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六章 把这十州搅得天翻地覆吧

第五百零六章 把这十州搅得天翻地覆吧

        唐北斗接过李云生手里的匕首。

        他先是抬头看了一眼李云生,再转头看向墙角瘫软在地的暮秋临。

        “小,小兄弟,别,别杀我……”

        没等唐北斗开口,就只听那暮秋临挣扎着讨饶道。

        “只要你不杀我,我,我这些年手机法宝功法,还有仙粮灵石都可以给你,都送给你!”

        他努力地爬向唐北斗,满脸哀求地说道。

        “你若是怕我事后报复,你我可以立下咒约,只要留我一命,做牛做马,为仆为奴绝无怨言。”

        见唐北斗不为所动,暮秋临一脸慌乱地拍着自己胸脯道。

        不过唐北斗依旧没有开口。

        他皱着眉一声不吭地盯着暮秋临,像是在打量一件不认识的事物。

        犹豫了许久之后,唐北斗转头看向李云生道:

        “他怎么……好像一条狗。”

        他说这话时并没有半点讥讽地方的意思,语气更多的是疑惑。

        因为在他的认知里,能杀死他的爹爹,如鸿厘城城主这般的人物,就算面对生死有些胆怯,但总不至于像一条狗。

        “十州的大修士们都这样吗?”

        他看着李云生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对现在的修士了解的不多。”

        李云生摇头。

        “不过十年前,我接触过的那些大修士,无论善恶,为求证道,皆是不惜殒身求索之辈。”

        他带着些许怀念道。

        “什么狗屁求索证道,若终其毕生只能与枯灯为伴,纵使能活百岁千载又何如?我虽然只活了一甲子岁月,可我喝过最好的酒,吃过最好的肉,玩过最美的女人,权利、财富尽在我手,这样的人生才是人生!现在的十州才是真实的十州,比你们宗门控制之下的十州好千倍万倍!”

        兴许是知道求饶无望,抑或是被骂成“一条狗”激怒了他,刚刚还一脸阿谀奉承之相的暮秋临,忽然脸色狰狞地怒吼了一声。

        “可这样,你跟一个俗世凡人有何区别?”

        唐北斗问道。

        暮秋临被唐北斗这句话问得一怔,嘴巴张合半天,最后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原来比起堕境,这种心性的堕落更加可怕。为了财富、权利、力量,你们心甘情愿地活得像条狗。”

        唐北斗边说着,边将手里的匕首递还给李云生。

        “我都明白了,谢谢石头哥。”

        他冲李云生躬身行礼道:

        “爷爷还在等我,我先回家了。”

        说完一路小跑地出了房门下了楼,整个人看起来轻快了许多。

        “老实说,我也不喜欢这样的小孩,我更喜欢能够快意恩仇的。”

        李云生看了眼唐北斗消失的背影,然后转头对暮秋临笑道。

        “所以他没杀我,你很失望?”

        暮秋临“呵呵”一笑,然后挣扎着将身子重新靠到墙角。

        “失望倒不至于,他至少做出了选择,知晓了自己的道在何处。”

        李云生道。

        “伪善罢了,你看着吧,这种人死的最快。”

        暮秋临不屑道。

        “这就不用你我操心了。”

        李云生说着目光正视着暮秋临。

        “你现在的状态好像轻松了许多,没之前那般恐惧了,是觉得求生无望,所以释然了?”

        他看着暮秋临笑问道。

        “非也。”

        暮秋临咧嘴笑道:

        “你现在杀不了我了,你迟了。”

        暮秋临话中有话,可李云生神色却依旧如常。

        “你的意思是,刚刚那般不顾颜面的讨饶,其实是在拖延时间?”

        李云生推开房间的一扇窗户,往外看了一眼。

        “没错,在等一个人。”

        暮秋临道,他脸上笑意越来越浓了。

        而也就在这时,本来已经风平浪静的窗外,忽然传来了一阵十分冷冽的风。

        同时,一道十分强横的气息,正从鸿厘城西面的荒漠,闯入李云生的神识控制的领域。

        “你觉得这个人,能救你?”

