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章 走石流沙地

第五百二十章 走石流沙地

        大约过了小半柱香的功夫。

        在那片浓雾中飞速疾行李云生,终于背着张帘儿从这条峡谷的山道中冲了出来。

        一脚踏出浓雾,李云生顿觉眼前豁然开朗。

        幽云谷谷内的景象随之映入眼帘。

        与狭长湿热的山谷入口不同,幽云谷谷内是十分宽广,是一处一眼望不到头的沙地。

        整片沙地坡度平缓,遥望去,就像是一池静止的湖水。

        沙地中那一道道被风吹出的皱褶,像极了水面的波纹。

        因为谷内的天空被厚厚的云层覆盖的缘故,日光很难直射进来,以至于整片山谷笼罩在一层淡青色的光晕之中。

        不过这里的热浪,比之山谷入口内还要更盛。

        如果不是他们身上配着避暑符,只怕这一阵阵热浪拍过来,是人的脸上都要被烧掉一层皮。

        “啊,救我,救我。”

        只是还没等李云生好好看看这谷内情形,就被一声惨叫打断。

        他循声望去,只见身后浓雾密布的山道内隐约可以看到,一名黄雀营的佣兵正奋力地想要从浓雾中冲出来。

        可眼见就要冲出浓雾时,一头蜉魅的身影出现在他的后方,经接着一声惨嚎,那人便已经身首异处,只留下一具无头的尸体从浓雾中滚出来,一直滚落到李云生的脚边。

        李云生看了看脚边这具无头尸体,再转头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山谷,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黄雀营的……人呢?”

        他这才发现,自己跟张帘儿居然是第一个从那山道中出来的人。

        “难不成,都叫那蜉魅给吃了?”

        他心头一惊。

        “看起来只是我走的太快了。”

        不过马上,浓雾内奔涌出来的人马打消了他的这个念头,也让他长长地松了口气。

        他哪里知道,那浓雾本身就是蜉魅大妖独有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能够将身处浓雾中的人单独隔离,并且封印浓雾中的一切响动。

        刚刚杀了几头蜉魅之后,李云生只顾着带张帘儿冲出来,殊不知黄雀营的人还被困在其中。

        他也只是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一面用无相面具尽量让自己变得狼狈一些,一面悄无声息地混入那一队队满是惊恐疯狂奔逃的人群。

        与黄雀营内那些普通的佣兵相比,这些羽卫闲的镇定许多。

        他骑着身下的妖血鹿马,以七骑为一伍,飞速地朝奔逃的人群包围过去,很快这种溃散奔逃的势头,就被他们控制住了。

        至于黄雀营负责押送的那八口大箱子则安然无恙,它们是由七羽亲自押送着出来的。

        只是,李云生很明显发现,黄雀营队伍的人数少了许多,他粗略的数了一下,至少少了一半,从入谷时的六百多人,变成了此时的三百多人。

        就是这三百多人中,还有很多跟张帘儿一样陷入昏迷的。

        “看起来,这黄雀营应该还是失算了。”

        明明入谷之前准备得很充分,可依旧是损失两三百人,很明显那入口的山道中出现了超出黄雀营情报之外的东西。

        其实李云生不知道,如果不是他杀了那么多蜉魅,只怕黄雀营今次的损失更惨,甚至有可能全军覆没。

        黄雀营里这些佣兵,虽然实力参差不齐,不过也都是一些常年刀口舔血之辈,短暂的慌乱之后一个个情绪也算是稳定了下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黄雀营的二当家罗骁突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大家无须惊慌,入谷这条路本就是幽云谷最凶险之地,这次更是出现了一头大妖,既然我们都活着出来了,接下来这一路便再无凶险。”

        他骑在鹿马一边绕着众人行走,一边朗声安慰众人道。

        但是场内众人大多刚刚死里逃生,因而对罗骁的话有些无动于衷。

        “我罗骁在这里可以向诸位保证,只要能活着走出幽云谷,除了按军功所得的赏赐外,所有人的酬劳再加一颗怨力丹。”

        只见那罗骁目光坚定地接着道。

        此言一出,场内众人无不为之一震,原本愁云惨淡的佣兵们顿时欢呼雀跃了起来。

        “黄雀营是不会亏待每一位弟兄的,不过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穿过这片流沙地,所以只能在此休整一个时辰,各位好好养精蓄锐,”

        罗骁停顿了一下之后再道。

        尽管只能休息一个时辰,但有罗骁承诺的高额赏赐,一众佣兵几乎没有异议,一个个都开始打起精神,认真调整状态。

        而李云生这边,就在罗骁说出“怨力丹”三字的同时,一直靠着他昏睡不醒的张帘儿也猛地睁开了眼睛。

        “怨力丹?什么怨力丹?谁的怨力丹?”

