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八章 黄雀七羽

第五百零八章 黄雀七羽

        黄雀营来找人的是一名身形高大魁梧的汉子,虽然穿着一身宽大粗布衣裳,可依旧遮掩不住浑身上下绷紧的肌肉,无形之中给人一个极强的冲击感,好似这人身上有股不输凶兽力气。

        李云生在暮鼓森中见识过十州各色修者,其中就有这一类专注炼体的修者。

        这类修者往往资质一般,知道自己破境无望,便开始专注以真元淬炼身体,最后炼得一身铜皮铁骨跟万钧力道,即便是遇上真人境的修者也能一战。

        眼前这名黄雀营的游侠,虽说身体还没淬炼到极境,但也已经有了七八成火候了。

        而李云生更加在意还是他身上那股充满野性的凶悍气息,不是常年浸泡在杀戮之中的修者,身上很少有这种气息。

        “看起来这黄雀营的名声倒不是吹出来的。”

        李云生一边下楼一边打量了那人几眼然后在心里思忖道。

        “樊虎大人,你怎么亲自下来招人了?”

        酒楼中有人惊讶道。

        “这人很有名吗?”

        李云生拍了拍身旁一名店伙计问道。

        “赤羽樊虎,樊大人你都不认识?”

        那店伙计一脸不解地看着李云生道。

        “小哥见笑了,我才到赤沙城不久。”

        李云生淡淡一笑,很自然地给那酒楼活计手里塞了一块碎灵石。

        那店伙计拿到灵石之后明显眼睛一亮,也没有看直接收进袖口里,随即满脸堆笑道:

        “客官你有所不知,这黄雀营中最强的七名游侠又称黄雀七羽,这樊虎在七羽中排名第七,又称赤羽樊虎。”

        “不过虽说他排在七羽末席,但实力在赤沙城依旧是这个。”

        那伙计边说着边竖起大拇指。

        “所以大家看到他亲自下来招人,都有些奇怪,以往都是安排手下人。”

        他接着给李云生解释道。

        就在这酒馆伙计向李云生解释的当口,被众人问得有些不耐烦的樊虎终于开口了。

        “我们黄雀营最近要走一趟幽云谷,对人手要求比较高。”

        他言简意赅道。

        一听到幽云谷三个字,酒楼内的游侠们再次炸锅。

        那酒馆的伙计这次不等李云生问,便带着些许激动地向他解释道:

        “幽云谷这条出关的路,是所有出关关卡中最难的一条,不是甲等的悬赏绝对不会有游侠愿意走这条路,黄雀营这是接到甲等悬赏了!”

        闻言李云生也装作一脸骇然地模样点点头。

        “樊大人,算我一个。”

        “还有我!”

        “我修为刚刚突破灵人境,算上我!”

        酒楼内游侠兴奋的声音此起彼伏。

        “啧啧啧,这帮人平日懒得很,接一次任务就要歇上十天半个月,可今天这么积极,还是这甲等悬赏的诱惑大。”

        李云生身边的店伙计带着些许讥讽地咋舌道,他整日里跟这些散修打交道,当然清楚这帮人是个什么禀性,除去那几个大组织里的游侠,但凡有些上进心的散修早就走出这赤沙城了。

        听了这话,李云生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这几日打交道下来,他其实也发现了这一点。

        很多进入赤沙城的散修,固然有一部分是因为仇敌追杀留在了赤沙城,但绝大部分一直待到现在还是因为怠惰,简单来说就是失去了上进心,在这座城里坐吃等死。

        “诸位先别急答应,我话还没说完。”

        樊虎那如同闷雷般的声音突然将酒楼内此起彼伏的声音压了下去。

        “可能跟诸位心中所想有些出入,我们黄雀营接下的这个任务并不是甲等任务,而是天字号悬赏。”

        他接着开口道。

        “天字号……悬赏?!”

        众人对着樊虎那张石头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愣了几秒后终于是反应了过来。

        “所以诸位好好考虑清楚。”

        没有理会酒楼内嘈杂的议论声,那樊虎继续道:

        “我再问一遍,愿意跟我们黄雀营走这趟幽云谷的请站出来。”

        此言一出,酒楼内的散修们的反应跟先前的雀跃截然不同,一个个静如处子般坐在自己的位置,有的甚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独饮了起来。

        “这天字号悬赏不是比甲等悬赏所得的奖励更高吗?这些人为什么是这个反应?”

        李云生有些奇怪地问身旁的伙计道。

        “天字号悬赏确实比甲等悬赏的赏赐丰厚百倍,但赏金再高你总得有命花不是?”