        李云生的视线从窗口处挪开,重新回到暮秋临身上。

        “杀你足矣。”

        暮秋临一脸自信道。

        “你看起来对来的那个人很熟。”

        李云生问道。

        “那是我大师兄,修为六年前已经突破入圣境,去年更是炼化了玄阶灵宝蟠龙棍,修为十倍于我。”

        此时的情形对暮秋临来说,多拖一点时间,他活下来的几率便大上几分,所以他不介意在李云生身上多废些口舌。

        “听起来很厉害,不过把他请过来,你怕是破费不少吧?”

        李云生问道。

        “全副身家。”

        暮秋临也没隐瞒,一脸苦笑道。

        “其实你不杀我,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他接着道。

        “哦?说来听听。”

        李云生一脸好奇。

        “你不杀我,我这全副身家可以都送给你。你若杀我,先不说我这大师兄跟师父,你接下来面对的将会整个仙盟无休无止的追杀。”

        暮秋临道。

        “这,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李云生摇头。

        “他们能来追杀我,我求之不得。”

        他看着暮秋临咧笑道:

        “我是秋水留给十州最大的恶意,而我活着的意义,就是要将这十州仙盟搅得天翻地覆。”

        说完他一把拎起满脸愕然的暮秋临。

        “你想干嘛,要杀我也不用费这个劲吧。”

        反应过来的暮秋临语气有些惶恐道。

        “你那大师兄来得太慢了,我带你上去瞧瞧,他什么时候能到。”

        拎着暮秋临走到门外之后,李云生踏着符箓,脚尖连点两下,身子便轻盈地跃上了铁堡的屋顶。

        此时碧空如洗,一眼便能望到荒漠的边缘。

        “是你钱给的不够吗?你那大师兄怎么不动了?”

        虽然极目望去看不到任何人影,可李云生的神魂却清晰的感觉到,在鸿厘城外荒漠的西面,有一个十分强大的身影正伫立在那里。

        “这么点距离,对入境高手而言不过一步之遥,随时可以取你首级,我劝你还是速速逃去吧。”

        暮秋临嘴硬道。

        “他不过来,那我跟他打声招呼吧。”

        李云生笑得很随意道。

        说着他手一抬,一柄长剑自动飞入手中。

        “这么远的距离……”

        暮秋临见状刚想出言讥讽,却忽然被一道冲天的剑意打断。

        之前因为李云生出剑太快他还没有感觉,此时身处其中,立刻感受到了这股剑意恐怖的支配力,他感觉不光是自己好似这整片区域,都被李云生这股恐怖的剑意支配。

        不过还没等他感慨完,一股好似天塌下来一般的剑势骤然降落,远处原本平静的荒漠黄沙,陡然之间好似砸入一颗大石头的湖面猛然沸腾,漫天画沙在这股恐怖的剑意跟剑势压迫下疯狂起舞。

        转眼之间,平静的荒漠被笼罩在沙暴之中。

        “惊山。”

        一声轻喝,李云生手中长剑劈出,一道由无数剑罡凝聚而成剑意,好似飞鸟炸林一般冲天而起。

        紧接着整片西面荒漠的每一粒黄沙,都化作一柄“飞剑”,聚成漫天沙暴将西面那个人影吞噬。

        虽然隔得很远,但鸿厘城西面,法器独有的光华还是传入了两人的眼中。

        看得出来,这暮秋临的大师兄也出手了。

        不过随着一声“暮老四你害我!”,那身影再也无声息。

        “大,大师兄?死,死了?……”

        听着这一声,暮秋临喉头耸动了一眼,看了眼远方再看了眼李云生,最后整个人彻底瘫软在了屋顶。

        “仙盟危矣……”

        他带着一丝绝望哀嚎了一声。

        只是话音才落,数十道利刃破风声忽然响起,一柄柄刀剑从鸿厘城四面八方飞出,最后将暮秋临整个人钉死在了铁堡的屋顶。

        脚踏符箓凌空而立的李云生,静静地看了眼被钉死在屋顶的暮秋临,还有这早已千疮百孔的铁堡,随后手指一点在铁堡的墙壁上写下了几个剑气四溢的大字:

        “犯秋水者,吾必诛之。”

        落款秋水余孽。

        “既然不给我安宁,那我就把这十州搅得天翻地覆吧。”

        李云生嘴角勾起,随后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