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是福是祸?

第五百二十五章 是福是祸?

        看着眼前和煦晨光中摇曳的树影,李云生自己都没想到他能再一次的死里逃生。

        回想起昨晚的事情,他此刻依旧心有余悸。

        当时他神魂剥离之症发作,正准备用轩辕乱龙教他手段重聚神魂,却不想被那巨大的流沙旋涡卷入了地底,直接将他重聚的神魂再次打散。

        全身被沙粒包裹,神魂剥离之症又发作,根本没办法调用真元的他,在那一刻只能听天由命。

        那一刻他其实已经做好了神魂剥离,身体最终一点点精神消散的准备。

        唯一的考虑着的,只是怎么趁着等一下神魂意识还算清醒之时,将张帘儿送出幽云谷。

        却不想,当他再一睁眼,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柔软的草地上。

        再说李云生被流沙冲下来掉落的这个地方。

        与之前的流沙地闷热干燥的气候不同,这里气候宜人水汽充足,四周更是草木繁盛开鲜花怒放,全然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跟先幽云谷那一片死气的景象截然相反。

        甚至单论这股澎湃的生机,李云生以前就只在秋水见过。

        而这片区域的天地灵气同样异常旺盛,不说现在十州那浑浊的天地灵气,就算是当年的暮鼓森,比之此地都有所不如。

        李云不知道自己这算不算得上是因祸得福。

        “你这命还真是硬。”

        就在李云生猜测着自己身体的恢复,是不是跟这地方的环境有关时,他面具之中的轩辕乱龙忽然开口了。

        “前辈说笑了。”

        李云生苦笑,他此刻身体僵硬,勉强能转转头,动动胳膊。

        “我没说笑,昨晚那状况差不多是必死之局,可你还是熬过来了,看来你这条命天都收不了。”

        轩辕乱龙接着道。

        “也可能是我运气好,误打误撞到了这一处福地,兴许是此地天地灵气充沛,让我这神魂剥离之症自愈了。”

        李云生道。

        “跟这个没关系,你这神魂剥离之症发作时,如果不能及时运转吐纳之法,哪怕周遭灵气再纯净浓厚,也没办法让神魂重新附体。”

        轩辕乱龙否认道。

        “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还活着?”

        李云生困惑道。

        “我这么说你别被吓着。”

        在他问出这句话之后,轩辕乱龙忽然沉默了许久,最后才开口。

        “你昏迷之后,我曾经有一瞬感知到你体内出现过一道陌生的神识,紧接着没过多久你周身开始有灵气涌现,再然后你的神魂便渐渐安定了下来,气血也变得稳定了许多。”

        轩辕乱龙十分严肃道。

        “你是说,这道陌生的神识,帮我稳固了神魂?”

        令轩辕乱龙感到意外的是,李云生听了这话之后表现得十分平静。

        “我猜是的,不然没法解释。”

        轩辕乱龙道。

        “这样岂不是说,我这神魂剥离之症有解了?”

        李云生并没有去深究体内出现陌生神识这件事情,从那诅咒开始他这身体本就有很多奇怪的地方,与其费神劳心地去穷究,还不如多花点心思解决眼下的问题。

        “你这不过是饮鸩止渴,先不论那陌生神识到底是什么,神魂这么反复剥离肉身,最后只会让你的肉身一点点地枯竭,直到最后气血全部消散,神魂再无依附之体,最终化作孤魂野鬼烟消云散。”

        轩辕乱龙严肃道。

        “也就是说,这病症再多发作几次,便彻底没得医了?”

        李云生皱眉问道。

        “照你这般不要命的做法,可能更快。”

        轩辕乱龙语气有些冷道,显然他对自己告诫完之后,李云生依旧我行我素很是不满。

        “等你身体能动了,快点按照我的做法补充气血,你这次伤得更重,气血已经没办法自己恢复了。”

        不过大约是觉得自己没必要这般小家子气,他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谢谢前辈提醒,那妖兽的肉,这次我找个机会定会吃了。”

        李云生苦笑道,他一直都在抱着侥幸的心理不想去碰那妖兽的肉,在正道眼中生食血肉无异于野兽行径,李云生的观念一时间还没转换过来,但现在看起来没有别的办法了。

        ……

        就在两人继续聊着的时候,林间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李云生闻声立刻警觉地捏起一张符箓,他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神魂控制力还在,只是用起来有些吃力。

        “咦,师父你终于醒啦!”

        伴随着那阵脚步声而来的还有个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李云生立刻收回了符箓,因为来人是张帘儿。

        “你一直不醒,我还在想怎么背你出去呢。”

        一张干净明媚的小脸出现在李云生面前俯瞰着李云生,手上还提着一只野兔跟许多野果。

        “你出去找吃的了?”

