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三章 第一个问题

第四百九十三章 第一个问题

        鸿厘城外,荒漠中的凉亭。

        毒烈的太阳烤得整片沙漠出现一股焦糊味,就连风沙的呜咽声此刻都显得有气无力。

        不过凉亭内依旧凉风习习,感受不到一丝暑意。

        此时李云生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凉亭外起落的风沙,而他面前坐着的一夜城城主还有周凉则一同死死地盯着面前棋盘。

        两人此刻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特别是周凉面白如纸,好似大病一场那般。

        再看那棋盘上,黑白两色的棋子早已落下上百手,虽然早已看不出战局是从哪一端开始的,但盘面上的战况惨烈的战况却是显而易见。

        尤其是周凉所执的黑子,被李云生的白子撕咬得体无完肤,如同一只奄奄一息的黑猫,被逼在角落瑟瑟发抖。

        “还要下吗?”

        李云生忽然收回了目光,看向对面捏着一颗黑子,久久没有落子的周凉道。

        “下,下……”

        周凉身子一颤,正准备落子,却被身前一股强烈的压迫逼得停住下落的手,抬眼一看发现李云生正目光冷然地看着自己。

        “你输了,再下下去,只是浪费时间。”

        李云生面无表情地说道,此时的他脸上已然没有方才的客套,拿起棋子之后的李云生,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可我……可我还能下,还,还有活路……”

        “算了,老周。”

        周凉似乎还想辩驳几句,却被一旁的一夜城城主打断了。

        他一把拿过周凉手中的棋子,将他那只僵在半空的手按了下来,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是你输了。”

        闻言周凉神色颓然地垂下了头。

        “我本以为,这一次至少能撑到跟你数目定胜负。”

        片刻后,周凉像是缓过一口气来一般慢慢抬起了头,一脸苦笑地看着李云生道。

        “抱歉,下次再有机会,我会好好跟前辈下一局。”

        收起了棋盘上的白子之后,李云生眼神的肃杀终于敛去了几分,然后就见他语气温和地看着周凉道。

        为了早些结束,刚刚这一盘棋,李云生全盘杀气四溢,其实下道四五十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把周凉逼到了没落,后面几十手周凉不过只是苟延残喘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早上出门到现在,李云生都有一种莫名的急迫感。

        “我可以问第一个问题了吗?”

        李云生将收好棋子的棋盒端端正正地放在棋盘中央,然后抬头看着一夜城城主问道。

        “可以。”

        一夜城城主将那盒白棋也推到了棋盘中央。

        “我师父还活着吗?”

        李云生问道。

        闻言一夜城城主先是一愣,然后笑道:

        “不先问玉虚子的下落?毕竟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把你的身体搞成这幅样子的。”

        “不急。”

        李云生摇头道。

        “现在的年轻还真是狂过了头,你觉得接下来的两盘一定能赢我?别怪我没提醒你,下一盘你要是输了,可就没有第三盘了。”

        一夜城城主道。

        而李云生对于一夜城城主的这番话,像是压根就没听见一般,依旧目光平静地看着他,静静地等着对方回答。

        “好赖不分,油盐不进,跟你师父一样,倔得跟驴似的……”

        那一夜城城主先是白了李云生一眼,然后神色一敛郑重地看着李云生道:

        “虽然活得很幸苦,但他还活着,至少在阎狱撬开他的嘴之前,他会一直活着。”

        闻言李云生难得地咧嘴一笑,然后伸手对着棋盘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道:

        “第二盘。”

        ……

        鸿厘城,铁堡。

        这座铁堡又名黑铁楼,是鸿厘城出城的要塞,也是鸿厘城最独特的建筑,就算是放眼整个流州,也很难拿出第一座这样的城楼。

        因为整座铁堡,包括铁堡两侧的城墙,通体皆为黑铁所铸而成,

        也只有鸿厘城这等铁矿富饶之地,才能有如此大的手笔。

        除了通体皆为黑铁所铸之外,这座连接着城墙的铁堡,整个形状犹如一个敞开的怀抱,站在城楼之下总能让人生出一股莫名的压迫恐惧感。

        所以平日里,如果不是出城,很少犹如愿意来这里。

        不过今天不一样。

        尽管头上正午的日头毒烈异常,但朝这铁堡涌来的人群依旧络绎不绝。

        因为这些府民都想看看,那传说中的秋水余孽到底长什么模样。

        就在刚才,鸿厘城要处决一批秋水余孽的消息,传遍了鸿厘城的街头巷尾。

        “这秋水余孽,不是说阎狱跟仙盟抓了十年都没抓着吗,怎么我鸿厘城一抓就抓着了?”

        “我们暮城主厉害呗。”

        “你就别拍那姓暮的马屁了,这次处决的人根本不是阎狱跟仙盟通缉的那个秋水余孽。”

        “你怎地知道不是了?”

        “用屁股想都想得到好吧?如果真是那秋水余孽,怎么也轮不到鸿厘城来处决,仙盟早就来要人了。”

        “你说的好像有些道理,可既然不是秋水余孽,那城主怎么敢如此布告全城,不怕仙盟派人下来查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鸿厘城从青莲府逃来的流民这么多,随便找几个说是秋水余孽,就算是仙盟也挑不出来毛病。”

        “可城主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无非是为了向仙盟邀功嘛,仙盟抓捕秋水余党的赏赐向来丰厚。”

        城卫还没押人出来,城楼前围着的人群,早就闹哄哄的开始议论了起来。

        “我说了,不会那么巧的,放心吧。”

        在这人群后方一处不起眼的角落里,绑着头巾青萝拍了拍身旁的同样绑着头巾斗笠的北斗道。

        为了不让人看穿她们的身份,两人还换了一身衣服。

        青萝穿了一身他爷爷年轻时的儒衫,北斗则换了青萝小时候的衣服,加之他原本模样就清秀,乍一看跟个小姑娘也没什么区别。

        “但愿如此。”

        北斗点了点头,双手紧张地不停搓揉着,目光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铁堡大门。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的期盼不要见到他爹爹。

        “门开了,出来了出来了!”

        就在这时,前排围观的民众忽然大喊了起来,紧接着便看到几名城卫,押解着一群衣衫褴褛的流民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