧的布走了进来。

        “坐好了。”

        她把一张椅子放在北斗的身后,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我真的没事……”

        北斗还在试图挣扎,却被青萝一把按坐在了椅子上。

        “你平时很小心的啊,今天怎么会被砸到。”

        青萝一边给北斗上药,一边问道。

        “有些走神了。”

        北斗道。

        “你是听到了那白羽的话吧?别担心,城里这么多流民,查不到你头上的。”

        青萝道。

        “我因为担心我自己走神的。”

        北斗摇头。

        “那你担心什么?”

        上好了药正准备包扎的青萝抬头不解地问道。

        “我担心……我爹爹。”

        犹豫了一下,北斗还是开口道。

        “你爹爹?”

        青萝闻言一愣,然后恍然大悟道:

        “哦,你是说那批要被处死的流民吧?哪里会那么巧,你爹爹不会在里面的。”

        “我还是不放心。”

        北斗摇头。

        “青萝姐姐,我想去铁堡看看。”

        他一脸恳求地看着青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