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大道至简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大道至简

        “这就是你们秋水剑诀的剑势没错吧?”

        一夜城城主笑看着百余丈外的李云生。

        平整的沙漠中,一条笔直沟壑横在两人中间,这正是李云生刚刚被他剑势逼退时划出的。

        对于一夜城城主的问题,李云生并没有回应。

        他一面努力平复着有些紊乱的气息,然后提起手中的剑,慢慢站直身子。

        刚刚那股剑势的冲击,其实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伤害,更多的是有些措手不及。

        因为他很难想象,会在一个外人身上感受到,这种级别的剑势。

        之前周伯仲教他习见的时候,曾经展露过一些,但当时的周伯仲已然堕境,更多的是显露出对剑势的控制,并没有像一夜城城主这般霸道。

        此时此刻,这一夜城城主在李云生眼中,举手投足间都带着能够搅动天地的剑势,哪怕是说话的时候,都带着一股令人感到不寒而栗的威势。

        放佛他本人,就是一柄携带着天地威势的剑。

        毫无疑问,这一夜城城主,是李云生目前遇到的最强对手。

        不过意识到这一点过后,李云生非但没有感到恐惧,反倒是……兴奋了起来。

        “来吧,把我当成那阎君,倾尽全力,一剑杀了我!”

        一夜城城主横剑立于原地,周遭的沙丘荒漠,像是受到了一股无形巨力的压迫,随着他声音一点一点地塌陷下去。

        而李云生回应他的是一声“龙吟”。

        这是他从暮鼓森中出来之后,第一次彻底放开对画龙诀的束缚,犹如老龙吸水一般将周遭的天地灵气尽数吸纳过来。

        “以人类之躯,行龙族之事,当真夺天地造化,秋水那帮老怪物,果然放出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看着天边蜂拥而至的道道紫霞,那一夜城城主也不禁感叹起来。

        而另一端,李云生的画龙诀,早已将那股庞大的天地灵气吸纳干净,并且迅速炼化做真元涌入他体内,再按照秋水剑诀的行走路径,涌入周身的各处经脉。

        霎时间,头顶的天空黑云密布、恶雷滚滚,一股像是要将整片天空撕扯下来的剑势陡然降下,整片荒漠像是遭受了重击一般,猛地一沉。

        “痛快,痛快,让我看看你究竟能让老夫,使出几成气力!”

        见状,一夜城城主突然狂笑一声。

        随着这一声,他四周的黄沙,在一道道剑势的冲击之下,如浪潮一般,以他的身体为中心迅速退开。

        李云生对眼前一夜城城主周身的异象视若无睹,直接将神魂进入了三寂境,他脸上面具“众生相”也显现出了本相,

        随后,一道神魂之力犹如呼啸而过的山风般,顺着一片片山丘掠过。

        与之相随的还有一道,充斥着暴虐毁灭气息的剑意,这道剑意像极了枯海之中那撕裂淹没一切的沙暴。

        “以沙为剑。”

        随着李云生一声轻啸,积蓄已久的剑势由九天之上倾泻而下。

        整片大漠在这股剑势的冲击之下轰然散开,然后在李云生的“沙暴剑意”的控制之下,每一粒西沙皆化作一柄利剑,好似静止了一般悬浮在这片天地中。

        “秋水剑诀,浮光掠影。”

        李云“锵”地一声骤然拔剑。

        那漫天的沙粒,顿时犹如离弦之箭,在李云生这一剑的指引之下,好似百川奔流一般呼啸着冲向一夜城城主。

        这浮光掠影自然不是秋水剑诀中最强的一式,但此时此刻却是李云生尝试过,最合适沙暴剑意的一式。

        几乎要笼罩住整片天空的沙粒,借着日落时的最后一道光阴,从沙丘的表面掠过,快得就像是一道光阴。

        一夜城城主,根本避无可避。

        当然,他看起来原本就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

        只见这一夜城城主,脚踏虚空,迎着那道由千万颗沙粒组成的“光影”一剑刺去,动作干净果断且出人意料。

        因为他这一刺跟李云生那一剑相比,简直有些儿戏。

        可下一秒,令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他那一剑刺出,李云生这道以剑意跟剑势凝聚而成的“沙暴”,好似一个打水泡那般“啪”的一声被刺破了。

