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吞噬蜉魅血肉

第五百二十六章 吞噬蜉魅血肉

        小岩洞内。

        李云生盯着眼前这堆分解处理好的妖兽骨肉,少说也有半个时辰了,可他依旧没法下嘴。

        “我这套功法出自妖族,又经过我们天衍一族改良,除了偶尔会出现气血狂暴的现象,只要别养成吞噬血肉的习惯,并没有其他不良反应。”

        大概是觉得李云生在担心着功法的副作用,面具中的轩辕乱龙解释了一句。

        “能煮熟了再吃吗?”

        李云生有些无奈道。

        面具中的轩辕乱龙则给了他个白眼。

        “好吧,吃。”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李云生直接拿起了一块蜉魅的血肉,然后眼睛一闭塞进了嘴里。

        一股腥膻酸涩之味直冲脑门。

        “须得一口气全部吃掉,然后一起炼化效果才最好,快,吃都吃了,别前功尽弃。”

        还没等李云生感慨几句,轩辕乱龙立刻催促道。

        没办法,李云生强忍着胃里疯狂翻涌的酸水,又抓起了一块蜉魅的血肉塞入嘴里。

        直到将一整头蜉魅全部吞入腹中才停手。

        虽然他几乎都没有咀嚼,但好在这具身体本身也算是比较强韧,大块的血肉吞入腹中之后并没有出现太大的不适。

        “好,可以运行功法了。”

        见李云生将蜉魅的血肉全部吞下,轩辕乱龙这才满意道。

        虽然他很像开口表达下这肉有多难吃,但怕自己一开口将腹中这些血肉全吐出来,最后只是点点头,。

        随后就只见他盘膝坐下,开始凝神催动体内真元。

        “我之前也跟你说过,这套吞噬血肉之法跟人类修者的功法很不一样,真元必须在经脉中逆行,到时候你周身必定血气翻涌,体内犹如熔炉一般炙热。”

        轩辕乱龙见李云生开始入定,便又嘱咐了一句。

        这一点李云生在拿到那套功法时就有心理准备,真元在经脉中逆行本来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不过李云生体内现在有六颗麒麟骨镇守,只要别一次性调用太多真元,想必不会造成太大的危害。

        接下来的事情,轩辕乱龙就插不上嘴了,只能看李云生自身的造化了。

        大约将那套吞噬血肉的心法运行了一周天之后,李云生的身体开始有反应了,他的身体开始变得犹如沸水般滚烫。

        等他运行到三周天,便真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身似熔炉的灼热。

        只是这种程度的痛苦,远远及不上神魂剥离时的痛楚,所以此刻的李云生倒是十分泰然。

        倒是他腹中那蜉魅的血肉,开始慢慢地被炼化做精血。

        但这炼化的速度奇慢无比,半个时辰过去了,李云生才用神识查探到一滴若有若无精血水滴。

        反倒是那具蜉魅的尸体血肉已经被消耗了三分之一。

        好在李云生乾坤袋中还有几具蜉魅的尸体,便一并拿了出来,一边继续炼化,一边分神将一块块血肉塞入嘴中。

        此刻,他神魂之力强大的好处显露无疑,毕竟一般寻常修者哪敢像他这般操作,这一心二用一个控制不好,真远逆行之后暴走不受控制,直接会废掉周身经脉。

        “臭小子,还真把自己当熔炉了,一边添柴一边炼化。”

        饶是轩辕乱龙活了这么久的岁月,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感啐了一口,心情十分复杂。

        倒是此时的李云生,对身外之物浑然无察,全然醉心于炼化精血这件事情,熬过了最初不适跟身上的灼热之后,这炼化精血的过程开始给李云生一种难以言喻的畅快感。

        又过了半个时辰。

        这套心法已经被他在体内运转到了第九周天。

        从这第九周天开始,炼化的速度以及他身体的灼热程度,都已经提到了最高,甚至整个山洞都被炙烤得像是要融化了一般。

        能承受这种程度的灼热,其实可以看出李云生这具身体其实还是不错的,只是奈何他修习的功法还有神魂的境界超出身体承受能力太多,致使神魂与身体的力量变得不平衡,这才出现了神魂剥离的症状。

        “接下来,就交给时间吧,一个人类这么快掌握着饕餮吞食天地之法,倒真是让我这个老不死大开眼界了,这般人物当初要是能出现在家族中该多好。”

        看到李云生完全能承受着功法带来的反噬,轩辕乱龙一边长吁了一口气,一边又在心理惊叹了一句。

        就像轩辕乱龙说的那样,炼化的速度在功法运行到第九周天时就已经提到最高,接下来就只有等待李云生将所有血肉炼化成精血。

        ……

        同一时刻。

        与岩洞内的渐渐平静不同,岩洞外的张帘儿突然在修炼中被惊醒。

        因为有人闯进来了。

        她修为虽然不算高,但这么点警觉性还是有的。

        就在在刚刚修炼吐纳天地灵气的时候,她明显地感觉到,这片林子原本平稳的气场突然紊乱起来。

        警觉起来的张帘儿并没有声张,而是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被灌木隐藏的岩洞位置,然后掏出那张隐匿身形的符箓。

        紧接着她整个人像是透明了一般消失在山林间。

        “云叔果然厉害,这符箓看着不起眼,居然能将人的身形气息隐藏的这么好。”

        用上这张符箓之后,周遭的一些山禽走兽基本上对他视而不见,效果好得出奇。

        见这道符箓的效果远超预期,她的胆气顿时也壮大了几分,开始一面在林中穿行一面寻找刚刚那紊乱气息的来源。

        没过多久,她果然在山林中发现了一个人影。

        只见一名身着黄雀营羽卫甲胄的男子靠坐在一颗大树边上,一身甲胄早已破烂不堪,身上更是布满了伤痕跟血污。

        如果只是如此,张帘儿只怕依旧不会上前,而是选择暗中观察,毕竟李云生的嘱咐还在耳边,不过当她看到那人的脸时心中动摇了:

        “是那个朱亥?!”

        没错躺在血污之中那人,正是之前帮过她的朱亥。

        不过下一秒,令人意外的是,张帘儿想也不想转身就走,丝毫也没有去救那朱亥的打算。

        “喂,怎么说,也是熟人了,这么见死不救不好吧。”

        张帘儿刚一转身,她身后那原本一身伤的朱亥忽然一脸无奈地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