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似曾相识的味道

第五百一十四章 似曾相识的味道

        转眼间三天过去了,黄雀营横穿幽云谷的准备事宜,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者。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佣兵游侠组织,可李云生这两天观察下来却发现,这黄雀营无论是游侠的招募手段之严,还是对幽云谷情报的收集分析之细,以及最后得出的应对手段之妙都远超他的想象。

        甚至在李云生看来,就算是仙盟近年声名鹊起的“暗卫”,都比之有所不如。

        让他更加诧异的是,纵使他以三寂之力,暗中调查了这么多天,居然依旧没搞清楚这“天字号悬赏”的具体内容。

        只知道黄雀营会押着一批“货物”穿过幽云谷前往炎州。

        要知道这里虽然灵气贫瘠但终归是仙府,只是寻常货物哪里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押送?

        花得起这个代价发布“天字号悬赏”的人,难道雇不起高阶修者,买不起“乾坤袋”?

        按理说,让一个真人境巅峰甚至圣人境的修者,用乾坤袋装上这批货物独自穿过幽云谷要更加稳妥。

        当然,李云生能够想到的,没可能想不到。

        他们之所以用黄雀营,显然有着他暂时还没看到的理由。

        李云生原本不过想悄无声息地搭个顺风车,却没想到坐上了一艘引入注目的大船。

        但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还有帘儿在这儿,他也就断了中途“弃船”的念头。

        虽然只是个伙头兵,但日常的操练还是一样不少,这几天他除了在灶房切菜,其实时间都在校场学习阵营队列跟认识号令旗帜,以及练习射术。

        本着尽量低调的原则,李云生也没用那把铁木弓,射靶子的时候也是十不中一,引得校场其余佣兵哄笑不止。

        倒是张帘儿十分抢眼,无论是骑射之术,还是近战对打,新人里面少有敌手。

        七羽的人甚至动了要人的念头,不过当他们发现张帘儿是一名女子时,这念头立刻被打消了。

        张帘儿确实有些实力,但七羽跟四十九卫通通都是男子,他们不想因为一个女子,引起黄雀营核心的变故,哪怕引起变故的机率微乎其微,也依旧不许杜绝。

        观察黄雀营这么些天,李云生倒是十分理解他们这种作风。

        张帘儿一开始也很是诧异跟气愤,但她个性洒脱爽朗,很快便也就把这些抛在脑后了。

        不过这反倒是让她对跟李云生结成二人组,在幽云谷中赚取军功的事情更加上心了。

        再说回李云生。

        因为灶房的厨子就那么几个人,所以操练基本上只能是轮流来,而今天恰好就轮到李云生留守后厨。

        切了这么长时间的菜,他也总算是可以下厨做饭了。

        当然四五百人的饭菜不是一件小事,他第一次下厨,灶房里的管事为了保险起见,便只安排他负责熬汤。

        至于煮什么汤,他们倒是没什么要求,让李云生自己去想。

        时至秋末,天气愈发寒凉,李云生想起了以前在白云观后山那间小屋里熬煮的羊骨汤,忽然有些怀念,便去要了百来斤带肉的羊腿骨,然后一个人开始忙活了起来。

        说起来这羊骨汤的做法,还是帘儿的母亲苏荣教他的。

        哪怕是隔了这么些年,李云生依旧记得那方子上的一行行小楷。

        苏茹这羊骨汤的做法本就很复杂,加上又是四五百人的量,李云生在灶房门口支了一口大铁锅,一直从正午忙到傍晚,羊骨汤独有浓郁的香气才开在灶房弥漫开。

        也就李云生这种耐得住性子的人,才会熬这种汤。

        “小胖子,我回来啦!”

        李云生手上拿着一只小碗,正准备从锅里盛一碗出来,尝尝味道,张帘儿忽然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了灶房的院子。

        “小胖子,你今天没来校场真是可惜,赤羽的樊虎大人跟橙羽的陆晟大人直接打起来了,直接毁了大半边校场!”