        她一把坐了起来道。

        不过刚才做好,马上又一脸痛苦地栽倒了下去。

        “啊,痛痛痛,我的头好痛……”

        她捂着脑袋满地打滚。

        这种神魂受损带来的痛苦,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消除的。

        “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都还活着。”

        正当李云生想着如何掩人耳目,偷偷地帮张帘儿疗伤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走到两人跟前。

        此人正是朱亥。

        这朱亥一张国字脸,怀里抱着一柄长剑,似笑非笑地看着李云生跟张帘儿。

        “我们运气好,命大着呢。”

        李云生白了朱亥一眼,以那“小胖子”的口吻回击道。

        这朱亥闻言笑了笑,随手朝李云生扔过来一只小瓷瓶道:

        “四合香,可消减蜉魅幻术带来的痛楚,让她闻闻就好了。”

        李云生“一脸狐疑”地接过那小瓷瓶,隔着瓶塞嗅了嗅然后“傻乎乎”地道:

        “我可没钱给你的。”

        “不收你钱,这是黄雀营事先准备的,只不过数量太少,之给羽卫发了一部分。”

        朱亥有些好笑地摆了摆手。

        “那我就放心了。”

        李云生开开心心地打开那小瓷瓶。

        瓶塞拿开,立时有一股幽香从那瓷瓶中飘出。

        “小帘儿,你快吸一口,吸一口就好了。”

        他赶紧将那瓶口对着张帘儿的鼻子。

        张帘儿吸了几口四合香之后,目光果然顿时清明了许多,她一副大梦初醒的模样看着李云生道:

        “小胖子?我怎么在这?我们不是被蜉魅……”

        “你被中了蜉魅的幻术,是我背着你逃出来的。”

        李云生赶忙打断张帘儿,然后“无比得意”地抱胸道。

        经李云生这么一提醒,张帘儿差不多也将短片的记忆给续上了,然后叹了口气认真道:

        “是我大意了,我欠小胖子你一条命,这份恩情我定会还你!”

        这张帘儿好胜归好胜,但却也拿的起放得下。

        看她这么说,李云生颇感欣慰。

        “虽然你命是他救得,但你这伤可是用我的药医的,你怎么不谢谢我?”

        朱亥打趣地笑看着张帘儿道。

        张帘儿闻言疑惑地看了一眼李云生。

        李云生则是拿起身旁那四合香的小瓷瓶冲张帘儿点了点头。

        “好吧,也谢谢你了。”

        张帘儿嘟着嘴道,神色有些不情愿。

        那朱亥闻言非但不气,反而“哈哈”一笑。

        “话说,这里就是幽云谷了吗?”

        张帘儿没理会朱亥,转头望了眼面前那一望无垠的沙地好奇道。

        “只是幽云谷的一部分而已。”

        朱亥站起身来眺望着沙地的远处。

        “这幽云谷共分为三个区域,分别是走石流沙地、幽云古镜以及巨人墓地,这三个区域,一个比一个凶险,能不能走出去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转过头看着李云生二人意味深长地说道。

        “刚刚二当家不是说入口那蜉魅才是最危险的吗,这流沙地还比刚刚那些蜉魅更危险?”

        李云生不解道。

        “他不那么说,别人会老老实实跟着他走吗?”

        朱亥笑道。

        “马上动身穿过流沙地,各羽羽卫集合。”

        他话才落音,营地的号令声便响起。

        “我得走了,你们两个保重,希望出流沙地时还能看见你们。”

        朱亥冲二人摆了摆手便抱着剑离开了。

        “小胖子。”

        看朱亥走远,张帘儿忽然喊了有些出神的李云生一声。

        “嗯?”

        李云生转头疑惑地看着张帘儿。

        “你不用听他胡说,我们肯定能活着出去。”

        只见张帘儿目光坚定地看着李云生。

        “不但要活着出去,还要赚最多的军功!”

        她一脸自信地冲李云生咧嘴一笑。

        看着张帘儿这笑容,李云生不由得在心里感叹:

        “年轻真好。”

        于此同时他面具中的轩辕乱龙忽然开口了。

        “我得提醒你,你体内气血消散过多,切勿动用高阶术法,哪怕是神魂之力也不能多用,否则那神魂剥离之症定会再次发作。”

        “谢谢前辈提醒,晚辈知道分寸。”

        李云生在心里应了一句。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黄雀营再次开拔。

        这次队伍行径的队列依旧跟出发时一样,李云生张帘儿所在的火头班走在最后,七羽守着那八口大箱子,各羽羽卫分做两列将普通游侠佣兵护在中间。

        “各羽注意,队伍穿过流沙地之时,无论发生何种状况都不能止步,围着斩立决。”

        队伍行进即将踏入走石流沙地时,队伍前方的二当家罗骁厉声警告道。

        这句话,令队伍轻松的气氛立时再次紧张起来。

        “唉,小胖子,你说这流沙地里到底有什么怪物,会让二当家这么紧张?”

        张帘儿边走边小声地问道。

        “不知道,这些羽卫兴许知道。”

        李云生道。

        张帘儿看了眼身旁目光冷然的陌生羽卫,然后没再做声。

        因为队列调整的缘故,原本负责他们这一块的朱亥被调走了。

        “咦,这些石头,怎么会走路了?”

        黄雀营进入流沙地每过多久,有人就发现了一件十分怪异的事情,那就是流沙地中那些个头不算太大的乱石,忽然像是生出了脚一般在沙面游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