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三章 景云钟

第五百零三章 景云钟

        铁堡外,李云生一剑接一剑,犹如雷霆般疯狂地轰击着铁堡,居然以一人一剑之力,将这固若金汤的铁堡,斩得千疮百孔,看得众人皆是目瞪口呆。

        一些世代居住在鸿厘城的居民很清楚,这铁堡外出覆盖的玄甲,乃是鸿厘城好几代铸炼大师血泪浇筑而成,几乎耗尽了几代人的心血,就算是当年面对魔族,也不至于像今天这般狼狈。

        “姓暮的,现在放人,我留你一命。”

        李云生脚踏一张符箓,手里又换了一柄剑,整个人凌空而立俯瞰身下的铁堡,手中长剑再次蓄势。

        铁堡的坚固程度有些超出他的预期,但他却依旧自信这一剑能够将其斩开,他唯一担心的只是青萝的安危,所以一面蓄势出剑,一面试图干扰铁堡内的暮秋临。

        “区区秋水余孽,也敢欺我鸿厘城无人?”

        不过李云生没有等来暮秋临的回答,反倒等来一个陌生男子充满愤怒的声音。

        话音方落,就见那铁堡二楼的铁甲齐刷刷地被打开,一支支破魔箭齐齐对准李云生。

        “放箭!”

        随着他一声令下,漫天破魔箭矢“轰”地一声朝着李云生扑射而出。

        而在箭矢飞出的同时,那名鸿厘城的军官,携着十几名修为不弱于真人境的修者,从铁堡内破风而出。

        他们准备利用李云生抵御破魔箭矢的空挡,集合十几人之力对李云生进行一击必杀,此时的他们每个人,几乎都是毫不保留地用上了毕生修为跟最厉害的杀招。

        不过还没等他们看到破魔箭矢射中李云生,一只巨大的伞状虚影忽然从地面冲天而起,朽木生花伞再一次将李云生保护其中,震飞了那漫天箭矢。

        “撤……撤!”

        那鸿厘城的军官惊愕地看了眼,地面上那双手举伞一脸坚毅的少年,然后本能般地大吼了一声。

        不过为时已晚,随着一道撕裂空气的剑吟声响起,一道剑影好似湖面晨风一般从耳畔掠过,随后他便只看到自己的双腿脱离了身体坠落地面。

        “难怪,典籍上总说……这剑修才是这十州最恐怖的存在。”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些人穷尽毕生心血的全力一击,居然就这么被对方直来直去的一剑给破了。

        任凭他们杀招怎么巧妙,法器如何诡绝,在剑修眼中俱能一剑破之。

        李云生自然没时间去理会这些人的懊悔跟不忿,他手腕一翻剑势一沉,这些还在垂死挣扎的修者瞬间如同苍蝇一般拍飞在地。

        庞大的剑压倾斜而下,直接压得青石板地面块块龟裂。

        而铁堡内剩余的那些城卫,见到这些鸿厘城实力强悍城卫军官们的死状之后,早已吓得钻进了铁堡躲藏了起来。

        在经历过跟一夜城城主的交手之后,再面对这些人,不要说恐惧跟惧怕,李云生甚至都感觉不到任何胜利之后的愉悦。

        所以他对余下的这些城卫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随后抛开手里的断剑,纵身就要冲进铁堡。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团黑影冲出铁堡,一只缠绕着黑色煞气的粗壮胳膊从黑影中伸出,一手掐住李云生的脖子猛地撞向地面。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只听“砰”地一声巨响,那黑雾包裹住的人影抓着李云生在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当他正准备抬起另一只手,抽出腰间长刀看向李云生脑袋时,一道裹挟着死气的剑意笼罩住了铁堡的广场。

        求生的本能让那黑雾中的人影迅速放弃了李云生,猛地高高跃起。

        也就在这一念之间,铁堡的广场上,纵横的剑气以那深坑为中心,好似崩断的琴弦般炸开,整片广场无论是房屋还是石块瞬间化作飞灰,地面上那原本七零八落的尸体,也在眨眼间化作了血泥。

        那刺耳且酸涩的剑鸣声久久不曾停歇,即便是隔得很远,听起来也依旧像是耳膜要被刺穿一般难受。

        “秋水的剑果然如传闻一般锋利。”

        那隐匿在黑雾中的人影显出了身形,正是鸿厘城城主暮秋临。

        “也难怪这些没用的废物,连一炷香的时间都撑不到。”

        他立在上空俯瞰着地上的李云生道。

        此时李云生已经从那大坑中站了起来,他只是冷冷地看了瞥了一眼那暮秋临,然后便开始细心地掸去身上灰尘,并没有答话。

        “大石哥,你没事吧。”

        紧张万分的唐北斗一路小跑跑到李云生跟前。

        “没事。”

        李云生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铁堡的一处缺口道:

        “你先上去等我。”

        “那你呢?”

