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下无双

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下无双

        黄雀营的兵器库其实只是一间小营房,甚至比起流州欧冶家的小库房都不如。

        大约是因为多数散修都是自带兵器,加上天色也晚了,这时候兵器库的门口除了李云生跟张帘儿就没有其他人了。

        “来选兵器的?”

        一名端着碗吃饭的守卫,一边往嘴里扒了一口饭,一边瞥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张帘儿跟李云生。

        “是的。”

        张帘儿带着一丝兴奋地点了点头,说着她把自己跟李云生的腰牌都递了过去。

        “哦,原来是管粮草灶房的兄弟。”

        那日看了一眼两人的腰牌,脸上也没什么轻视的神色,反倒是笑嘻嘻地放下了碗筷,站起来替两人开门。

        “你们其实挑几件防身皮甲就行了,到时候会有七羽的人负责保护你们,兵器带的多了反而碍事。”

        那人边开门边提醒到。

        “嗯,我们自有打算。”

        张帘儿的神色显然是不服气的,不过对方也是一番好意,便耐住了性子没有反驳。

        “这库房其实也没什么好东西了,能挑的都被七羽的人挑走了,你们随便看吧,走的时候记得把门锁上,我等会要交班可能得提前走。”

        那守卫推开门又嘱咐了一句。

        张帘儿跟李云生道了一声谢,便径直走了进去。

        “好乱,好臭啊……”

        才一脚踏进库房,张帘儿便一手捂住鼻子,库房里弥漫着一股混杂着汗水跟铁锈的臭味。

        这间营房说是兵器库,其实更像是黄雀营堆放战利品的仓库,一堆皮甲被随意堆放着,看起来像是刚从人身上拔下了一样,甚至还有许多野兽的皮毛,商人走私药材货物。

        这黄雀营看起来没少干,打家劫舍的勾当。

        而里面的兵器也多是一些普通铁铸刀斧剑戟,法器更是一件都没有,至少李云生的神魂此时没感受到一丁点灵力波动。

        不过张帘儿看起来却是很激动,也不管这满屋子的臭味了,像是一只发现了宝藏的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地四处翻找着。

        “都是些破铜烂铁,有什么好高兴的?”

        李云生一边兴致缺缺地溜达着,一边带着点好奇问道。

        “你不知道,我娘从来不让我砰刀剑,说是不想我沾染上面的戾气。”

        张帘儿埋头翻找着,头也不回地说道。

        “你娘愿意教你修炼,却不愿意让你碰刀剑,真奇怪。”

        李云生以“小胖子”的口吻不解道。

        “可不是吗,我也总这么说她,可她就是不让我砰,小时候藏了一柄匕首在床底下,她发现之后关了我一个月不让我出门。”

        张帘儿叹了口气,手依然不停地翻找着。

        “呀,好漂亮的一对短刀!”

        突然她像是挖到宝了一般开心地举起一对短刀。

        这是一对式样秀气的短刀,刀柄处雕刻着惊喜的花纹,剑鞘跟佩戴所用的腰链都很完整,一看就是女子用的。

        张帘儿毫不犹豫的系在了腰上,然后十分潇洒地双手同时拔出双刀,看起来英气十足。

        “怎么样,小胖子,我像不像一个女侠!”

        她笑得很灿烂地问李云生。

        “漂亮是挺漂亮的,不过你又不会刀法,拿来有什么用?”

        李云生一语直中要害道。

        “谁,谁说我不会用到的?我娘教我的步伐配合这短刀突刺,刚刚好!”

        张帘儿一脸不服道。

        小姑娘就喜欢漂亮的东西,李云生知道自己再怎么说也没用,于是也不废话自顾自地开始在库房里寻找了起来。

        他想找找这里面有没有拳套,张帘儿会开山拳,如果再有一对拳套肯定能锦上添花。

        不过这库房实在是太乱了,李云生找了半点依旧没什么发现,最后干脆直接动用神魂进行搜寻。

        搜寻了半天,他总算是一堆堆放着盾牌跟长矛的墙角发现了一对拳套。

        他花了一些时间把堆在上面的长矛挪开,最后才看到那双满是灰尘的拳套。

        等他掸去上面的泥土跟灰尘看清这拳套模样时却有些失望,因为这就是一双普通的兽皮手套,唯一的特点就是在手指关节,还有手心手背处缝上了几块铁块。

        他把那手套戴在手上试了试,发现这拳关节上的几处护甲,居然跟手部关节异常贴合,就像是专门定制的一般。

        “是软铁。”

        他面具中许久没出声的轩辕乱龙忽然开口了。

        “软铁?”

