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八章 难看的吃相

第四百九十八章 难看的吃相

        “砰!”

        “砰!”

        “砰!”

        鸿厘城外的荒漠中,依旧是李云生同那一夜城城主下棋的位置,一道道剑气撕裂空气的爆裂声在这荒漠中响起。

        这声音一直持续了三天三夜。

        一夜城城主走后,李云生就这样,不眠不休地挥了三天三夜的剑。

        他周身四五里区域的荒漠中,一道道“剑痕”犹如伤疤一样随处可见,森森的剑气充盈着整片区域。

        一些不小心飞进这片区域的飞鸟,直接被这股剑意震慑得挥不动翅膀,笔直地掉落下来。

        直到第四天的清晨,随着一声略显凄凉的“剑鸣”声响彻荒漠,李云生这次从那近乎疯魔的状态中苏醒。

        几乎是同时,他手中那柄长剑“叮”的一声,断裂成了一截截碎片。

        “看起来,我真的需要一把好剑。”

        李云生看着手中的断剑,皱眉道。

        一夜城主口中的“大道至简”他此刻依旧无法完全体会,这三天三夜他所做的只不过是,不停地模仿着他的出剑动作。

        虽然依旧没法跟一夜城城主一样,使出那返璞归真般的一剑,但这三天三夜疯魔一般的练剑状态,让他发现了之前被他忽略的一件事情。

        那就是,作为一个剑修,无论你境界再怎么高深,真元再如何雄厚,想要完全发挥剑修的实力,就必须拥有一柄与之相称的剑。

        在这之前,李云生所看重的一直是,剑气、剑势以及剑意。

        不可否认,这三者任意一项有所突破,对于一个剑修来说都是一件极为不易的事情。

        但李云生的问题就在于,他这三样的飞速提升,让他无视了剑的存在,甚至很多时候,他已经不用剑练习了,而是以剑气跟剑意来代替佩剑。

        这三天疯魔一般的用剑练习,让他重新意识到,无论是剑气,还是剑势跟剑意,都应该是为手中的剑服务的。

        “将繁杂深奥的剑意跟剑势归于一剑之中,难不成,这就是一夜城城主所说的大道至简?”

        李云生若有所思道。

        尽管有些头绪了,但他知道,要达到一夜城城主口中大道至简的程度,还有很长一段路。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此刻他所困惑的难题,也是每一个入圣境以前的修者所困惑的。

        但那些人跟李云生不一样的是,只要他们突破入圣境,一切困惑都会随之迎刃而解,因为这就是所谓的天道的恩赐。

        而李云生注定无法通过破境得到这些好处,他只能通过不停的练习来体悟,如果领悟不了,他便只能止步于此了,这就是彻底斩断了与天道之间因果的坏处。

        “先回鸿厘城吧,耽误了三天,只怕青萝她们要担心了。”

        李云生看了眼鸿厘城的方向,一想到不声不响的消失了三天,心里突然涌出了一丝不安:

        “只不过三天,应该没出什么乱子吧。”

        ……

        鸿厘城,欧冶家老宅。

        李云生花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从城外的荒漠赶了回来。

        不过此时眼前的场景,却让李云生本就不怎么高的情绪,沉到了谷底。

        他心中那股莫名的不安,终究还是在此刻应验了。

        ——欧冶家那栋气派的老宅子,此时已经被烧的面无全非,一些还未熄灭的火焰还在噼里啪啦地燃烧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焦糊味。

        在短暂的失神过后,眼前的这一幕终极还是让李云生愤怒得全身颤抖了起来。

        虽然他还不清楚在自己离开的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在鸿厘城敢将欧冶家老宅付之一炬的人,或者说想将欧冶家老宅付之一炬的势力,只可能是仙盟城主府的人。

        城主府的人监视欧冶家的事情,李云生很早就有所察觉,只是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动手,当然也没想到自己在城外耽误这么久。

        “老,老爷,老爷……小,小姐,小姐……”

        正当李云生满心愤怒跟懊恼时,一个虚弱沙哑的声音从老宅的废墟中传来。

        如果不是他听觉远胜常人,这微弱的呼喊声很难让人察觉。

        李云生循着这声音的方位,走进老宅的废墟。

        这场大火应该是昨晚放的,李云生行走废墟之中时,脚底依旧能感受到地面灼热的温度。

        终于,他在废墟的一处墙角,发现了那虚弱呼喊声的源头。

        只见一个烧得看不出容貌人影,被一个烧焦的梁柱跟一堆瓦砾压在底下。

        “婆婆?”