        原本好似一柄柄“飞剑”般的沙粒,随着一夜城城主的这一剑刺出瞬间飞灰湮灭化作尘埃。

        等李云生反应过来时,一夜城城主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而他手中的剑也已经刺中了李云生的咽喉。

        当然,可能是因为他并不想杀李云生的关系,这一剑只刺破了点皮便收住了。

        但无论如何,毫无疑问,这一次切磋,李云生败了,而且败得非常彻底。

        “我看不懂你这一剑。”

        李云生正视着一夜城城主道,他可以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平静下来,但却无法完全掩饰自己眼神中的迷惘。

        因为就像他说的那样,他看不懂一夜城城主这一剑,这种感觉就像是发现有人,居然用鸡蛋砸碎了石头一样。

        这可能是李云生进入仙府一来,眼神中第一次出现这种迷惘。

        “你会下棋,应该很清楚,棋力不到达一定层次,是看不懂高手下棋的。”

        一夜城城主毫不客气地道。

        虽然他这话带着些许挖苦的意味,不过李云生却只能默不作声,无法反驳。

        “大道至简,一剑便是一剑,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走了……但愿你我还能再见吧。”

        见李云生不做声,那一夜城城主便也没准备再多说些什么,摆了摆手,转身消失在大漠的夜色中。

        而李云生却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他虽然时长表面上看起来云淡风轻,但内心深处其实胜负心很重,哪怕对手是一夜城城主,他也不允许自己输得这么惨。

        “这一剑肯定有破解之法,肯定有什么地方是我疏漏了的。”

        他闭目凝神,然后在心里,靠着他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反复回忆着一夜城主刚刚那一剑。

        “大道至简,大道至简……”

        随后就见他一面在心里默念着一夜城城主走之前的那句话,然后一面模仿着一夜城主的出剑动作,一剑一剑地凭空刺出。

        不过李云生不知道的是,那一夜城城主在距离他十余里的地方便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他走进一间废弃的破庙。

        “嘭!”

        他前脚才踏进破庙,那只刚刚握剑的手,便骤然炸开,鲜血横流,整条手臂化作了一根血肉粘连的白骨。

        “这帮老家伙,到底教出了个什么怪物!”

        他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拿出一颗丹药送入口中。

        “切磋之前,我就跟你说过,这小子有怪物。”

        那九尊印从一夜城城主袖中飞出,然后用它那奇怪的声音嗤笑道。

        “但终究只能伤我一条手臂。”

        服完那粒丹药之后,那一夜城城主只剩下白骨的手臂,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没错,时候还没到,希望接下来这场祸事降临之际,他能成为一粒有用的棋子。”

        那九尊印幽幽一声长叹道。

        “但愿如此吧。”

        一夜城城主道。

        “第一位客人光临的时间推演出来了吗?”

        他接着问道。

        “半年后。”

        九尊印道。

        “这么快?”

        一夜城城主先是皱眉,继而摇头叹气道:

        “罢了,是早是晚都躲不过。”

        说完他用他那条恢复如初的手臂轻轻一挥,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破庙中。

        “凉兄。”

        这人正是周凉。

        “这十余年幸得有你相伴,我才免去了许多寂寞,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我就此别过吧。”

        一夜城城主看着周凉道。

        “子贡兄哪里话,这十年如果不是你的庇护,我哪里能如此逍遥地周游十州。”

        周凉对一夜城城主这番话,似乎并不意外。

        “这十州仙府马上就要不太平了,这枚俗人丹可让凉兄重返俗世,与其做个乱世神仙,不如做个快活凡人。”

        一夜城城主给周凉递过一枚丹药道。

        “既然仙府将乱,子贡兄何不跟我一同去那俗世躲避一番?”

        周凉愁眉不展地问道。

        “我躲了上万年了,累了。”

        一夜城城主深吸了一口气。

        “大厦将倾,总得有几个个子高的顶上一顶,争取一些时间,能救几个是几个吧。”

        目光空洞地朝庙外看了一眼,然后有些凄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