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五章 窝囊

第五百零五章 窝囊

        被掠夺生机的感觉,就像是将原本需要百余年才能经历的生老病死之苦,全部压缩到了此刻,就算是千刀万剐凌迟之死的痛楚也不过与此。

        饶是这一城之主暮秋临,也不由得痛得面容扭曲地跪伏在地,一面哀嚎着一面向李云生磕头求饶,完美没了刚刚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李云生没有理会他,只是随手扔出一道山字符将他困在原地,然后便来到了锁住青萝的石床旁边。

        青萝身上的伤虽然他早就用神魂探查过,但此刻亲眼看到依旧触目惊心,但好在她不停流逝的生机,被李云生从暮秋临身上抢夺而来的生机止住了。

        “仙盟这百年间一直在打我家祝融锤的主意。”

        欧冶潭看了一眼站在他旁边的李云生,嘴巴张合了几下终于还是开口了。

        “这件事情,如果不方便外人知晓,欧冶老前辈可以不说的。”

        李云生看他为难于是开口道。

        欧冶潭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

        只见他突然咬破手指,在那祝融锤上用血水勾勒出一个复杂的符文图案,随后便只见那祝融锤化作一道赤色流光,重新钻入青萝的脊骨之中。

        “没什么不可说的。”

        欧冶潭神色木然地看着青萝后背那巨大的伤口,怔了片刻之后接着道:

        “仙盟之所以找了上百年都一无所获,那是因为就算是我欧冶家也不知道祝融锤在何处。直到……我这孙女出生,一直隐匿在我族血脉之中的祝融锤才重新现世。”

        “只不过讽刺的是,这祝融锤一现世,就与我这孙女融为一体化作了她后背的一块脊骨,如果欧冶家想要用到祝融锤的力量,就必须杀了青萝。”

        “但你们直到欧冶家山穷水尽也没有这么做。”

        李云生叹了口气道。

        “其实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

        欧冶潭忽然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长吁一口气接着道:

        “可就算如此,我也没能保护好她,我欧冶潭铸了一辈子的剑,活到最后,却连一把保护我孙女的剑都没有。”

        说到这里他忽然转过头看向李云生,一脸落寞道:

        “活得真窝囊,对吗?”

        虽然重新将祝融锤封印到了青萝体内,但欧冶潭很清楚脊骨受损,以青萝的伤势依旧是九死一生,故而这一代铸剑大师才会露出此刻这般绝望的表情。

        “窝囊这个词不该给失败者,更加不合适欧冶老前辈,而该给那些手里有剑却被吓得提不起剑的人。老先生你虽然手里中无剑,却已然能跟这些人对峙到此种地步,十州剑豪名录之中当有你的姓名。”

        李云生摇头。

        “况且青萝妹妹并非无药可救。”

        他边说着边走到青萝的近前。

        “当真?!”

        欧冶潭顿时喜不自胜。

        “对吧?轩辕乱龙老前辈。”

        李云生没有回答欧冶潭,而是问起了寄宿在他面具中的轩辕乱龙。

        “可别给我戴高帽子,你这声前辈我可受不起。”

        轩辕乱龙在李云生神识中翻了个白眼。

        “不过这丫头被祝融锤选中自然没那么容易死,但你想救她就要问问你手里那截朽木了。”

        他接着道。

        “你是说长生木可以救她?”

        李云生问道。

        “你用枯荣剑诀的枯荣逆转之法,给那长生木多送一些生灵之气,接下来就看看它愿不愿意帮你这个忙了。”

        轩辕乱龙道。

        闻言李云生没再犹豫,直接用剑域笼罩住这整座铁堡,以枯荣逆转之法将吸取整座铁堡内城卫的生灵之气注入手里朽木之中。

        此刻,他也不打算在乎这些城卫的死活了。

        被这股庞大的生灵之气包裹的朽木显得异常兴奋,李云生甚至能轻微地感觉到它神魂的跳动。

        “你如果喜欢,我可以给你更多,但你得先帮我救这个人。”

        李云生一手握着朽木横在青萝上方。

        一旁的欧冶潭先是被李云生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吓了一跳,继而目瞪口呆地发现,李云生手里那一截枯木忽然从枝头生出一条绿芽。

        这条绿芽长得飞快,最后化作了一条细长的枝条钻入了青萝的后背,它先是一点一点捆住青萝的脊骨,最后甚至将她后背裂开的皮肉也一点点地“缝合”起来。

        随着那枝条“啪嗒”一声自己从朽木上段落,青萝后背那原本触目惊心的伤口被完美的缝上了。

        “更多。”

        下一刻,李云生的神识中突然多出两个字。

        很显然,这道意识来自那截朽木,这还是李云生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知到这截朽木的意识。

        不过“更多”这两个字却让李云生有些哭笑不得,因为这语气像极了一个糖没吃够的孩童。

        “这样……就行了?”

        欧冶潭虽然被李云生的手段吓了一跳,但却依旧将信将疑,因为就算伤口缝合了,也不能完全保证能够痊愈,毕竟青萝伤的是脊骨。

        “这截朽木还有一个名字。”

        李云生转头笑看着欧冶潭道:

        “长生木。”

        听到长生木三个字时,欧冶潭的表情明显一滞,随又变得一脸惊喜地拜谢道:

        “多些小友施救之恩!”

        “老先生不用这样。”

        李云生摆手。

        说着他拿出一枚戒指递给欧冶潭道:

        “这里是我弄来的一批仙粮,老先生带着它直接回火神殿,接下来十州怕是要大乱了,能不出来就不出来。”

        “那小兄弟你呢?”

        欧冶潭有些诧异地接过那戒指道。

        “我把这里打扫一下。”

        李云生扫了一眼四周淡淡笑道。

        闻言欧冶潭也没再娇气,抱起青萝就准备下楼。

        “北斗你不跟我走吗?”

        欧冶潭一只脚才踏出密室的门,突然想起了唐北斗还在里面,于是有些奇怪地问道。

        “爷爷你先下去,我马上就下来。”

        唐北斗对欧冶潭笑着道。

        闻言欧冶潭有些疑惑地看了李云生一眼。

        “没事的,老先生先下楼,他很快就下来。”

        李云生道。

        看到李云生也这么说,欧冶潭没再坚持,直接背着青萝下了楼去。

        欧冶潭一走,这间密室内便只剩下李云生跟唐北斗,还有那仍旧趴在地上痛苦哀嚎的暮秋临。

        “他交给你处置。”

        李云生看了一眼唐北斗,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递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