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七章 进入幽云谷

第五百一十七章 进入幽云谷

        三天后,赤沙城西门。

        经过五六天的整顿,黄雀营总算是开拔了。

        五六百人的队伍说是军队未免少了点,但如果说这是一支游侠佣兵队伍,却又显得异常臃肿。

        但黄雀营就是一个这般另类的佣兵组织,赤沙城内的看热闹的散修跟城民也都见怪不怪,毕竟黄雀营的每一次任务出行都是这般声势浩大。

        而且这次黄雀营七羽四十九卫尽出,整个队伍在他们带领之下,弥漫着一股彪悍肃杀之气。

        特别是那队伍最外侧游侠手中架着的一柄柄白刃朴刀杀意盎然,任人都能想象这六十余骑手中朴刀齐齐挥下的骇人场景。

        所以尽管黄雀营走得这般大摇大摆,城内那些散修跟其他佣兵却是没有半点其他心思。

        而在黄雀营队伍的中间,八口一人高的大箱子一字排列开来,每只大箱子都被铁水浇筑封死,由四匹蒙着眼睛的混血鹿马拉着。

        看那些鹿马吃力喘气的模样,还有地面被车轮压过痕迹,这大箱子里装着的东西显然很重。

        很显然,运送这八口大箱子前往炎州,就是黄雀营此次接到天字号悬赏的任务。

        即便城内很多势力都在好奇这八口箱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以至于有人不惜以天字号悬赏的价码雇佣黄雀营押送,但直到整个黄雀营全部离开赤沙城也没人敢动手。

        黄雀营在这赤沙城的凶名可见一斑。

        “小胖子,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黄雀营队伍的最后方,背着一口大锅的张帘儿有些担心的问身边的李云生道。

        “昨晚不小心着了凉,等会出了汗就好了,不用担心。”

        李云生冲张帘儿“憨憨”地一笑,随后紧了紧身后同样背着的那口大锅。

        “你把你那口锅给我背吧,这一路还长着呢,万一进了幽云谷还没好可就糟了。”

        看李云生说话时那有气无力的模样,张帘儿皱着眉想要伸手去接他背上大铁锅。

        “不用,一点风寒,不打紧!”

        李云生拍了拍胸脯,强自打起精神。

        “你……”

        “行路途中莫要交头接耳,若是跟不上队伍就等着饿死在这荒原之中吧!”

        张帘儿还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名七羽的羽卫骑在马上的声音冰冷地警告二人。

        张帘儿闻言暗自朝那羽卫白了一眼,两人便也没在说话。

        李云生此时的身体状况其实相比三天前已经算是好了许多,那神魂剥离之症令他全身脱离,即便是花费大量真元温养周身也还是恢复得极慢,所以才会让张帘儿发现他状态不好。

        也是这两天温养肉身的时候,他才发现这神魂剥离之症的危害远超他的想象。

        即便是撑过了第一次的病发,这症状发作时对肉身的伤害也依旧十分恐怖,在那之后的几天李云生感觉自己身体像是衰老了十岁一般,无论他怎么努力调息仍旧无法使出原来的力气。

        好在是,随着这几天的调养,他身体渐渐恢复了正常,如若不然恐怕他今天走这么多路都很困难。

        “进了幽云谷,如果能偷偷猎到妖兽,我有一套功法,可以通过生食妖兽血肉来帮你恢复体力。”

        就在李云生一边跟着队伍赶路,一边想着如何应付接下里事态的时候,面具中轩辕乱龙的声音突然传来。

        “生食?”

        李云生有些吃惊。

        “嗯,那次神魂剥离,让你肉身血气损耗过大,真元跟天地灵气补充不了血气,想要快点恢复就吞食妖兽血肉补充血气。”

        轩辕乱龙道。

        “谢前辈提点,进了幽云谷我会试着找找有没有落单的妖兽。”

        李云生也没再婆妈当即应允。

        “我先把这套功法传你,你抓紧记下。”

        李云生回得干脆,轩辕乱龙颇为欣赏,便毫不藏私地将那套功法传了给他。

        这套功法的名字轩辕乱龙没提,但李云生心里看了一遍之后却不由得咋舌,因为这功法处处写着“野蛮”二字。

        简单来说按照这功法的描述,只要是活物就能吃,吃完了就能掠夺起灵力血气,最高一层甚至能直接吸收对方的能力、功法。

        “这功法你记住一二就行,解解燃眉之急即可,不要深陷其中,这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有大好前程不需要走这路子。”

        传完功法之后,轩辕乱龙淡淡地警告了一句。

        “晚辈知道了。”

        轩辕乱龙这番警告的意思李云生自然听懂了,但他也没多想,更不准备去问这功法的由来,就像轩辕乱龙说的,只是拿它来解解燃眉之急。

        ……

        黄雀营一行人是天亮时分出的城,到了傍晚时分,一队人马总算是望见了幽云谷的人口。

        高耸入云的山峦中,满山的红叶被一条漆黑笔直的裂缝分开,格外地醒目。

        这条峡谷远远看去,就像是被人一剑劈开的一般。

        来到幽云谷的入口之后,黄雀营并没有急着入谷,而是就地安营扎寨开始生火做饭。

        对于黄雀营这不疾不徐不骄不躁的风格,李云生倒是非常喜欢。

        一行人这么精疲力尽地入谷,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关于为什么要带上他们这个灶头营,李云生原本也很是疑惑,一群没什么战斗力的厨子,对黄雀营来说显然是累赘。

        后来他听说这是黄雀营的习惯,无论去什么地方都不会吃当地的任何东西,哪怕是一块饼一杯水都不行。

        而且黄雀营这次出动了四五百人,这些散修游侠又大多没达到辟谷的境界,进入幽云谷之后最顺利也要七八天才能出谷,饿他们一天两天还行,饿个十天半月恐怕得死一大半。

        再加上那几十头鹿马的吃食,李云生他们这个灶头营简直闲不下来。

        吃饱喝足,休整了一晚之后,黄雀营再次开拔,浩浩荡荡的四五百人,以羽卫铁骑开路进入幽云谷。

        “唉唉,小胖子,你好些了?”

        眼见这队伍一点点进入幽云谷,张帘儿忍不住凑到李云生跟前。

        “如果实在不行咱们就不进去了,我陪你回去。”

        她低声道。

        “放心吧,我都好了,进去了你站在我身后,我保护你!”

        见张帘儿还在担心自己,李云生心头不由得一暖,然后满脸“憨厚”地笑着拍了拍自己身后背着的弓道。

        “还是姐姐保护你吧。”

        张帘儿咯咯一笑朝李云生握了握拳头。

        再一次被自己小侄女瞧不起,李云生心中有苦难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