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七章 佣兵游侠

第五百零七章 佣兵游侠

        三天后,欧冶家那处铸剑工坊的小院里。

        此时天色蒙蒙亮,头顶还悬着一轮新月,入秋后的流州也被凉意笼罩。

        李云生跟欧冶潭此刻正坐在小院的葡萄架下对饮着。

        “青鱼至少还需要三个月才能出炉,为什么不等到那时候再走?”

        欧冶潭放下手中的酒杯不解地问道。

        “我从暮秋临神魂中得到了一些情报,仙盟已经纠集了人手准备对桑家动手。”

        李云生拨了拨桌上的酒杯,然后抬头看着欧冶潭道:

        “我有些担心我在桑家的一位朋友。”

        “这就没办法了。”

        欧冶潭摇了摇头道。

        “老先生之前跟我说青鱼重铸出炉时,需要以生魂祭剑。”

        李云生从乾坤袋中拿出几面旗子递给欧冶潭道:

        “这招魂幡是我从阎狱的黑白二使手中夺来的,里面不光锁着那黑白二使的神魂,还有我在暮鼓森中这十年间,被围杀时拘来的几千道神魂,用它来祭剑是否可行?”

        听到这招魂幡内不但有阎狱黑白二使的神魂,还有几千道十州修士的神魂,欧冶潭先是一脸难以置信,继而满脸狂喜道:

        “自然可行!”

        欧冶潭此刻已经在想象,以这几千道恶魂祭剑的疯狂场景。

        “那就好。”

        李云生也笑了笑。

        “那你什么时候来取剑?”

        欧冶潭接着问道。

        “三个月后我应该会去一趟昆仑……”

        “山海会?!”

        李云生还没说完,就被欧冶潭打断了。

        “没错,老先生也知道山海会?”

        李云生有些好奇地点头。

        “怎会不知?”

        欧冶潭闻言苦笑。

        “每一次山海会,不但会有涌现出诸多英豪,还会出现无数名兵,基本上会将十州的兵器谱重排一遍。”

        他解释道。

        说道这里时,他的眼神中忽然露出一抹坚定的神色,然后看向李云生道:

        “你不用特地来取剑了,三个月后我会亲自将青鱼送到山海会,送到你手中!”

        李云生闻言先是一愣,觉得那样还是太危险,本想出言拒绝,可欧冶潭那不容推辞的坚定眼神还是让他把肚子里的话憋了回去。

        “老先生若是能将青鱼送来,晚辈到时候定不辜负前辈这番心意。”

        他点头道。

        欧冶潭这么做,自然是想让李云生在山海会中使用青鱼,重振欧冶家的声望。

        “仙盟的人马上就要到了,这段时间鸿厘城必定大乱,老先生跟青萝就待在火神殿内别出来了。”

        李云生告诫道。

        “小兄弟放心吧,你一走,我便会毁掉火神殿的这一处入口,将火神殿的入口迁移到那茫茫大漠之中,没人能找得到我们。”

        欧冶潭自信道。

        “嗯,那我就放心了。”

        李云生站起身拿起桌上的朽木生花伞背好,然后冲欧冶潭告辞道:

        “那潭老我们山海会上再见。”

        “真的不用跟两个小家伙道个别吗?”

        欧冶潭也站了起来。

        “不用了。”

        李云生摆了摆手转身就走。

        只是走到门口时忽然停下了脚步,犹豫了片刻才回头对欧冶潭道:

        “其实我更希望是两个小家伙帮我把剑送来,既然藏不住了,那就只能卖力生长,潭老您好好考虑考虑。”

        没等欧冶潭回答,李云生就已经消失在门口。

        “我会……好好考虑的。”

        望着李云生离去的方向,久久失语的欧冶潭终于还是开口道。

        ……

        流州赤沙城。

        这是一座位于流州与炎州交界的边境城池。

        相较于其他边境城池的繁华富足,这赤沙城就显得有些另类。

        它荒凉凋敝不说,城内也多是来自十州的异乡流民,个个彪悍野蛮,时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究其缘由,仙盟疏于治理是其一,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地方太过贫瘠。

        偌大一座城池,周围不说仙田,就连一块普通的田地都看不到,到处都是漫天黄沙,就连城内也不例外。

        这里天地灵气更是稀薄异常,想要单纯依靠天地灵气来修炼,在这里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且明明与富庶的炎州相接,却因为山峦天堑阻隔,以至于没有哪怕一条通往炎州的正常道路。

        唯一一条可以通往炎州的道路“幽云谷”却被凶兽占据,而且这幽云谷内岔路众多宛若迷宫,传闻其内更是有山鬼作祟,不要说寻常修者,就算是一些大修进去,想要出来也得脱一层皮。

        因为仙盟在这里基本上没有油水可捞,这里就成了流州一处三不管地带。

        久而久之,一些被仇敌追杀的散修,被仙盟通缉的世家宗门弟子,开始聚集在了此地。

        特别是十年仙盟与宗门大战期间那段动荡的年月,很多被牵连的世家跟宗门子弟逃到了这里,一个个隐姓埋名变成了散修,这让本来名不见经传的赤沙城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而赤沙城内这些不怎么能见光的散修们为了生计,一些做了劫掠来往商户的流匪,一些则做起了刀口舔血游侠,

        断断十年间,原本只有赤沙跟黄土的赤沙城,变成佣兵游侠们的聚集地,一栋栋酒楼茶肆开始出现在赤沙城。

        而仙盟因为能捞到不少油水,对这些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此时此刻,李云生便已经坐在了这赤沙城里最大的一间酒楼得月楼内。

        他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收集情报,现在总算是可以坐下来喝口水了。

        从鸿厘城出来之后,为了避开仙盟的追捕,李云生不得不来到这里。

        因为根据从暮秋临脑中的记忆,他发现这赤沙城是仙盟掌控最弱的地方。

        而想要悄无声息地进入炎州,最好的方式便是混入这些游侠之中,因为他们常年跟仙盟打交道,必然早已将有一套应对之法。

        再说这得月楼。

        之所以说这得月楼是赤沙城最“大”的一间酒楼,除了它面积很大之外,最主要还是因为在这里面交易的游侠最多,甚至赤沙城最大的游侠组织“黄雀”都常驻于此。

        经过一上午的观察,李云生发现这得月楼除了大之外还很快,往往雇主任务刚刚在酒楼的柜台前挂上去立刻就有人去接了,很显然一些大的游侠组织有专人在此接收任务。

        这雇主发布任务的方式也很简单,基本上给酒楼交了一部分佣金,写下具体的任务以及悬赏的数量就行。

        不过接任务就有些发麻,除了酒楼登记在册的一些游侠组织,散修想要接任务除了有人作保之外,还得缴纳一定的押金,而且只能接等级最低的任务。

        至于任务的品阶等级划分也很简单,他们很粗暴地将任务分为了甲乙丙丁四等,甲等最高,丙等最次。

        但根据他所得的情报,在这四等之上其实还有更高的一等,又名天字号悬赏。

        只是字号悬赏少之又少,这得月楼出现一来总共就有过一次。

        李云生对这天字号悬赏倒是没什么兴趣,他只是想随便找个机会混入游侠之中好拜托仙盟进入炎州,越是不起眼越好。

        “我们黄雀营招人了,灵人境以上的散修可以下楼来试试!”

        就在李云生有些发愁怎么接悬赏的时候,楼下忽然传来了一个汉字粗犷的声音。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李云生笑着起身道。

        李云生伸了个懒腰起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