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五章 那粒棋……活了!

第四百九十五章 那粒棋……活了!

        在打虎拳的淬炼之下,北斗的身体已经强壮了许多。

        可即便如此,他一个八九岁的孩童,哪里推得动身前这么多人高马大的鸿厘城城民?

        他的行动十分艰难,推了半天也不过走了几步路,而不远处的祭台上,那宣读罪状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停了下来。

        唐北斗十分清楚,这声音的戛然而止,意味着很快就要行刑了。

        焦急之中他记起了李云生教他的行云步,努力地凝聚心神之后,他一面在心中飞速地演算着行走的路径,一面踏着行云步如一道残影穿行在人群之中。

        终于,借着行云步的帮助,唐北斗冲来到了人群的最外围。

        “我来了,我来了,爹,我来了。”

        他不顾额头上滚落的汗珠,嘴里不停地默念着。

        让他感到幸运的是,那一名名城卫此时并没有拔刀行刑的迹象,非但如此他们一个个还像是收到了命令一般,从身旁的流民旁边退到了祭台的最外侧。

        “还好,还好,他们看起来没那么快行刑,我还有时间,还有时间……”

        有些气喘吁吁的唐北斗,目光落到了祭台最中间那名流民的身上。

        那名一个断了一条手臂的中年人,也正是唐北斗寻找了许久的父亲。

        “这里距离祭台大概五百米,只要我能踏出行云步第七步,演算好救人跟逃离的路径,最多三息时间我就能走到祭台的位置。”

        “救下爹爹之后,不能往城内跑,必须往城外跑,这样既不连累青萝姐姐,也能躲过城内的搜捕,只要逃进枯海,我跟爹爹就能活。”

        唐北斗没有急着救人,而是在心里飞速推演起了救人跟逃离的路径。

        演算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最后看了一眼祭台后方洞开的城门,随即深吸一口气,身形微弓准备向前跃出。

        “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刺耳钟鸣从城楼上传来。

        随即还没来得及踏出第一步的唐北斗,只看到祭台之上流民的身体,一个接一个地炸开,化作一团又一团的血雾,只剩下一个个脑袋“砰砰砰”地掉落在祭台上。

        包括他的爹爹。

        唐北斗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僵在原地。

        “这就是秋水余党的下场,鸿厘城任何胆敢与秋水余孽勾结,与断头盟为伍者,都将在景云钟下尸骨无存。”

        祭台上那老头的声音再次响起,它像是蚊蚋之声般,在唐北斗耳畔嗡嗡作响。

        唐北斗只想过行刑的是那些城卫,却不曾想过下杀手的会是一口钟。

        这一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如同浪涛一般朝他扑来。

        “无知、弱小、傲慢、自以为是……”

        这一个个词汇在他脑海中不停地旋转,最终他扑通一声跪在发烫的青石板地面上。

        ……

        鸿厘城外荒漠的凉亭。

        时至傍晚,这三盘棋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时辰,但盘面上的棋子依旧三三两两。

        这一盘棋下得很焦灼。

        同样,这也是李云生到目前为止,下的时间最长的一盘棋。

        只是,恐怕任谁也想不到,跟李云生下出这么焦灼一盘棋的,居然是他对面的一方印鉴。

        “小子,碰到对手了吧?”

        见李云生久久没落子,坐在他对面的一夜城城主忽然有些得意地笑道。

        不过李云生像是完全屏蔽了他的声音一般,脸上的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依旧纹丝不动地看着盯着眼前的棋盘。

        “李先生,这份专注力,只怕你就是把刀架在他脖子上,他都不会看你一眼。”

        一旁的周凉对一夜城城主的小动作有些反感道。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跟这印下了这么多局棋,好像这也是它落子最不痛快的一次吧?”

        一夜城城主不以为意地耸耸肩,然后摸着下巴道。

        “黑白两方都没有一手坏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将棋下得这般滴水不漏。”

        周凉叹服道。

        “啪嗒。”

        而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长考了一炷香时间的李云生终于落子了。

        “这……”

        可当两人看到李云生那里黑子的位置时,神色都有些诧异。

        因为李云生的这一手棋,无论怎么看,都是一手坏棋。

        “果然,只要还是人,总会出错的。”

        看到这一步棋,一夜城城主倒没有出言讥讽,反倒像是松了一口般地开口道。

        “可惜了。”

        周凉则只是叹了口气。

        但李云生却依旧面色如常,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看着眼前的棋盘。

        不过令周凉跟一夜城城主更加诧异的是,九尊印却没有立刻对李云生的这手坏棋做出反应,而是像刚刚的李云生一样陷入了长考。

        “对方都露出破绽了,这棋不是很好下了吗?老东西你装什么深沉。”

        一夜城城主白了眼放在桌上的那方九尊印道。

        “啪!”

        他这话才说出口,那九尊印上忽然飞出一道罡风,像是扇耳光一般拍在一夜城城主的脸色。

        “老东西,你翅膀硬了,想造反是吧?!”

        一夜城城主暴怒而起,提起拳头就要朝那九尊印砸去。

        “子贡,你冷静些!”

        一旁的周六连忙拉住一夜城城主。

        好不容易,他才将暴怒的一夜城城主安抚了下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九尊印落子。

        一粒白子,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捏起,然后平稳地落在棋盘上。

        “我当你有什么高招,想了这么久,还不是要对那一步坏棋下手?”

        一夜城城主讥讽道。

        正如一夜城城主所说的那般,九尊印长考之后的这一手并无惊喜,只是以李云生刚刚那一手坏棋做突破口,开始对李云生的黑子发起攻势。

        也就是从这一手开始,原本焦灼的局势被打破,九尊印的白子开始疯狂地围剿李云生的黑子。

        可就在大家觉得场面开始一面倒,这局棋差不多要结束的时候,九尊印气势如虹的白子忽然停下了攻势。

        “我说老东西,你倒是给人家一个痛快啊,磨磨唧唧的天都快黑……”

        “子贡兄。”

        一夜城城主有些不耐烦了,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凉打断了。

        “怎么了?”

        他满脸疑惑地转头看了眼周凉,却发现此时的周凉,正以一副见了鬼般的表情盯着眼前的棋盘。

        “那粒棋……活了!”

        只见周凉手臂颤抖地指着棋盘道。

        一夜城城主顺着周凉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他指着的那颗黑子,正是李云生方才的那手“坏棋”。

        只是让这一夜城城主没想到的是,这颗几十手之前的坏着,在此刻犹如一颗“钉子”般,死死地钉在了白子咽喉上,原本的坏棋在此刻变成了一手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