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赤羽卫朱亥

第五百一十八章 赤羽卫朱亥

        幽云谷的入口很窄,最窄处甚至只能容得下一架六骑马车。

        很显然对于这一点,黄雀营早就做过研究,那四匹拉着大箱子的鹿马穿过谷口时,还能余得下两列羽卫的位置,看起来这大箱子跟马车都是经过准确算计的。

        “这地方好热啊。”

        走在队伍最后方的张帘儿感受中迎面吹来热浪眯着眼道。

        “这谷内温度最高时可以烧热一壶水,你们最好有些准备。”

        张帘儿旁边一名赤羽旗下的羽卫闻言告诫道。

        由于谷口过于狭窄的缘故,整个队伍都被拉得很长,这些原本守在马车旁边的羽卫跟佣兵也分散了开来。

        “这岂不是要被热死?”

        李云生装作一脸骇然道。

        “看看先前出发时发给你们的行囊,里面应该有三张二品避暑符。”

        那名赤羽的羽卫指了指李云生身后背着的一个小布袋道。

        这名羽卫跟先前斥责两人赶路时说话的羽卫不一样,为人爽朗豁达的得多,说话时也没有半分瞧不起人的眼神。

        “还真是二品避暑符,这五六百人怕不是要发出去一千多张避暑符?黄雀营好大的手笔呀。”

        没等李云生打开身后的布袋,一旁的张帘儿已经将那三张避暑符拿在了手上。

        “你说错了。”

        那名羽卫坐在马上淡淡一笑。

        “哪里错了?”

        张帘儿歪头不解。

        “你们这些杂役拿的是二品符箓,我们这些羽卫跟各羽的佣兵拿的都是三品符箓。”

        那羽卫拿出一张三品避暑符在手中晃了晃,然后露出一口白牙一脸得意地笑了笑。

        他这神色像极了大人拿着糖丸逗弄小孩。

        不过令这羽毛卫意外的是,张帘儿并没有被刺激到,反而是一脸激动跟羡慕看着他道:

        “哇,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三品符箓,能让我看看吗?”

        那羽卫倒是很豪爽,直接将那张三品符箓递给张帘儿,然后看向李云生问道:

        “你们是这次招来的新人吧,叫什么?”

        “是啊,前几天才入的营。”

        李云生一面“十分好奇”地打量着张帘儿手中的三品避暑符,一面头也不回地道。

        “我看你也不像这黄雀营的老人啊?”

        张帘儿将有些不舍地将手里的避暑符递还给那羽卫,然后问道。

        “你怎么看出来的?”

        那羽卫伸手接过那张三品避暑符,有些好奇。

        “你这一身赤羽甲胄比他们新多了。”

        张帘儿得意地扬了扬眉道。

        此时不光那羽卫,就连李云生都有些意外,没想到这看起来涉世不深的张帘儿,观察力居然这么敏锐。

        “不错啊,我的确是上个月才入的营,刚好赤羽一名羽卫死了,我就顶替了他的位置。”

        那羽卫顿时来了兴致。

        “我叫朱亥,你们叫什么?”

        他看向张帘儿跟李云生道。

        “我叫张帘儿,他叫小胖子。”

        张帘儿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李云生。

        “我才不叫小胖子,我叫朱大石!”

        李云生立刻反驳道。

        那羽卫朱亥见状在马上笑得前仰后合,然后道:

        “我看你们挺机灵的啊,怎么被分到灶房当起了厨子?”

        “唉,要是你们老大跟你一样有见识就好了。”

        张帘儿黯然神伤地锤头轻叹了口气。

        这神态又引得那朱亥哈哈一笑,然后就见他安慰道:

        “也不用这么沮丧,只要顺利将这批货物送到炎州,就算是厨子也能得到不少赏金。”

        “这赏金够买一颗怨力丹么?”

        张帘儿赶忙问道。

        “怨力丹?”

        那朱亥闻言眉头不经意地一皱,然后摇头道:

        “黄雀营是按功行赏,分到你手上的想要买一颗怨力丹,恐怕不够。”

        “我就知道。”

        张帘儿再次叹了口气。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那朱亥突然又开口道。

        “什么办法?”

        张帘儿立刻来了精神。

        “这一趟横穿幽云谷,途中肯定会遇到不少妖兽袭击,就算是遇到兽潮也不意外,若是你能猎杀到够多的妖兽,到时候就可以拿着妖兽的妖丹去换取更多赏金了。”

        朱亥道。

        “太好了,我就知道这样可以!”

        张帘儿兴奋地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险些一把跳了起来。

        说完她还转头冲李云生眨了眨眼。

        李云生则是有些无奈地从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

        很显然张帘儿的想法有些天真。

        跟张帘儿不一样,李云生一只脚才踏进这幽云谷,就已经闻道空气中凶兽的暴戾之气,而且越是往里面深入这股暴戾之气就越重,有着如此浓重暴戾气息的凶兽,根本不是像张帘儿这样的普通修者能够对付的。

        他甚至“闻”到了一丝大妖的气息,要不是怕打草惊蛇,他恐怕早已将展开神识进行探查了。

        就像是现在,他已经十分清晰地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正从头顶的崖壁上一点点地朝他们靠近。

        “张帘儿,我有些不舒服,你扶我一把。”

        他下意识地靠近张帘儿,然后装作有些虚弱地道。

        而在同一时间,一旁的朱亥好似也好像从耳边的传音符中收到了什么消息,正皱眉仔细听着。

        “又不舒服了?你快把手搭在我肩膀上,我撑着你。”

        张帘儿丝毫没有看破李云生的伪装,一脸关切凑到李云生身边。

        李云生则顺势将手搭在张帘儿肩膀上,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张帘儿在扶着他,实际上则是李云生用身子完全将张帘儿护在下面。

        “等一下无论发生什么,你们两个都不要抬头,走路的时候靠着我一点。”

        这时那朱亥突然一眼严肃地告诫了两人一句。

        “是有妖兽要出现了吗?!”

        张帘儿不但没感到害怕,反倒是一脸兴奋。

        “入谷这条路很长,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总之你俩离我近点。”

        朱亥没有点明,而是模棱两可地说道。

        只是他这话才落音,一道悦耳如天籁的吟唱声,忽然在这条狭窄山谷的上空响起。

        这声音仿佛是有魔力一般,让原本还在赶路的黄雀营佣兵纷纷伫足,一个个仰起头看向头顶,想要寻到那声音的源头。

        张帘儿同样也被这声音吸引,一脸木然地想要抬起头,结果却被李云生的手死死地按住了。

        而就在下一刻,凄厉地惨叫声从人群中响起。

        猛然惊醒的张帘儿转头一看。

        只见周身原本好端端站着的一排人,此时居然齐刷刷地都没了脑袋,唯有鲜血不停地从他们脖颈出喷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