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章 掰手腕

第五百一十章 掰手腕

        李云生身边围观那人刚解释完,一脸兴奋的樊虎就已经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坐下,随后冲他一招手:

        “来!”

        这幅模样,像极了在憋了好几个月没上桌的赌徒。

        见状周遭的众人,都是一幅自求多福的模样看着李云生。

        不过同样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身肥膘的青年居然没怎么犹豫,搬了个椅子就在樊虎对面坐了下来。

        “大人你是答应我了?”

        他一脸“天真”欣喜地看着樊虎。

        “自然是答应了,但你必须跟我扳手腕!”

        樊虎有些急切道,他边说着边将右手放在了桌上,跃跃欲试。

        “是只要跟你扳手腕,还是必须扳手腕赢了你才行?”

        李云生问得很仔细。

        如果是他本来的性格当然没这么啰嗦,只是带着这无相面伪装之后,他的一部分肢体动作跟说话习惯,也会伪装那人的样子,这也是无相面难以被人识破的原因。

        “就凭你也想赢我?别做梦了。”

        这樊虎像是变了一个人,就跟酒瘾烟瘾发作的瘾君子一般。

        “快来,快来,别啰嗦了,等会只要你还有一口气,我都带你会黄雀营,哪怕你死了,我也会将会的尸体在黄雀营里火化了。”

        看到李云生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的模样,他越发地不耐烦了起来,另外一只手不停地拍着桌子催促着李云生。

        “呵呵,樊大人你要小心了,我力气很大的,扳手腕还没输过呢。”

        李云生呵呵一笑,说着卷起袖子也把手放在了桌上。

        两人的手臂粗细差不多,只是一黑一白,一壮一肥,一个跟粗铁棍差不多,另一个看起来很像猪蹄。

        本来在后面看热闹的张帘儿这时候也挤到了桌边,她一看李云生手臂上那松松垮垮的肥肉就皱起了眉。

        “小胖子,你身上那全是肥肉,力气肯定是比不过他的,就别送死了。”

        她好心提醒了一句。

        “小丫头不懂就不要乱说,我力气大得很!”

        李云生“白”了张帘儿一眼。

        “那随便你吧。”

        见自己好心被打成驴肝肺,张帘儿哼了一声,然后也一副事不关己模样开始做起了看客。

        “叽叽歪歪的……你准备好了吗?”

        樊虎一脸不悦地看着李云生,要不是有跟他老大的誓约约束着,他可能早就把眼前这磨磨蹭蹭的小胖子给撕了。

        “准备好了。”

        李云生笑着点头,一脸的自信。

        原本就已经看他很不爽樊虎,再看到他这幅自信满满的模样,肚子里的火噌的一下子就起来。

        他“啪”的一声握住了李云生的手,然后直接开始倒数:

        “三、二、一,开始!”

        “砰!”

        这开始的始字才落音,一条手臂便“砰”的一声被按在了桌上。

        不过让众人面面相觑的是,那条被按在桌上的手臂,并不是那“小胖子”的,而是樊虎的。

        这场面,就像是一只猪蹄将一只牛蹄子按在了桌上,格外的诡异跟匪夷所思。

        “我赢了。”

        李云生放开樊虎的手,笑得有些得意道。

        “不对,不对,你等等,等等……”

        樊虎看了一眼自己的手,然后猛地挠了挠头,像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没想起来一般。

        “刚刚那把是我大意了,不算!”

        他猛地坐直身子,双眼通红地像是一头疯牛般看着李云生道:

        “再来一把!”

        虽然这话说的十分无理取闹,可他那满身蒸腾的杀气,还是让周围围观的人噤若寒蝉,以至于没人敢出来帮李云生说句公道话。

        “这一次,你来倒数三个数,这样公平!”

        转头看了眼张帘儿道。

        听到“公平”二字,众人不由得在心中暗骂这樊虎无耻。

        张帘儿可能是被樊虎身上那汹涌的杀气震慑住了,也没反驳。

        “准备好了吗?”

        她朝樊虎跟李云生各看了一眼。

        “樊大人这次你可不要再大意了。”

        李云生认真地告诫樊虎道。

        “来吧!”

        樊虎则瞪了李云生一眼,然后冷哼了一声。

        说完“啪嗒”一声,“猪蹄”跟“牛蹄”再次握在了一起。

        于是张帘儿也不啰嗦,直接倒数了起来。

        “三”

        “二”

        “一”

        “开始!”

