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二章 你们不救,我要救!

第五百二十二章 你们不救,我要救!

        在一刹那的愣神之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拔走狂奔,任凭一旁羽卫如何呵斥呼喊都没用。

        可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

        从这沙鲸的一条触须拖了一个人下去开始,整片沙地都被沙鲸的触须搅得“沸腾”了起来。

        加之此时天色逐渐变暗,那一条条粗大的触须便再也没有了任何顾忌,一个个直接破土而出在沙地上上下飞舞横扫,但凡有人没来得及避让,都被那一条条布满了倒勾的触须直接勾住,最后卷入沙地之中。

        所以众人越是慌乱,越是容易被沙鲸的触须卷住。

        有些身手不错的佣兵试着去抵抗,可奈何实力相差太过悬殊,纵使身怀几十种术法,仍旧命丧沙鲸腹中。

        眼见着快要上岸的众人,彻底陷入了绝望之中,

        此时的七羽,也是郁闷至极。

        在此行之前,他们花了很大的价钱,从出入过幽云谷的修者手中购买情报,这也是他们为何准备的如此充分的愿意。

        但是,在所有的情报中,都没有提过幽云谷会下雨,反倒是,关于幽云谷的情报中,每一条都会提到酷热干涸,谷中几乎找不到水源。

        所以他们压根就没有想过,自己用来镇住沙鲸的符箓,会因为被雨水浇湿而失效这件事情。

        “老大,我们出手吧。”

        那赤羽樊虎最是沉不住气,当即勒马对身旁一名身形枯瘦容貌隐藏在斗笠中的男子道。

        “你急什么,大哥自有定断。”

        蓝羽罗骁皱着眉不满地看了樊虎一眼。

        这枯瘦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七羽的老大紫羽陆晟。

        “现在折损多少人了?”

        斗篷内那男子没有理会两人的争吵,而是语气平静地开口道。

        “除去我们跟羽卫,普通佣兵修士只剩下不到两百人了。”

        罗骁神色恭敬道,只是末了他又皱着眉加了一句:

        “人不能再少了,否则最后那关口恐怕过不……”

        “那出手吧。”

        不等罗骁说完,黄雀营老大忽然开口道。

        说着撩开斗篷,露出一张十分干瘦的脸,整张脸瘦得就像是皮包骨头一般。

        “是!”

        身旁的六羽闻言皆是松了口气躬身道。

        “我们六人去前面开道,老二你让各羽羽卫守好这八口大箱子,跟紧我们。”

        那老大陆晟又吩咐了一句,便跟另外五羽催马前行,齐齐奔向队伍的最前端。

        ……

        不远处的李云生虽然一直在拉着张帘儿逃命,却也一直分心观察着七羽这边。

        听到七羽要动手心下不由得有些好奇,目光紧盯着陆晟几人的动向。

        只见那陆晟跟旁边的五羽很快便遇到了一条沙鲸的触须,六羽毫不犹豫当即拉弓齐射,一时间箭矢破空之声四起。

        这些箭矢之上的符箓虽然有些被雨水打湿,但符箓残余的力量依旧让那条触须停顿了一刹。

        也就在这一刹那,赤羽樊虎怒喝一声从马背上拔身而起,十分果断地抽出一把几乎于他等高的巨斧。

        只见他高高跃起,一斧头朝那触须猛地劈下,没想到只是一斧头,那水桶粗的沙鲸触须居然应声而断。

        “这力气在普通修者中间的确算得上惊人。”

        李云生看着那一斧头斩断沙鲸触须的樊虎感慨了一句,他之前观察了那沙鲸许久,觉得就算是自己,如果不用剑不动用真元也很难斩开那触须上的岩甲。

        不过下一刻,当他看到樊虎收起斧头,手臂四周浮动的黑色煞气时,心头不由得一惊。

        他皱眉心道:

        “这是怨力?”

        怨力这种东西,李云生自然不会陌生,他体内那股一直存在的煞气,早已被徐鸿鹄证实就是怨力。

        这怨力传言是由断头盟炼制而出,是灵气与浊气之外的第三种力量,本欲用来抵御天道因果,却不想这力量最后反倒是给断头盟招来灭盟之祸。

        因为这力量被仙盟所觊觎,整个断头盟直接被仙盟一道天诛彻底消灭了。

        这“怨力”的炼制之法随之被仙盟夺了去。

        这怨力再一次出现时,便是围剿秋水的时候,那时候各府府主的身上几乎都有怨力存在的痕迹。

        话再说回来。

        虽然仙盟这些年开始将怨力炼化做怨力丹出售,但樊虎手臂上的怨力明显不是服用怨力丹的效果。

        李云生从暮鼓森出来之后,见过不少服用怨力丹的修者,这些修者大多将怨力丹当做一种补充真元的丹药。

        可这樊虎此时的手臂,分明就是融合的怨力的迹象,这远非单纯短时间内增加真元的效果。

        这一点,李云生只在仙盟几位府主身上看到过了,他可不认为仙盟大方到将这些出售给普通修者。

        而接下来,七羽另外几人的表现,再次验证了李云生的猜想。

        “这黄雀营,看起来不是一个简单的佣兵组织,只是最好别跟仙盟扯上什么关系。”

        李云生在心道,他有种不太好得预感。

        因为有了七羽在前面开道,流沙地内的失态总算是稳定了一些,一直慌不择路地奔跑的张帘儿也算是有了喘气的机会。

        “小胖子,刚刚多亏了你拉我一把,不然我肯定要被那些怪东西拖到地下去了。”

        张帘儿有些后怕道。

        “那是,等出了这幽云谷,你得好好谢谢我。”

        李云生也不客气道。

        “等出了幽云谷,我让我娘炖鱼给你吃!”

