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可能会死在这里

第四百九十六章 你可能会死在这里

        又过去了半个时辰。

        九尊印的白子,长考了半个时辰,依旧没有落子。

        此时天色渐暗,大漠里的气温,正一点一点地降下,吹进凉亭内的风变得有些清凉。

        “依你对棋路的推演能力,对这盘棋收官的线路,已经看得很清楚了吧。”

        李云生语气淡然地开口道。

        “是我输了。”

        良久过后,一个犹如狂风呜咽般的声音响起,这声音难听不说,更加令人发毛的是,它一层叠着一层,好似是千百个不同的人声重叠而出的一般。

        毫无疑问,这声音正是来自桌上那九尊印。

        九尊印的开口,显然也出乎了一夜城城主的意料,只见他一脸诧异地看着那方印鉴道:

        “老东西,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你都几百年没开口了吧。”

        只是他这句话刚说完,就只见一道罡风从九尊印中飞出,“啪”地一声结结实实地扇在了一夜城城主脸上,痛得他只咧嘴。

        “那我可以问第三个问题了吗?”

        李云生先是在心里松了口气,然后问道。

        “你问吧,他回答不了,我可以回答你。”

        回答他的还是那个声音,而那声音口中的“他”,自然是指一夜城城主了。

        “说吧,你想知道什么?”

        一夜城城主一手捂着脸重新坐直了身子。

        “我想知道,我师叔祖玉虚子的近况跟下落。”

        李云生道。

        “那个老家伙我上次见他也是在十年前了,当时他只身闯入魔族总坛,跟魔族的几个老怪物打了一场,伤的不轻,不过死是死不了的。”

        一夜城城主回忆道。

        “至于他的下落,这老伙计一直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东西,总是行踪不定……”

        说到这里,一夜城城主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莫非连城主大人都不知道?”

        李云生皱眉道。

        “虽然我不能断定他现在会在此处,不过几个月后昆仑府的山海会他定然会去的。”

        一夜城城主想了想,然后笃定道。

        “山海会?”

        李云生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这山海会乃是以上古宗门混元宗牵头,设立的十州仙府百年一次盛会。

        在仙盟、阎狱的势力还未崛起之前,每一届山海会都可以算是仙府各路宗门世家势力的一次大洗牌。

        无论是成名已经的大能,还是初露峥嵘的小修士,每到此时都会从十州各个仙府汇聚而来,以图在山海会上展露拳脚。

        先不说那些能够在山海会的比试中拔得头筹的修士,哪怕是能够在山海会上有些亮眼表现,也足以光耀其所在的门派,甚至被一些大的宗门跟世家招募争夺。

        至于能够进入比试前十的修士,无一不是代表着十州的一方势力,名次的高低甚至能左右十州灵脉资源的分配。

        而李云生之所以会对这“山海会”记忆深刻,主要还是因为老师“周伯仲”。

        当年秋水式微,正是周伯仲一人一剑,连挑十州各大宗门,一举登顶昆仑之巅,以一人之力震慑十州各大势力,换得秋水百年太平。

        “没错,正是山海会,你那师叔祖几百年前曾将一件东西留在了昆仑之巅,他没时间再等个一百年了,今年肯定是要去取的。”

        一夜城城主含糊其辞道。

        “恕晚辈冒昧,前辈能否说的再详细一些?我这一路行来,对这十州对这宗门甚至仙盟跟阎狱都越来越困惑了,总觉得有些人一直在试图隐瞒着什么,有些人则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李云生皱眉道。

        “其实不瞒你说,我虽然活得够久了,但有些事情就连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你知道为什么吗?”

        一夜城城主先是苦笑,既然盯着李云生道。

        “因为弄清楚的人,不是走了,就是死了。”

        没等李云生开口,他接着道:

        “至于我知道的一些事情,现在告诉你,对你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其实你也不用着急,这世上,有两个人比我知道的多得多。”

        一夜城城主拿起九尊印,然后站直身子看着李云生笑道:

        “一个正是你师叔祖玉虚子,另一个则是你师父杨万里。”

        “我师父跟师叔祖?”

        对于一夜城城主的回答,李云生只觉得有些意料之外,但想想却又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两个人一个是来自门外,另一个则曾经站在过门口。

        “作为一个跟阎狱那帮人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我给你一个忠告。”

        只听那一夜城城主忽然再次开口道:

        “不要急着去救你师父,你活得越好,越是将这十州搅得天翻地覆,阎狱便越是不敢对你师父怎么样。”

        “所以这也是前辈,诱我进一夜城杀人的原因吗?”

        李云生苦笑。

        “一半一半吧。”

        一夜城城主也笑了笑。

        “你先前不是问我,你如果要杀阎君,有几成胜算吗?”

        一夜城城主忽然手一挥,整间凉亭化作飞沙,消失在荒漠之中。

        “看在你那张龙符,还有刚刚赢了我们三盘份上,我就让你感受一下,你跟阎君的差距吧。”

        说着他抬起手,手中凭空出现了两柄式样古朴的长剑。

        “用你最得意的一剑来杀我。”

        他将其中一柄扔给李云生道。

        “前辈是认真的?”

        李云生愣了一下,然后皱眉问道。

        他原以为之前说的切磋不过是对方的一句戏言,所以一直没怎么当真,只想着该拿的拿到了,该问的问完了就准备回去了。

        但话说回来,能够跟一夜城城主这种级别的修者切磋,的确让他有些心动,因为他现在这幅身体根本不能用境去衡量自己的实力,想要摸清楚自己修为的极限,唯一的途径也只有更更强者切磋了。

        “记得你出剑之时,一定要抱着杀了我的决心,否则……”

        说到这里,那一夜城城主咧嘴一笑,然后手指长剑一挥指着李云生道:

        “你可能会死在这里。”

        言毕,一股令李云生既感到熟悉又觉得陌生的剑势,随着那一夜城城主手中长剑的挥动动朝他迎面扑来,不留任何余地地“砰”的一声将李云生整个人撞飞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