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知死活的畜生,该死!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知死活的畜生,该死!

        张帘儿坚持留下来就自己,对于李云生来说算是一桩幸福的困扰。

        因为按照他本来的计划,正好可以趁着被沙鲸卷入地底的机会,脱离黄雀营的队伍。

        这一路上,他对黄雀营的行径路线,以及队伍的实力也摸得差不多了,此刻借机脱离队伍反倒是有利于他隐藏身份,以及暗中保护张帘儿。

        所以眼看着张帘儿那么义无反顾地冲向沙地来救自己,李云生既是欣慰又有些无奈。

        “小胖子,你再坚持一下,我这就上来救你!”

        只见张帘儿步伐轻盈地躲过沙地中一条条沙鲸触须的攻击,径直奔向那头暂时动弹不得一半身子莫入沙地里的沙鲸。

        这一段虽然不远但却异常凶险的距离,没想到张帘儿穿行其中确实十分顺利。

        之前在酒楼看她跟樊虎交手,李云生已经知道张帘儿学会了行云步,只是没想到她对行云步的驾驭已经到了十分纯熟的地步。

        现在张帘儿对行云步的掌握,甚至丝毫不弱于十年前的李云生,甚至因为她可以随意运转真元的关系,行云步在她脚下当真算得上行云流水。

        再说张帘儿来到那头抓住李云生的沙鲸身下之后,先是望了眼这如同一座小山丘般的沙鲸,再看了看被沙鲸触须吊在半空的“小胖子”。

        随即就见她一咬牙,身子猛地跃起,双刀插入沙鲸身上,然后再次借力向上跃起,身形轻盈灵巧非常,不过眨眼的功夫,便已经爬上了那触须的顶端来到了“小胖子”跟前。

        “太好了,人活着,脸上的肥肉也还在。”

        她一把捧住李云生的“肥脸”笑得很开心道。

        “你刚刚应该跟他们走的。”

        被张帘儿捏的脸颊变形的李云生有些无奈道。

        “那可不行。”

        张帘儿收回去捏“小胖子”脸的手。

        “不会来救你,我这辈子只怕都睡不好,欠了人人情容易做恶梦的。”

        她很认真地说道。

        “可你斩不断这怪物的触须怎么救我?”

        李云生问道。

        “事在人为!”

        张帘儿毫不动摇道。

        说着没再理会李云生,手中双刀直接劈向那触须的岩甲。

        双刀齐齐劈下,顿时火光四溅。

        虽然张帘儿出招时毫无章法可言,但其真元充沛,两道下去沙鲸触须的岩甲立刻出现两道深深的刀痕。

        可也就到此为止了,任由她如何催动正元,手中双刀也不过在这触须表皮的岩甲上留下几道刀痕,远远没到能够斩断触须的地步。

        只是张帘儿却没有半分放弃的意思,手中双刀依旧不停劈砍着,真元像是不要钱一样地注入手臂之中。

        看着此时极其认真的张帘儿,李云生不觉地有些动容。

        其实他有很多种方法逃脱,只是现在看来,哪一种都比不上让自己这小侄女救自己出去。

        “这怪物身上的岩甲普通刀斧是砍不开的,你又没学过刀法,这么砍只是在消耗自己的真元。”

        眼看着这头沙鲸身上的真火符在一道道熄灭,李云生知道给两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于是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提醒道:

        “比起用刀,用你拳头的内劲将它震碎更容易一些。”

        “嗯?对啊,我真是糊涂了!”

        让李云生没想到的是,张帘儿根本没在意为何“小胖子”能说出这么有见地的话,反倒是一脸惊喜道:

        “我娘从前就跟我说过,我这拳法可以裂石开山,用来震碎这层岩甲正好。”

        说完她将双刀往腰间一插,素手抡起一只拳头就要朝那触须砸去。

        “戴上我给你拳套,你这么砸上去,这只手非得毁了不可!”

        李云生苦笑着再次提醒道,他此刻算是看出来,这张帘儿虽然资质不差,但是基本没什么临敌的经验,空有一身修为施展不出。

        “哎呀,对对对,拳套,拳套。”

        闻言张帘儿一拍小脑袋,赶忙戴好手套。

        随即,李云生便听到“嘭”地一声巨响,打虎拳独有开山劲震得这巨大的触须一阵晃动。

        “哇,岩甲开裂了,这拳套,好强!”

        紧接着就见张帘儿欢呼了一声,很显然“秘银”手套独有的能力被她激发出来了。

        “小胖子,你等着,我马上就能救你出来了!”

        说完这句,她根本不给李云生插话的时间,提起拳头毫不犹豫地再次朝那触须厚厚的岩甲砸去。

        这是李云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张帘儿使出打虎拳。

        众所周知,打虎拳对资质要求不高,没一分力道的增长,靠的都是修习者锲而不舍的苦练。

        此刻张帘儿无论是出拳的力道,还是招式的熟练程度,丝毫都不弱于十年前的李云生。

        同为打虎拳的修炼者,李云生能体会到眼前这小女孩这些年付出了多少努力,可能别的小女孩还在跟父母撒娇的时候,她还在冰天雪地中练拳。

        “要是没有秋水那场祸事,你本可以安稳的待在白云观的后山,你爹爹可以教你行云步,二师兄教你射箭,三师兄教你打虎拳,我还可以教你画符,要是有哪家不长眼的臭小子欺负你,我就带着二师兄三师兄去帮你讨回公道,叫全天下的人知道,白云观的小公主张帘儿是谁也不能欺负的。”

        看着表情坚毅一拳一拳的砸向那沙鲸触须的张帘儿,李云生忽然忍不住伸手帮她捋了捋额头前被汗水浸湿的一缕头发,却无奈怎么都够不着。

        “小胖子,你别担心,你再等等,我马上就能救你出来!”