        这一次胜负并没有立刻分出来,两人两手相握地僵持在了原地。

        可是很快有人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虽然两人手的位置没有变,可神色却大不相同。

        那本应该很轻松的樊虎,此刻额头的汗珠一粒粒地的冒出来,脸颊的跟手臂上的青筋也根根暴起,分明是一副在拼尽全力的模样。

        再看“小胖子”,气定神闲、从容不迫,看不出一丝慌乱跟吃力,可那只雪白“猪蹄”,任由樊虎如何用力的掰,就是纹丝不动。

        一时间众人看得有些迷糊,觉得眼前的场景有些不真实。

        其实刚刚李云生那么快的赢了,周围大多数人也觉得那只是个意外,毕竟两人无论是修为还是身体素质明眼就能看到,“小胖子”想要在掰手腕上胜过樊虎基本上是不可能。

        这也是樊虎提出重新比试,其他人没有太大意义的愿意之一。

        正因为如此,眼前的场景才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樊大人用了几分力气?”

        众人只听“小胖子”突然开口问樊虎道。

        这个时候还有空闲说话,众人渐渐有些相信他之前说自己力气很大这话了。

        而樊虎这时候哪有心思说话,只是瞪了李云生一眼,便开始继续发力。

        “难不成已经用了十成的力气?”

        李云生又道。

        说实话,李云生自己都对他伪装的这人有些烦了,完全就是得了一点好处,有一点能力就喜欢到处显摆嘚瑟形象。

        但如果不顺着无相面中这人神魂所记忆的个性去做,又很容易让伪装穿帮,所以李云生自己也只好忍着。

        那樊虎显然是被李云生这话气得不行,提了一口气然后骂了一句道:

        “老子一成力气都没用,你就等死吧!”

        “哎呀,那看起来我也只能使出全力了!”

        “小胖子”声音贱兮兮地惊呼了一声。

        话音方落,就只见李云生的“肥手”用力一握,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骨裂声,樊虎的手瞬间被握的扭曲变形。

        然后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樊虎的手臂再次被李云生的猪蹄按到在桌上。

        “老子撕了你!”

        羞愤交加的樊虎顿时失去了理智,双手快如闪电般抓起李云生举过头顶。

        眼看着李云生就要被撕成两半的时候,一声中气十足的呵斥声在酒楼中炸响:

        “老七,你放肆!”

        这声音一出现,原本愤怒得如同一头双眼透红公牛的樊虎,顿时身形僵直在原地,原本浑浊的双目开始变得清澈。

        “二,二哥。”

        他放下李云生,然后像是个做错事的弟子一般,看了一眼门口的来人,然后便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居然是黄雀的二当家,蓝羽罗骁,这可是个大人物啊。”

        “不是说他受了重伤吗,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有人开始低声议论了起来。

        也就在他们议论的时候,一个国字脸浓眉大眼的精瘦男子走到了李云生跟樊虎的中间。

        这人显然就是黄雀的二当家罗晓。

        “再三告诫过你,要控制自己情绪,不能引动体内的狂血,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二哥我错了。”

        罗骁瞪了樊虎一眼,樊虎没有半点脾气,只是乖乖地点头认错,刚刚还像一头疯牛的樊虎,这时候乖巧得像一只猫。

        “你叫什么?”

        罗骁没再理会樊虎,走到李云生跟前问道。

        “我?啊,我叫李大石。”

        李云生愣了一下,然后胡乱取了个名字。

        就在罗骁问他话的时候,他还在想刚刚樊虎抓他的那一下,那一招出手之快完全在他意料之外,他根本就没来得及防备,如果不是眼前这人的出现,可能他此刻已经受伤了。

        说实话,他发现自己有些轻视黄雀营了。

        “力气确实是不小,但修为也太差了点。”

        罗骁仔细打量了李云生一番,然后皱起了眉头。

        本来按照黄雀营招人的标准这种人就不会要,更何况这次招人是为了天字号悬赏的任务,这种人完全就是去送死的。

        “不过既然他答应了你,也没办法了,我黄雀营向来守信,你跟我走吧。”

        犹豫了一下之后,那罗骁终究还是点头应允了,但他看向樊虎的目光也更加冰冷了。

        “小胖子,你刚刚捏他手的那一下,捏得不错,很解气。”

        就在李云生跟着罗骁樊虎走出酒楼时,张帘儿不声不响地走到他的并排,然后冲他眨了眨眼睛,有些解气地说道。

        “你不能叫我小胖子。”

        李云生哭笑不得,他越来越后悔伪装成一个胖子了。

        “可你就是小胖子呀!”

        顺利进入黄雀营让张帘儿的心情很好,她笑嘻嘻地抬手捏了捏李云生的肥脸。

        “放心吧小胖子,以后在黄雀营,姐姐罩着你!”

        她偷偷地拍着小胸脯一脸自信道。

        李云生看她那个得意的小模样,又好气又好笑,但他能又怎么办,就这么一个侄女,当然只能宠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