        张帘儿来到李云生边上,如同一只小黄鹂一般叽叽喳喳地说了起来。

        “还有还有,你猜我打听到了什么?我打听到了黄雀营算军功奖赏的法子,只要我们在幽云谷中能够猎杀到凶兽甚至是妖兽,任务完成之后我们就能跟黄雀营换取额外奖励!”

        她越说越兴奋,完全不顾额头还未干的汗水,以及满身的灰尘。

        “先喝口汤,歇会吧。”

        李云生盛了一碗热腾腾的羊骨汤递给张帘儿。

        “唉,你呀,怎么对什么事情都不上心,我们幸幸苦苦进入黄雀营,可不是为了当厨子的。”

        张帘儿见李云生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有些不快地说道。

        不过她还是接过了李云生递给他的那碗羊骨汤。

        “我都想好了,只要进了幽云谷我们……嗯……”

        她边说着边吹了吹碗里的羊骨汤喝了一口。

        正当她准备继续说的时候,整个人忽然像是石化了一般,捧着碗僵在了那里。

        随后一颗颗泪珠,像是不受控制一般,不停地从她眼眶滚落。

        “咦?我,我,我这是怎么了?”

        她睁着那对圆溜溜的大眼睛,任由泪水继续从眼眶滑落。

        李云生也愣住了,不明白张帘儿为何喝了他的羊骨汤会落泪。

        “我,我怎么觉的,这汤我以前喝过……可是,怎么又想不起来……”

        张帘儿一面抹着脸上的泪水,一面诧异地自言自语道,神色煞是可爱。

        她然后盯着李云生问道:

        “这汤是你煮的?”

        听到这里,李云生先是一怔,继而猛然醒悟:

        “是了,以前在白云观的时候,大师兄带她到我那里玩的时候,我总会喂她一些羊骨汤。”

        他也想起来了,在张帘儿很小的时候的确喝过他熬的汤,那会儿她还不能开口说话,只能咿咿呀呀,只是他没想到当时候话都不会说的张帘儿,居然记得这汤的味道。

        不过李云生还不能暴露身份,自然不能将这些告诉她。

        “是啊。”

        李云生不动声色憨憨地一笑道:

        “怎么样,好喝吧?我看你喝的都哭了,嘿嘿……”

        “我们真的是第一次见?”

        张帘儿没有回答而是继续问道。

        “是啊。”

        虽然李云生很想说不是,但终究还是克制住了自己。

        “好奇怪呀,明明我们这是第一次见,可为什么感觉很久很久以前,就喝过这汤?奇怪奇怪……”

        张帘儿摇头不解。

        “看你神经兮兮的,羊骨汤不都是这个味?”

        “也是。”

        张帘儿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太敏感,便没再深究这件事情,而是碗递到李云生跟前:

        “再给我盛一碗,挺好喝的。”

        说着冲李云生咧嘴一笑。

        ……

        深夜时分。

        赤沙城几十里外荒野的一间废弃的农舍。

        这天晚上,在听了张帘儿唠叨了许久之后,李云生总算是得以脱身来到这儿。

        很快就要进入幽云谷了,他也得准备准备,白天忙着应付黄雀营的琐事,也只有晚上才腾得出一点时间。

        又因为害怕在营地内不小心弄出什么动静,李云生便找了这么一个所在。

        这几天几乎每晚他都在这儿。

        在将画龙诀运行了几个周天,又将秋水剑诀剑招拆练了几遍之后,李云生开始铺纸研墨准备绘制符箓。

        这一趟去炎州,因为有张帘儿在,他不想过早暴露实力,但又得有所准备,最好的方式就是使用符箓。

        只是前些日子在鸿厘城,他几乎将手里的低阶符箓消耗一空,所以这几日才这么不眠不休地重新绘制。

        好在都是些低阶符箓,以他如今的神魂之力,几乎是信手拈来,就是数量有些多得耗费些精力。

        除去为了应付这次任务所需的符箓。

        趁着这次机会,李云生还想试试以前玉虚子曾设想过的那几道“大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