        李云生用神识跟轩辕乱龙沟通道。

        “对,你可以将你的真元注入其中试试。”

        轩辕乱龙道。

        “往普通拳套中注入真元,这拳套不会废了吧。”

        于是李云生将信将疑地往拳套中注入一道真元。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真元注入之后那拳套上的铁块骤然融化开来,覆盖住了他整个拳头,一股独特的力量波纹从拳头四周扩散开。

        “停,停,停,你的真元有点特殊,快收回去,不然这破房子得塌了。”

        面具中的轩辕乱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地说道。

        “这软铁,对真元这么敏感?”

        李云生一边收回真元,一边好奇地握了握拳头道。

        “软铁就是这样,注入真元之前跟废铁没区别,注入之后不但坚韧无比,还能提升修者出拳的力道,真元注入越多力道便越大,以前我们都拿他来测试族内弟子真元强度,不过我那个时代这东西就极其稀少,现在可能就更少了,你不知道也是正常。”

        轩辕乱龙道。

        “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不应被早就被挑走了吗?”

        李云生不解道。

        “这东西没注入真元前就是废铁一块,很不起眼,谁没事会往一副破手套里灌注真元?而且这东西对真元很挑剔,普通散修因为功法不纯的原因,真元纯度很低,即便是注入其中也没什么反应。”

        轩辕乱龙解释了一句。

        听他这么一说,李云生算是理解了一些,这也解释了为何李云生没在它上面感知到灵力的波动。

        虽然还没完全搞清楚这拳套的来历,不过至少可以确认这是一件好东西。

        “小妮子运气不错,这拳套就算是叔叔的见面礼。”

        李云生站起身长吁了一口气道。

        “小胖子,快过来,快过来!”

        而就在他还在想着,找个什么由头将这拳套送给张帘儿时,耳边就响起了张帘儿呼喊声。

        李云生抬眼一看,就见张帘儿笑容灿烂地站在库房的的窗户下,一手拿着一张大弓,一手朝他挥动着。

        “你拉一拉这张弓,看看能不能拉动!”

        张帘儿将那张弓递给李云生。

        李云生接过那张弓,他瞧了瞧,正准备试着拉一拉,不想面具中的轩辕乱龙再次开口了:

        “祖州铁木弓,这黄雀营倒是奇了,先是软铁拳套又是铁木弓,难不成挖到了一处太古遗藏?”

        “这铁木弓难不成也是老东西?”

        李云生一边装作仔细打量手中弓箭的模样,一边好奇地用神识跟轩辕乱龙交流道。

        “祖州铁木在我那个年代就已经没几棵了,以前祖州天骑人手一把,哪怕是真人境修者也是见之色变,不过这弓至少需要九石之力,普通人很难拉开,你可以试试。”

        轩辕乱龙跟李云生解释道。

        九石之力也就是一千斤,修者在不动用真元的情况下当真很难拉开。

        不过李云生只是拇指跟食指捏住弓弦,然后吸了口气用力一拉,这张铁木弓便被他拉成了满月状。

        “哇,小胖子,厉害厉害!”

        见李云生几乎没怎么费力气就拉开了那张弓,张帘儿兴奋得直拍手。

        “小意思,很好拉的。”

        李云生装作有些不好意思地“憨憨”一笑道。

        “这弓姐姐就送给你了。”

        张帘儿一副十分大气的模样道,说给还给李云生递过来一个箭盒。

        “你送我一样东西,我也送你一样吧。”

        李云生见状,正好将那副拳套拿了出来递给张帘儿。

        “谢谢小胖子,姐姐正好缺一副手套!”

        说实话,这拳套脏兮兮的卖相并不怎么样,但张帘儿却收得很开心,因为除她妈妈送的外,这是她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现在我们兵器都拿到了,等进了幽云谷,我负责近身对敌,你负责在远处射杀,简直天衣无缝!”

        张帘儿戴上手套,然后很是天真地双手叉腰道。

        “可我觉得,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呆在灶房比较安全。”

        李云生劝道,他是真的不想让张帘儿搀和到那天字号悬赏任务中去。

        “怕什么,有我保护你,你不会有危险的,就放心跟着我捡好处吧。”

        张帘儿一脸自信道。

        “对了,我们这个二人组还得取个名字。”

        她根本不给李云生反驳的机会,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转身问李云生道。

        “我不会取名字,你来取吧。”

        李云生笑看着张帘儿,他知道自己现在怎么反驳都没用了,只当是配自己这小侄女游玩一趟了。

        “那就叫无双吧,你我二人联手,定能天下无双!”

        张帘儿停下脚步,沉吟了一下,然后笑得一脸灿烂地看着李云生道。

        “这名号,会不会大了些?”

        李云生问。

        “大些才好,到时候就算打不过,至少名头要大过他们!”

        张帘儿答。

        “有道理,好名字。”

        李云生笑着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