        李云生问。

        “嗯!”

        张帘儿扬了扬手里的野兔,表情有些得意。

        “昨晚受伤了吗?我还有些丹药。”

        李云生没想到自己居然落到被小侄女照顾的地步,心下十分惭愧。

        “我本也以为我活不成了,结果居然那也没伤到,还被流沙冲到了这么一个好地方,这里一头妖兽也没有,反倒是野味野果有很多,特别是灵气特别充裕,我修炼了几周他真元涨了很多!”

        张帘儿一面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一面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师父你现在能动吗,我摘了些果子,扶你起来吃。”

        她接着一脸关切地看向李云生。

        李云生被这一口一个师父叫得有些脸红,他一面努力坐起一面苦笑道:

        “没出这幽云谷之前你就别叫我师父了,我本名李云生,你叫我云叔吧。”

        看到李云生要坐起来,张帘儿赶忙去扶。

        “也好,但你出了幽云谷,一定得收我为徒!”

        张帘儿扶着李云生靠着旁边的一棵大树坐好,然后一脸认真道。

        “好,出了幽云谷,你想学什么我都教你。”

        李云生神色少有的温柔道。

        “真的?!”

        张帘儿开心得握紧拳头。

        “真的。”

        李云生点头。

        “那云叔你先吃些果子,我现在就把这只兔子烤了给你补身体,我们好快些出谷。”

        张帘儿非常开心,她这次跟着黄雀营本就是为了得一颗怨力丹提升修为,现在居然遇上一个愿意收她为徒的大修士,这比她原本预想的要好千倍万倍。

        ……

        两人粗略的吃过一些东西,李云生因为急着恢复身体气血,便问张帘儿道:

        “你刚刚在这林子里逛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一些比较隐蔽点的地方?”

        对于两人此刻身处何地李云生到不是怎么在意,毕竟只要他身体的恢复,用神魂控制一些林间野兽就能探查清楚了。

        反倒是那吞噬妖兽血肉恢复气血的场景,李云生断然是不想让张帘儿看到的。

        “这林子东面有一个小岩洞挺隐蔽,我追着兔子的时候恰巧发现的,云叔你问这个要做什么?”

        张帘儿一边啃着手上的兔腿一边问道。

        “我身上有旧疾还未痊愈,需要找个隐蔽的地方疗伤,早些养好伤早些出谷。”

        李云生道。

        “你等下,我把这火灭了就背你过去。”

        听到可以早些出谷,张帘儿立刻有了精神。

        ……

        张帘儿口中的那小岩洞的确十分隐蔽,被一层层灌木遮蔽着不说,洞口还被一块山石当着,如果不是被张帘儿碰巧找到,一般人很难发现这里会有一个山洞。

        “我这次疗伤,少则一天,多则三天,你就在这附近等我,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去,有人来了便将这张符箓贴在身上,可以帮你隐匿身形,任谁来了都不要见。”

        山洞口,李云生一面递给张帘儿一张符箓,一面跟她叮嘱了一番。

        “放心吧,天塌下来了,我也等云叔你出来再去瞧。”

        张帘儿接过那张符箓笑道。

        “我很快就会出来。”

        李云生拍了拍张帘儿的脑袋,然后步履有些艰难地走进身后的山洞。

        张帘儿听了李云生的话也没有乱跑,只是在山洞的附近找了一处隐蔽的灌木林坐下,然后安安静静地开始打坐炼气,她原本修炼就很刻苦,现在遇上这么一处天地灵气充沛的福地,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修炼机会。

        ……

        与此同时,幽云谷那片流沙地。

        在流沙地的岸边,一名男子抱剑而立。

        他凝视了这片流沙地良久之后道:

        “我原本其实还有所怀疑,不敢确认那秋水余孽就是你,不过你一剑斩了这么多头沙鲸,这种境界的剑修这十州除了几个老不死的就只有你了,那帮蠢货是瞎子,我朱亥可不是。”

        这站在流沙地岸边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曾帮过李云生他们的朱亥。

        “明明两人气息都还在,可既没有跟上黄雀营,又没有选择出谷,这沙地中更没有他们的尸体,这两人能躲到哪里去呢?”

        他皱着眉苦思冥想道。

        在那岸边又站了片刻之后,那朱亥忽然猛地睁开眼睛,嘴角勾起冷笑道:

        “是了,那就只能是在这沙子底下了。”

        说着他骤然拔剑一剑将面前的沙地劈开,随后整个人一头钻入这片流沙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