        容貌虽然看不清,但李云生的神魂还是查探出了对方的身份,她正是欧冶家那名手脚不太利索的老仆人。

        李云生跟青萝他们一样,一直都喊她婆婆。

        “小,小姐,救,救,救救小姐……”

        发现李云生之后,那老仆人忽然变得激动起来,她奋力地挣扎想要爬起来。

        “您别动,我先把你救出来。”

        眼见这片瓦砾被她挣扎得,又有坍塌的趋势,李云生赶忙伸手按住她。

        “别,别,我,救,救,小……”

        就在李云生小心地以剑气覆盖老婆婆全身,把她一点一点地从滚烫的瓦砾中拖出来时,那老婆婆却像是急的快要哭出来一般哇哇叫着,可偏偏她口齿不清晰,怎么也说不清楚。

        “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您别急,青萝他们不会有事的,婆婆你放心。”

        李云生一边安慰着她,一边在暗中以真气封住她全身经脉,以图减轻周身烫伤给她带来的痛苦。

        待到被封住了经脉的老婆婆慢慢昏睡了过去时,李云生才将她抱到一个干净点的地方放下。

        然后就见他伸一指按在老婆婆的额头。

        以他对这老婆婆的了解,想要她清晰的说出昨晚发生了什么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对方此时身受重伤。

        所以他一早就准备以神魂之力探查老婆婆的记忆,这种手段他还是从阎狱鬼差的记忆中学来的。

        这老婆婆基本上没什么修为,李云生以三寂境的状态进入她的神魂,几乎毫无阻隔。

        不过几息之间,他便已经查探到了老人这几日的记忆。

        首先进入李云生意识的是两天前的一段画面。

        画面中,炎炎烈日下,鸿厘城那栋高耸着的铁堡上,一排悬挂着的首级正迎风飘荡着。

        而就在铁堡正对面的不远处,一个瘦小少年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

        就算没看到这身影的正脸,李云生依旧能够认得出,这少年正是唐北斗。

        “婆婆,我们走吧。”

        正当李云生疑惑着为何北斗会跪在这里的时候,青萝的身形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可能是因为老婆婆受到创伤的缘故,她的记忆非常零碎,青萝的身影出现之后,画面立刻转到了欧冶家的老宅。

        “怎么办,怎么办,大石头也没回来,爷爷也不见了,怎么办……”

        老宅中,青萝脸色焦急地搓着手指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这北斗,再不回来,就要被晒死了,仙盟的人又在哪里看着,我不能过去。”

        她的脸色非常难看。

        不过到这里时,画面再一次断了,李云生不得不继续在老婆婆的神魂中搜寻关于昨晚的画面。

        “找到了。”

        终于李云生从老婆婆断断续续的记忆中,又发现了一段关于这三天的画面。

        准确来说,这段画面出现的时间正是昨晚。

        “北斗那个傻瓜,故意骗我回来,说那些人里面没有他爹爹,结果他爹爹被杀,我什么忙都没帮上。现在他一动不动的跪在在那里跪了三天,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想拉他回来,但是我怕仙盟的人怀疑我,我该怎么办爷爷?”

        画面中,青萝终于等到了从剑炉中出来欧冶潭。

        喜极而泣的青萝将这三天发生的其实,一股脑的跟欧冶潭说了一遍。

        也是直到此时,李云生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北斗会跪在铁堡的广场前面。

        不过画面中的欧冶潭还没安慰青萝几句,一伙人便冲进了老宅。

        看这些人的装束,正是鸿厘城的城卫,而这群城卫中为首的,是一个老人跟一名中年男子。

        只见那老头一脸倨傲地看着青萝爷孙道:

        “欧冶家勾结秋水乱党,把这爷孙带走,这宅子一把火烧了。”

        接下来的画面乱作一团,这老婆婆因为害怕一直缩在房子里不愿出来,李云生只能听到屋外的打斗声,以及零星的对话。

        “青萝你快走!”

        “青萝你冷静些,别用那东西!不能用!”

        “哈哈,欧冶家的宝物果然在这丫头身体里!”

        紧接着“嗡”一道钟鸣炸裂开来,直接将老婆婆原本就不怎么好的耳朵,直接震得失聪了。

        画面也就到此为止。

        收回神识的李云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一声不吭地从袖口中拿出一颗灵石,然后以画龙诀催动真元,在掌心直接将那块灵石炼化成一滴灵液,滴入老婆婆的口中。

        做完这一切,他才慢慢站起身来,脸色极其少见地冰冷而阴沉道:

        “你们这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些吧?”

        虽然只有几段画面,但这三天发生的事情,李云生已经差不多整理清楚了。

        他突然发现,正如一夜城城主所说的那样,对付仙盟阎狱这些人,你一味的忍让躲避,可能真的解决不了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