        张帘儿一口答应道。

        眼见着,有人陆续上岸,两人脚步不由得再加快了些。

        不过就在两人距离岸边不足百米时,不只是是不是因为天色彻底暗下来的缘故,一头沙鲸突然整个从沙地中跃出,那巨大的身子好似一片乌云般盖在众人头顶。

        它那张布满了森森尖牙的大嘴猛地张开,一股腥臭无比的气息席卷而下,随后这沙鲸直接张着它那张足以吞没好几头象的大嘴一头扎下,似乎是想要身下沙地的人群一口吞下去。

        见到这情形,李云生想也没想,本能一般直接抓住张帘儿,用力往岸边猛地一扔。

        而他自己则运起行云步,一口气踏出七步身划出一道残影,最后堪堪躲过沙鲸那张巨口。

        他站在岸边长吁了口气,正准备抬脚上岸时忽然腹部一紧,低头一看却见自己身体正被一条沙鲸的触须卷住了,那一根根倒刺更是直接扎入他腰腹的肉里。

        “失算了。”

        他无奈地说了这最后一句,然后整个人直接别拎小鸡一样高高抓起。

        再说张帘儿。

        因为毫无征兆地被李云生一把扔上岸,没有任何准备的她直接被摔得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整个人都是懵的。

        正当她回过神来,想要找“小胖子”兴师问罪时,却正好瞧见“小胖子”整个人被沙鲸的触须卷起,直接被悬在半空。

        张帘儿当即醒悟,原来自己又被小胖子救了一命。

        一把从地上爬起来的张帘儿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拔腿准备冲入那片流沙地去救李云生。

        “别冲动。”

        只是她迈开腿就被身后的一人拉住了。

        “是你?”

        她一转头,发现拉住她的居然是先前那名羽卫朱亥。

        “放开我,没时间了,小胖子要被吞下去了。”

        张帘儿眉头一皱。

        “你这么冲进去,只是送死。”

        朱亥依然不肯放手。

        “我娘告诉我人可以死,但绝不能忘恩负义,小胖子有恩于我,救不了我就跟他死在一起。”

        张帘儿白了朱亥一眼,然后用力拍开朱亥的手。

        “我不是说不救他,是不用你去救他,你看,黄雀营的七羽已经出手了。”

        朱亥依旧拉住张帘儿不放手,还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前方。

        闻言张帘儿狐疑地顺着那个方向一瞧,只见黄雀营的七个老大正齐齐对那头巨大沙鲸出手。

        一道道真火符在夜色中化作一道道火线射向那沙鲸,原本状若疯魔的沙鲸在炙热的真火符轰击之下被定在了原地,还剩下一半的身子没有钻入流沙之中。

        而它卷住李云生那条触须,此刻也定在了半空,犹如石化了一般。

        可就在张帘儿松了口气的时候,黄雀营的七羽突然齐齐收手,一个个化作一道道残影飞落岸边。

        “怎么……不继续救人?”

        张帘儿看着一个个好整以暇走上岸的七羽愣住了。

        一帮的朱亥也皱起了眉头,但他心里却是很清楚七羽为何收手。

        “你们怎么不救人?我的朋友还在那里呢!”

        突然,鼓起了勇气的张帘儿拉住身旁的一名七羽。

        好巧不巧,她拉住的正是七羽的老大陆晟。

        “你的朋友?”

        陆晟有些疑惑地看着张帘儿。

        “对,你看他还在那上面,被那怪物绑着呢,你们只需把那条怪物的触须砍了,他就能下来了!”

        张帘儿焦急地指着不远处沙地中,被沙鲸触须高高举起的李云生。

        “那人是什么身份?”

        陆晟对张帘儿视作无物,转头问一旁的老二罗骁道。

        “一名随队的伙夫。”

        罗骁面无表情道。

        “那没有救的必要了。”

        陆晟闻言转身便走。

        “什么叫没有必要?就算是一名伙夫,也是黄雀营的人!”

        张帘儿一把拉住陆晟。

        “为了一名伙夫,让七羽冒险去救人,自然是没有必要的。”

        陆晟一把甩开张帘儿的手,说完转身就走。

        “不是我们不就,只是天快要全黑了,不说这头暂时被真火符定住的沙鲸,这沙地底下的几百头沙鲸都要醒了,再不走我们整个黄雀营都要搭进去。”

        罗骁走到一脸难以置信张帘儿身旁,他说话比陆晟圆滑不少,但听在张帘儿耳中同样刺耳。

        “对你们来说是不重要人,但对我来说很重要。”

        只是短暂的失神之后,张帘儿的眼神重新一片坚毅。

        “你们不救,我要救!”

        说完拔出腰间双刀,小小的身影头也不回毅然决然地,转身冲入那片流沙地之中。

        “你……”

        “让她去吧,她要找死,就别拦着了,一个废物带着也是累赘。”

        朱亥见状又要去拉,却被罗骁拦住了。

        “唉……是。”

        朱亥叹了口气,大概是不愿意看到身后的惨状,随即转身跟着队伍朝着幽云谷深处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