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无己观朱亥

第五百二十七章 无己观朱亥

        “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张帘儿闻言,头也不回地冷哼了一声,脚下行云步踏出,三两步间身形便没入了山林间。

        可那朱亥却好像是跗骨之蛆一般,无论她怎么加快脚步,都紧紧地追在她身后。

        “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能看见你?记得之前给你的那瓶四合香吗?除非你把你全身衣服脱了再洗个澡,否则别想摆脱我。”

        “原来这么早就开始算计我们了。”

        张帘儿闻言暗骂了一声。

        “我现在到是很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我的破绽的,我在这之前可对你们没什么敌意。”

        朱亥依旧一面追着一面想要引张帘儿开口。

        不过他说的这话倒是不假,如果不是李云生斩杀沙鲸的那一剑,他的确没想到“小胖子”就是李云生,在此之前,他对张帘儿的关注甚至超过了李云生。

        张帘儿自然不会蠢到去回话暴露自己的位置。

        在她看来,虽然对方能够依靠自己身上的四合香跟上自己,但很明显没办法准确找到她的位置,否则早就一剑朝她劈过来了。

        至于她是怎么看出朱亥破绽,认定对方不是什么好人这件事情……

        首先她对李云生的叮嘱深信不疑。

        其次她非常记仇。

        因为当初她返回流沙地去救李云生时,朱亥只是看着并没有跟她一起。

        也就是这件事,让他认定这个人不可以深交。

        所以既然她根本没吧朱亥当做朋友,那自然不会冒着风险去救他。

        不知道那朱亥如果知道理由是这个,会不会当场吐血三升

        当然即便如此,张帘儿此时也是十分疑惑,她不太明白朱亥花这么大心思算计她们到底为了什么。

        “他想要找的人应该不是我,是云叔。”

        她在心理猜测道。

        而接下来朱亥的一番话,也验证了她的猜想。

        “小姑娘,我此行要对付的人并不是你,而是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小胖子,他现在受了重伤对不对?你只要告诉我那个小胖子在哪里,我非但不会伤你分毫,还会给你一大笔酬劳,比这次黄雀营给你的多十倍!”

        朱亥继续诱惑道。

        他都追到这个份上了李云生还没出来,只能说明这李云生肯定在昨日与沙鲸的大战中受伤了。

        或许要是一般的修者此时就选择放弃了,毕竟两人修为差距在那里,还有丰厚赏赐作为回报,而她所需要做的只需要出卖一个认识没多久的人,何乐而不为?

        但张帘儿自小到大就是一个死脑筋,认定了的事情就算是苏茹也拉不回来。

        她现在认定这朱亥不是好人,哪怕对方再怎么花言巧语也改变不了。

        而她既然认了李云生这个师父,哪怕有人给她再多的天材地宝,她也不会选择背弃李云生。

        李云生之前说张帘儿修炼资质很好,很重要一部分就是看出张帘儿有着比之寻常修者更加坚毅的心性。

        又废了一番口舌之后,朱亥发现这少女丝毫不为所动,顿时语气变冷道:

        “你不要以为靠着这张隐匿身形的符箓我就找不到你。”

        说完他再也不隐藏自己修为,庞大威压铺天盖地落下,压得张帘儿喘不过起来,她的身法随之慢了下来。

        两人修为差距实在太大,照此下去就算朱亥不出手,张帘儿也要因为抵御这威压消耗掉所有真元。

        更重要的是,这张隐匿身形的符箓,在这股威压的压迫之下开始加速燃烧,至多一炷香的时间,就要燃烧殆尽了。

        “你知道那小胖子的真实身份是谁吗?他是秋水余孽,被仙府通缉的秋水余孽,你在此包庇他是想跟整个十州仙府为敌吗?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你的家人想想,在十州任何一个跟秋水余孽扯上关系的人,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

        这朱亥显然深谙威逼利诱之法,一提到家人果然让张帘儿有些动摇了。

        “不行,不能被他骗了,就算云叔是秋水余孽,不出卖朋友这是大义,娘亲定会理解我。”

        在一瞬的动摇之后,张帘儿立刻再次坚定了内心。

        只是符箓眼看就要燃烧殆尽,留给她的时间显然不多了。

        “这么躲下去,等我真元耗尽,肯定是要被他抓住的。”

        张帘儿深思熟虑了一番之后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

        “想要我告诉你小胖子的在哪里也可以,但你得让我输的心服口服。”

        她一面调动真元催动行云步加快脚步,一面开口道。

        几乎在她这话出口的同时,一道剑气狠狠地劈在了她刚刚踏过的一片草地上,如果不是她突然加快了脚步,想也不用想这一剑会劈在他身上。

        “对不住,对不住,刚刚手滑了,你说说看怎么才能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朱亥一面假意道歉,一面开口询问道。

        “果然是个小人。”

        张帘儿闻言又在心理暗骂了一句,随后脚下不停,依旧一边说话一边催动真元变换脚步。

        “想要我心服口服地告诉你小胖子的位置,你必须在身法跟拳法上胜过我,前提是不得动用真元!如果你同意,便割掌立誓。”

        她斟酌了一下开口道。

        修者割掌立誓算是诅咒的一种,如果违反誓约修者便会被自身真元反噬。

        这一次朱亥并没有趁她说话出手,只是紧跟在她后方。

        在听了她的条件之后,一脸轻松地笑着开口道:

        “小姑娘,不是我小瞧你,你这身法跟拳法虽然都不俗,可想要胜我还是嫩了一些,大修士的门槛不是那么容易能跨过去的。”

        “这不用你操心。”

        张帘儿不服输道。

        “这样吧,为了日后不被十州修士们耻笑,我就不以大欺小了。”

        朱亥忽然停下脚步。

        在他看来既然张帘儿开口,那自然就是内心动摇了,他也不用这般紧追不舍。

        “我朱亥断掌立誓,等下我不动用真元,只用肉身力道,小姑娘若是能抗住我七拳,我掉头就走,再也不找你们的麻烦。”

        说完那朱亥直接拔出腰刀划开掌心,一道咒文顿时在他掌心浮现。

        看到朱亥手心浮现的那圈咒文,张帘儿总算是停住了脚步,拿下了那枚隐匿身形的符箓。

        两人此时相隔十余丈,张帘儿正一脸谨慎地看着朱亥。

        “七拳而已,而且你可以用全力抵御,很划算。”

        朱亥将手中长剑挂在腰间刮起,朝张帘儿摊了摊手示意自己没带兵器,最后眯眼笑看着张帘儿。

        “你不怕,我靠这七拳时间帮小胖子拖延时间吗?”

        张帘儿依旧没急着答应朱亥。

        “拖延时间?拖延时间让秋水那废物疗伤吗?”

        朱亥一脸轻蔑。

        “实话告诉你吧,就算那废物没有半点伤病的站在我面前,我照样能杀他。”

        他下颚微微扬起,一脸傲然道。

        “这么自大,不怕阴沟翻船吗?”

        张帘儿咬着嘴唇皱眉道。

        “我无己观朱亥的字典中,从来就没有阴沟翻船这个词。”

        朱亥冷笑,周身杀意好似荒野饿狼倾巢而出,惊得山间飞禽走兽四散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