        唐北斗看了一眼李云生又偷偷地瞥了眼上方的暮秋临,一脸担心道。

        “我马上到。”

        李云生拍了拍唐北斗的脑袋语气轻松道。

        说着他抬起头目光笔直地看向暮秋临。

        “好!”

        见状唐北斗再也不迟疑,抱着朽木生花伞朝那铁堡的缺口冲了进去。

        “你们这些剑修,还是这么自大。”

        那暮秋临看着钻进铁堡的唐北斗冷笑了一声。

        “不过你被关了十年,恐怕还不知道,这十州早已不是那个任你们剑修横行的十州了,这太古灵器,才是真正能够主宰十州之物!。”

        说着,他一抬手,那尊灵器景云钟骤然显现在了身侧。

        李云生记得欧冶潭提过这口钟,当年欧冶家许多修者便是命丧此钟,以至于庞大的欧冶家就此没落。

        之前在一夜城他也就过一些太古灵器,但那些灵器的品阶显然远远不如这景云钟。

        “的确是一件宝物,可是你真的驾驭得了吗?”

        李云生抬手又是接过一柄剑,然后神色淡然地问道。

        之所以这么说,倒不是故意挑衅暮秋临,而是确实发现了这暮秋临在祭出景云钟之后神色有些吃力。

        而且这暮秋临周身那层蒸腾着的黑色煞气李云生也认识,这正是修者在服用了怨力丹之后征兆,仙盟围剿秋水时他就看过仙盟一些府主吃过这种丹药,它能够在短时间提升修者的修为甚至能够无视境界的限制。

        这本应是底牌的东西,暮秋临一开始就用上了,只能说明以他原本的修为驾驭不了景云钟。

        “都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

        暮秋临冷哼了一声,随即手掌猛地在那景云钟上一拍。

        随着这一拍,那景云钟猛地暴涨到了一人高,随后一声悠长的钟鸣随即响彻鸿厘城。

        也就是在这钟声响起的那一刹,鸿厘城内无数修为低浅的城民齐齐倒在了地上。

        “神魂攻击?”

        感受着这钟声之中蕴藏的那一道道朝他袭来的神魂之力,李云生有些惊异地开口道。

        他这话才出口,第二声钟鸣声响起了。

        与之相对应的,那原本已经一人高的景云钟再次暴涨,如同一间小房子般悬浮在空中,那原本黑洞洞一片的钟内,此时忽然烈焰翻滚,好似熔炉一般。

        而李云生在这第二道钟鸣声响起之后,只觉得有一道道无形的枷锁从那景云钟内飞出,将他捆缚其中动弹不得。

        “死吧!”

        第三道钟鸣声几乎是跟暮秋临的爆喝声一同响起的。

        这一声钟鸣犹如实质一般带着猛烈的罡风轰下,直接将原本已经龟裂的青石板碾成粉末,巨大的冲击力犹如浪涛般席卷整个鸿厘城,离得近一些的房屋如同纸糊的一般被直接冲垮。

        与此同时,双手隔空托举着那口如山岳般大小巨钟的暮秋临,忽然面色狰狞地将那口巨钟朝李云生的位置猛地砸下。

        这口体内烈焰蒸腾的巨钟,如同一头张开了血盘大口的上古异兽,凶猛地扑向李云生。

        “天裂。”

        就在所有人觉得李云生要被这景云钟“吞”入腹中时,一道赤色的剑痕,犹如天空的裂缝一般,骤然出现在鸿厘城的万里晴空上。

        而就在这道裂缝的正下方,那口巨大的景云钟身上,同样出现了一道一模一样剑痕,这整片天地,都好似被一剑劈开了一般。

        刹那之后,一股汹涌澎湃的剑意,裹挟着如刀锋般的剑气拂过整片鸿厘城。

        而提着剑的李云生,身形如风一般穿过了那口被劈开的景云钟,出现在了暮秋临面前,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上。

        巨大的冲击力将暮秋临撞飞进了铁堡之中。

        出暮鼓森以来,李云生这是第一次用到秋水剑诀的这一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