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章 独善其身

第五百章 独善其身

        不过就在这眨眼的功夫,李云生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唐北斗面前。

        他手里虽然只撑了一把纸伞,但整个人却好似一朵云般遮在唐北斗的上方,挡住了天空毒辣的太阳,驱散了四周灼热的暑气。

        唐北斗最终还是将泪水憋了回去,他仰起头看了李云生一眼,然后猛地抹了一把眼角的泪痕道:

        “我真的很没用。”

        他说这话的语气虽然满是悔恨跟自责,可目光里却满是不甘跟倔强。

        “但你做了你能做的。”

        李云生就那么直挺挺的,如跟烟囱般耸立在唐北斗跟前俯视着他。

        “我只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跪在这里等死。”

        唐北斗目光有些暗淡,长时间没喝水,让他的声音显得沙哑而艰涩。

        “你难道不是怕离开这里,会将这场引导青萝他们身上?”

        李云生像是看穿了唐北斗一般说道。

        “……”

        闻言唐北斗先是嘴巴微张看了一眼李云生,继而低下头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就像李云生说的那样,唐北斗跪在这里哪里也不去的另一个原因,正是害怕牵连青萝。

        因为他知道自己出手之后就已经被铁堡的人盯上了,就算他不回青萝家,也会被铁堡的人盯上抓住,终究会从他身上找到与青萝有关的线索,最后牵连青萝。

        但如果他跪在这里哪里也不去,铁堡便无法判断他的身份,不仅如此还会如守株待兔般远远看着他,等待着猎物现身。

        李云生见北斗不说话,便蹲下身子。

        他修长的大手在唐北斗的头顶拍了拍,一股温和的罡气从他的掌心溢出,顿时将唐北斗周身这些天沾染的污秽一扫而空,瞬间又变回了昔日那个爱干净的清瘦少年。

        “昨晚,他们一把火把老宅子烧了,也带走了老爷子跟青萝。”

        李云生收回手面无表情地看着唐北斗道。

        闻言,唐北斗的脸色骤变,他奋力地想要起身,却奈何跪得太久,两条腿都麻了根本不听使唤。

        “别急,我不是来了吗?”

        李云生又拍了拍唐北斗的肩膀,然后叹了口气道:

        “我想明白了,这世道你选择独善其身,其实是一件很自私的事情。”

        “但为此违背本心,被一道道因果牵绊,这不会让你不自在吗?”

        唐北斗皱眉。

        “斩不断的因果,就只能保护起来了。”

        李云生笑道。

        “这样啊……”

        唐北斗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吃吧。”

        李云生将包着烧鹅的油纸递给唐北斗,顺手又从乾坤袋着拿出一壶冰镇的酸梅汤。

        “吃饱了,才能跟我一起去救人。”

        见唐北斗一脸疑惑,李云生又补充了一句。

        闻言唐北斗这才用力点点头,然后拿过那只烧鹅大口的吃喝起来。

        “先跟这鸿厘城的城主大声招呼吧。”

        李云生坐在地上,一面盘腿托腮地看着唐北斗吃东西,一面在心里想道。

        青萝跟欧冶潭被抓,他此刻之所以还这般泰然,是因为纵使隔着眼前这庞大的铁堡,他已然能清晰地感受到欧冶潭跟青萝的气息。

        显然那鸿厘城城主,并没有急着杀这爷孙两。

        想到这里,李云生忽然伸出两根手指,在指尖以真元凝聚成一道剑罡,随后以手指罡气代替笔墨,在身下坚硬的青石板地面上画出了一个十分规整的圆。

        而随着这道圆的出现,一圈圆形气浪,好似水面的涟漪,以这道圆为中心缓缓荡漾开来。

        它们如一道徐风般,拂过广场众人的脸颊,然后慢慢扩散到城内,最后悄无声息地将整座鸿厘城笼罩其中。

        李云生的剑域,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覆盖了整座鸿厘城。

        这是他自出暮鼓森以来,布下的最大最复杂的一道剑域。

        此刻的李云生借着他庞大的神魂之力,能够感知城内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只要他想,如幽灵般游荡的枯荣剑气,能够轻易扼杀城内那些修为低下的城民。

        而那些修为不俗城民,此刻则感觉如芒在背,方法有一柄无形的利刃,正抵在他们的后心。

        紧接着一个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脑海:“借你们真元生气一用,老老实实呆在原地可活,擅动者必死。”

        此言一出,满城骚动。

        可这骚动只持续了片刻,就被一场血腥的屠戮镇压,那些乱动的城民修者,直接被一道道无形剑气斩做肉泥。

        直刺,鸿厘城内除了李云生眼前这铁堡,彻底安静了下来,宛若一座死城。

        这时候,唐北斗恰好将一只烧鹅吃的干干净净,连喝了几大口水之后一抹嘴站了起来目光满是期待的看着李云生。

        “你来打伞吧?”

        李云生也站了起来,他将手里握着的朽木生花伞递给唐北斗。

        “拿得起来,就跟我一起进去,拿不起来就等在这里,等我出来。”

        他盯着唐北斗补充了一句。

        唐北斗闻言,毫不犹豫地从他手中接过朽木生花伞。

        可下一刻,接过伞的双手却猛地一沉,险些整个人都栽倒在了地上。

        朽木生花伞本身不是很重,但因为上面那几道高阶符箓的缘故,被引动的天地灵气汇聚其上让拿伞的人承受了巨大的压迫力。

        更关键的是,握住生花伞之后,持伞人的神魂,便跟长生木连接在一起,并被起吸取神魂之力,普通修者根本难以承受。

        好在快要栽倒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将伞举起来了。

        “等,等我一下,我,我可以……”

        唐北斗试图用伞遮住暴露在日光里的李云生,只见双手撑着伞举过头顶,就连脚尖也踮了起来。

        不过李云生比他高出太多,总是踮起脚伞也不过到他眉毛的位置。

        “不用帮我撑伞,保护好你自己就行了。”

        李云生把踮起脚的唐北斗按了下去。

        “尽量跟着我。”

        他又叮嘱了一句。

        “嗯!”

        唐北斗用力地点点头。

        随即,就只见李云生带着唐北斗,一步一步走到铁堡的大门前。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快滚!”

        就在李云生靠近铁堡时,一队十余名城卫,骑着高大混血灵驹从铁堡内冲了出来。

        十人骑坐在烈马上,手持长刀弓弩,杀气四溢,显然手上都是沾染过性命的。

        这类全副武装有着灵驹的铁骑,对真人以下境界的修者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往往十余骑就能围杀一名灵人境巅峰的修者。

        不过李云生跟唐北斗,对于这队铁骑却是视若无睹,一高一矮两道身影,依旧步履如常地走向铁堡的大门,只是有时候唐北斗的脚步跟不上李云生,会举着伞奔跑几步。

        “乱闯城主府者,杀无赦!”

        为首一名手持朴刀的铁骑忽然暴怒地大吼了一声,随即十道铁骑犹如浪涛一般齐齐扑向李云生跟唐北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