        那酒楼活计苦笑道。

        “天字号悬赏任务的难度这么大?”

        李云生不解,人本逐利,百倍赏金之下居然没人敢接,这任务得有多难?

        “加上这一次,赤沙城天字号悬赏总共出现过三次,接下前两次任务的,同样是当时赤沙城最大的游侠佣兵组织,可这两次任务最后都是失败了,非但是败了,那两个游侠组织的到最后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

        那酒楼活计摆头道:

        “有些悬赏再难,也有一线生机,可接下这天字号悬赏,就是死路一条!”

        说完这些,那酒楼活计便叹着气从李云生旁边走开了。

        实话说,李云生也没想到,这天字号悬赏的难度居然到了这种程度。

        “再等几天吧,没必要冒这个险。”

        李云生于是在心里决定道,他选择从赤沙城去炎州只是为了避开仙盟的耳目,若是平白无故卷入这天字号悬赏任务中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这么决定之后,他便让店活计给他切了两斤牛肉,温了一壶酒坐下,开始以一个看客的目光,观察起酒楼的众人来。

        不过不得不说,哪里都有不怕死的,在那樊虎问完之后,居然还是有三名散修站了出来。

        李云生从这几人气血旺盛的程度,很容易就判断出这三人的修为都是真人境。

        “这赤沙城还真是卧虎藏龙啊,三个真人境的散修随随便便就出来了。”

        他喝了口温酒低声感慨了一句。

        虽然只有三个人站了出来,但在探清这三人修为之后,那樊虎一直如同石头般的脸色总算是多出了一丝笑意。

        “等等!”

        就在那樊虎带着三人准备离开酒楼是,一个有些清脆的声音忽然喊住了他们。

        李云生循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面容俊秀的少年面色涨红地站在那里。

        “女孩子?”

        虽然掩饰的很好,但神魂强悍的李云生,只是扫了一眼就看出那少年其实是个女孩子。

        “怎么,你也想加入我们黄雀营?”

        樊虎语气生硬地问道。

        “如果完成了天字号悬赏任务,黄雀营能提供我足够突破真人境的丹药灵石吗?”

        那扮成少年的女子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当然。”

        樊虎转头认真地看了那“少年”一眼道。

        “那我加入你们!”

        女子眼神坚毅地点头道。

        “你什么修为?”

        樊虎转身面对着女子问道。

        “刚刚突破灵人境。”

        女子道。

        “那我得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加入我们黄雀营。”

        樊虎皱眉道。

        说着他冲女子一招手:

        “来吧,擅长什么就用什么。”

        女子会意也不废话,周身罡气猛然爆开,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砰”地一声撞向樊虎。

        那樊虎凭着一身铜皮铁骨身形毫不躲闪直接迎向那女子,直接将女子单薄的身影撞得后撤好几步。

        “你不行。”

        樊虎气息平稳地开口道。

        “我还没倒呢,别急着下定论!”

        少女目光坚毅地一咬牙,脚下猛地连踏三步,身形鬼魅般出现在了樊虎目光的死角,一拳伴随着虎啸之声砸向樊虎的后心。

        “身法不错,但你破不了我的……”

        樊虎对少女那一拳浑不在意,任由“少年”那纤弱的拳头打在自己身上,可是话刚说到一半,一股足以崩碎山石的劲道忽然从“少年”拳头中迸发出来。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樊虎那如同灰熊般强壮的身体被一拳砸飞,将身前的一张酒桌直接砸碎。

        “好霸道的拳劲。”

        “这是什么拳法。”

        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看得酒楼内的众人一脸愕然。

        同样一脸愕然的还有李云生。

        “行云步……打虎拳。”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道,刚刚少女使用的步伐跟拳法虽然很粗糙,但依旧逃不过李云生的眼睛,因为那正是他们秋水白云观的行云步跟打虎拳!

        “你是……谁……?”

        “叮铃铃……”

        就在李云生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时候,一阵铃铛声惊醒了他。

        这阵铃铛声像是击穿了他的灵魂一般,让他僵直在原地。

        他顺着这铃铛声响起的位置看过去,看到了一串被红绳穿着的长命锁,长命锁的两端还穿着两颗铃铛。

        午后的阳光下,少女白皙的手腕上,那金色的长命锁跟铃铛熠熠生辉。

        “大师兄的长命锁?帘儿?”

        李云生的脑子里出现大师兄张安泰临死前的模样,还有那串从他兵解后的灰烬中找到的长命锁,那锁跟少女手腕上的一模一样。

        行云步加上打虎拳,还有此刻她手腕上那跟大师兄一模一样的长命锁,李云生几乎可以断定,面前这少女就是大师兄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