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一章 破门

第五百零一章 破门

        “看仔细了,我只走一遍。”

        李云生偏头看了眼身旁的唐北斗,然后迎着那十余杀意沸腾的铁骑踏出一步。

        不过眨眼间,伴随着几声炸耳的破空身,他整个人如鬼魅般,出现在了那一群铁骑的上空。

        随即,唐北斗只看到,李云生的身形,好似一根完全摸不透轨迹的线,在这些铁骑上空、四周,穿针引线一般游走着。

        再一眨眼,随着“砰、、砰、砰”的几声巨响,那十几名铁骑被李云生一拳一拳地砸落下马。

        这一拳拳力道奇大,以至于那十几名的铁骑的尸体,被直接嵌入了青石板地面。

        唐北斗本以为是一场恶战,却不想只是一次单方面的屠杀。

        他学过行云步,也学过打虎拳,但却从未想过这两种看似简单朴实的功法,修习到极致之后,居然有如此大的威力。

        而做完这一切的李云生则显得十分平静,他回头看了一眼唐北斗,然后像是在等待对方一般,一动不动地站立在那堆尸体面前。

        唐北斗见状,赶忙举起伞踏着行云步,飞身来到李云生跟前。

        “接下来应该会有些麻烦,你打好伞跟紧我。”

        李云生转身看了一眼唐北斗道。

        “好。”

        唐北斗点头,此时的他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显然朽木生花伞给他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哪里来的宵小,胆敢犯我鸿厘城,看我破魔弓将你万箭穿心!”

        他话音方落,城楼上忽然传来一声怒斥。

        城楼上随即冒出一排弓弩手,拉弓上弦之声跟着齐刷刷地响起。

        与此同时,楼下城门内百余铁骑嘶鸣而出。

        “放箭!”

        城楼上那名指挥弓弩手的将领一声令下,漫天箭雨携着道道符文光华点射而下。

        这破魔弓本是专门用来对付魔族的,饶是魔族那般强悍的身体,不穿甲胄也必定被这破魔箭一箭穿心。

        不得不说,一个小小的鸿厘城,居然拥有人上百张破魔功有些出乎李云生的意料。

        “我来!”

        正当他准备以纵横方圆的剑圆抵御这上百只破空而来的箭矢时,唐北斗忽然一个纵步上前,然后高高举起朽木生花伞将李云生护持其中。

        随即,只见朽木生花伞华光四溢,一道道青色华光从伞上飞旋而上,化作一面巨大青色伞影将两人笼罩其中。

        而那一道道破魔箭矢,射在那青色伞影上之后,却像是射在了水面上一般,怎么也射不穿,最后稀里哗啦地全部掉在了地上。

        见自己挡住了这上百只箭矢,气喘吁吁的唐北斗转头冲李云生咧嘴一笑。

        说实话,唐北斗刚刚的举动确实吓了李云生一跳,因为他根本就没教过唐北斗如何使用朽木生花伞,更不要说这种以神魂之力催动生花伞防御护罡气的能力。

        “是你做的吧?”

        李云生的目光看向唐北斗手中的伞柄,然后以神魂之力沟通道。

        这截长生木的朽木生出了自己神识的事,李云生早有察觉,他只是没想到高傲如它,居然会认可唐北斗。

        不过这截朽木跟往常一样,并没有回应李云生。

        李云生也懒得深究,只是平静地走到唐北斗跟前拍了拍他的脑袋道:

        “不用勉强,我应付得过来,你莫要伤了神魂。”

        “我可以。”

        唐北斗摇了摇头。

        “我不能做石头哥的累赘,我要自己去看看,那个杀了我爹爹家伙,到底长什么模样。”

        他目光坚定地说道。

        “很好。”

        李云生笑着点了点头,他拍了拍唐北斗的肩膀,然后一步闪到他身前。

        再看那百余名铁骑,已然距离二人不足五十步,只消一个冲锋,便能将李云生跟唐北斗踩成肉泥。

        “借你剑一用。”

        李云生不慌不忙地一抬手,一柄长剑“嗖”地一声从身后一间酒楼飞出,眨眼间便已经被李云生握在了手上。

        随着“嗡”地一声剑吟,李云生长剑一指,周身蛰伏许久的剑势恍若从天而降,压得那百余铁骑身下的灵驹齐齐跪倒。

        随后便只见,李云生身形如风,迎着那百余铁骑奔袭而去。

        不过几息之间,百余铁骑在便在李云生剑影之下身首异处。

        李云生跟唐北斗穿过这遍地尸体来到唐北斗那扇巨大的黑铁大门前。

        此时大门紧闭。

        损失百余铁骑,终于是让铁堡内的城卫慌了神,再也不敢轻易派兵迎战,一面闭门不出,一面差人禀告铁堡深处的城主。

        “我们该怎么进去?”

        唐北斗抬头问李云生道。

        李云生没有回答他,而是提起手中的剑,一剑劈在那城门之上。

        可除了“砰”地一声闷响,铁堡的大门毫发未伤。

        “有结界。”

        唐北斗道。

        “无妨,劈开它就好了。”

        李云生看了一眼手中长剑淡淡道,这长剑剑身已经出现裂纹,手一抖剑身便随之碎裂,只余下一个剑柄。

        这些普通刀剑,对于现在的李云生来说,先不说能让他发挥几成实力,便是普通的挥砍劈刺都有很大问题,大多刺出几剑便会损毁。

        这种感觉,就像是它们开始畏惧李云生。

        “再借一柄。”

        他手一扬,又有一柄剑,从城内一间茶楼中飞出,飞到他的手中。

        而那剑的主人脸色惨白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深陷李云生剑域之中的修士,越是修为高的,越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份被人掐住脖子的恐惧,所以别说是一柄剑了,此时李云生就算是让他拿出全副身家,他也会不说二话地全数奉上。

        有了新剑之后,李云生这次也不像之前那样用得小心翼翼,索性抱着只能用一次的想法,开始以秋水剑诀催动周身真元,全力释放自己的剑势跟剑意,随后一剑朝那大门劈去。

        这看似毫无章法的一“劈”,却让整个铁堡为止一颤,就连头顶那朵好不容易聚拢的云朵,也被震得四分五裂。

        “还差一些。”

        李云生皱眉看了一眼手中的断剑,这种有力气却使不出的感觉,让他很难受。

        不过他也没去纠结这些,扔了那柄断剑,又是抬手“借”来一柄剑。

        可就是他刚刚这不是很满意的一剑,却看得城内围观的众人一阵心悸,因为他们发现那传闻中坚不可摧的铁堡大门,此时居然出现了一道裂纹。

        感受最明显还是守城的城卫。

        “城主大人还没来吗?再让他来一剑,这城门就要破了!”

        城楼上,那名指挥弓弩手的军官忽然一脸紧张地问道。

        不过他这话才说完,一声嘹亮的剑鸣声忽然直冲天际,一道长长的剑影从他们眼前劈下,直接将城门连同城楼一分为二。

        铁堡的城门就这么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