        张帘儿见状还以为李云生在害怕,随即咧嘴冲李云生一笑道。

        只是李云生看得很真切,张帘儿这笑容里透着疲惫。

        全力使出打虎拳极其消耗体力,而且这岩甲的反震之力极强,恐怕已经伤到了她的拳头。

        “不用了,再这样下去,你的手不会受不了的。”

        李云生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心疼地看向张帘儿的手道:

        “流血了对吧?”

        “没,没事,一点都不痛!”

        张帘儿毫不在乎地摇头道,说着继续用她那只渗血的拳头砸着触须的岩甲。

        不过也就这个时候,原本沙鲸身上密密麻麻的真火符,此时已经烧得只剩下最后一道。

        “呜”地一声鲸吟忽然在这只剩下地平线上最后一道光芒的傍晚中响起。

        这头原本一动不动的沙鲸,巨大身子忽然开始晃动起来。

        张帘儿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皱着眉开始不要命地催动真元加快出拳的速度,沙鲸触须上的岩甲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剥落,同样地她手上渗出的鲜血越来越多。

        “帘儿,你不用救我。”

        李云生终于是忍不住了。

        “不行,你别说话!”

        张帘儿头也不抬,继续一拳接着一拳砸下去,没有丝毫停顿。

        “你真的不用……”

        “不行,就是不行,绝对不行,我要救你,就是要救你!”

        李云生又开口说了一句,不想却直接被张帘儿打断,她抬头瞪了李云生一眼,大大的眼睛里泪光隐现。

        很显然她也知道已经迟了。

        终于,最后一道真火符燃烧殆尽,拜托了束缚的沙鲸猛地将缠绕着李云生的触须往回一拉,似乎是要直接送进自己嘴里。

        “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只差最后一点,为什么,为什么。”

        前功尽弃的张帘儿忽然绝望道。

        “对不起,对不起,小胖子,我救不了你。”

        她双眼含泪满脸自责地望向李云生,一滴滴鲜血从她拳套中滴落下来。

        “不,你做的很好了,真的做得很好,我相信你爹爹如果能看到今天这一幕,肯定会夸奖你。”

        李云生摇头。

        说完他顺势一把拉住张帘儿将他搂在怀中。

        触须虽然捆住了他的腰,但手还是自由的。

        “搂紧了。”

        他笑容柔和地冲有些不知所措的张帘儿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张帘儿只觉得“小胖子”的话像是有魔力一般,让她听话地搂紧了他。

        等她再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跟沙鲸那布满尖牙的巨嘴不过咫尺之距了。

        “不知死活的畜生,弄哭我家小帘儿,该死!”

        而正当张帘儿在绝望中闭上眼睛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小胖子的声音。

        她惊异地睁开眼睛,却只见“小胖子”迎着那沙鲸巨大的脑袋一拳砸下。

        随着“轰”地一声巨响。

        那沙鲸周身的石甲以李云生拳头为中间片片龟裂,那如小山丘般巨大的身子更是猛地被砸入沙地,整片沙地像是一块落入巨石的湖面,掀起了一道道沙粒组成的涟漪。

        不过还没等张帘儿来得及惊喜,一道道鲸吟声忽然此起彼伏地在夜色中响起。

        没错,天全黑了。

        那一头头深潜地底的沙鲸,再也没有人任何顾忌尽数跃出沙海。

        只是早已惊的有些语塞张帘儿却发现,身旁的小胖子依旧一脸从容。

        “再搂紧我些。”

        李云生站立在那头沙鲸尸体的脑袋上,脸色平静地望着那十几头遮天蔽日地扑向他们的沙鲸。

        早已失去思考能力的张帘儿本能一般一把反搂住李云生。

        几乎在她搂紧李云生的同时,那十几头沙鲸也扑了下来。

        一刹的死寂之后,一声声剑鸣骤然响起,将整片山谷惊醒。

        一一道道汹涌如洪流般的剑气,裹挟着沙暴剑意,化身千万道飞剑,在整片走石流沙地中轰然炸开。

        这骇然的剑意跟锋利的剑气,即便是十里之外的黄雀营众人都能感受得到。

        特别是那七羽,在这剑鸣声响起的那一刹那,一个个都像是定住了一般面如死灰,直到这股剑意消散才缓过神来。

        “这是什么?”

        罗骁面色惨白地看向老大陆晟。

        “有高人进入幽云谷了。”

        同样面色难看的陆晟摇了摇。

        “吩咐下去,我们要连夜赶路,那八口大箱子定要尽快送出谷,迟恐生变!”

        他面色惨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