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疯狂的六拳

第五百二十九章 疯狂的六拳

        张帘儿的脸上并没有出现朱亥所期待的痛苦、恐惧或者绝望。

        可恰恰是这种表情,看得朱亥非常不爽。

        在他眼里,一个弱者,一个失败者,不配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这一次他没等张帘儿出拳,直接踏步奔出,周身肌肉似岩块一般瞬间紧绷,握紧的拳头带着“嘎吱”声朝张帘儿砸去。

        张帘儿的神色依旧冷静,她看准朱亥的脚步,脑海中飞速演算着行云步落脚的方位。

        “砰!”

        可还是晚了。

        她才刚刚踏出一步,朱亥的拳头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腹部。

        作为一名无己观的杀手,这朱亥已经将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每一寸骨骼淬炼成了武器。

        他拔步奔跑的速度,甚至比之一些妖兽都要快。

        而且这次,他将拳头的力道尽数内敛,虽然威势不如刚刚的一拳,但其力道用的全是暗劲,都集中在了张帘儿的脏腑,没给她任何卸力的机会。

        “咳咳咳”

        张帘儿抱着肚子痛苦地跪在地上,嘴里不停地咳着血。

        此时她的脏腑,就像是被千军万马踩踏而过一般难受,虽然很痛可一句话都说不出去来。

        这朱亥显然是一个折磨人的行家,他对张帘儿这一拳的力道,非常巧妙地游离在了致命与致伤之间,让你在感受非人的痛苦时,不至于晕死过去,更不至于死去。

        “我数到十,你若是站不起来,就算你输了。”

        朱亥显然对自己的这一拳,还有张帘儿此刻的表现很满意,他一面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张帘儿痛苦的神色,一面催促道。

        “十、九、八……”

        “第,第二,拳,我,我,接下了!”

        终于在朱亥数到“八”的时候,张帘儿弓着背站了起来,很显然她身上的痛楚还未消散。

        朱亥这一拳,几乎完全打乱了她体内真元的运行,以至于他久久不能依靠真元来平复脏腑的伤痛。

        不过饶是如此,当张帘儿抬起头时,脸上倔强跟坚毅依旧。

        而她说完这句话,不等朱亥出拳,抢先一步踏出行云步,随后又是一拳砸向朱亥。

        这一次,张帘儿依旧没有吸取教训,还是正面一拳砸向朱亥。

        结局可想而知,再一次被朱亥一拳砸的倒飞而出。

        张帘儿接下了朱亥的第三拳,同时也是第三次倒下。

        而这一次她直接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整个人痛得浑身颤抖了起来。

        但是这一幕却让朱亥看得如饮甘露,心中舒畅无比。

        跟无己观别的杀手喜欢杀人不同,他更享受杀人的过程。

        他喜欢不停地折磨自己猎物,直至他们精神一点一点崩溃,然后趴在自己脚边,哭着叫着求自己杀了他们。

        这也是他为何跟张帘儿约定七拳的原因。

        “第三拳了,不错不错,还能站起来吗?”

        他走到张帘儿边上,用脚踢了踢张帘儿的脑袋。

        “怎么不说话了?刚刚那份气势呢?”

        他笑呵呵地蹲下身子看着张帘儿。

        “我又要倒数了哦,十、九、八、七、六、五……”

        朱亥给人的折磨远不是身体上的,他知道张帘儿肯定想趁这个时候喘一口气,好恢复一些气力,所以他才不断用言语挑逗对方。

        让对方气结抑郁,这种折磨有时候比用拳头还要痛苦。

        而张帘儿,这次在朱亥数到最后一个数字时,才双手撑地,浑身颤抖地爬了起来。

        “砰!”

        可这一次,朱亥根本没等张帘儿站直身子,直接毫无征兆地一拳砸下,将她再次重新砸得趴在地上。

        一口气没换上来的张帘儿,眼眶噙满了泪花,嘴巴张合了半天,最后疼得硬是哭都没哭出声。

        “第四拳了,厉害厉害,这十州,能在我朱亥手下撑过四拳的可不多。”

        朱亥笑得有些扭曲地拍着手。

        “不过,你可能不这么趴着,你趴着我这第五拳打谁去?起来,起来,快起来了……”

        他又开始不停催促。

        于是张帘儿再一次在他催促声中爬起,可依旧没等她站直身子,就被朱亥重新一拳砸在腹部倒在地上。

        “第五拳,第五拳了,很好,很好。”

        张帘儿已经痛得有些神情恍惚,而朱亥则正好相反,兴奋得眼珠子都要凸了出来。

        “李云生,这女娃娃真不错,已经替你挨了五拳了,你不出来瞧瞧吗?”

        “你再不出来,我就要打第六拳了,要是这小女娃撑不过第六拳,你可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哈哈哈……”

        他仰头嘴角勾起,声音兴奋地冲着空无一人的山林尖啸到。

        只是他话音才落,面前的张帘儿却是已经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尽管她此刻面色惨白如纸,但黯淡的眼瞳中却透露着决绝。

        只见她脚力一转,身子如一个陀螺般猛地一旋,整个人以一种奇异的角度,好似一道电光般出现在了朱亥身后的视线死角。

        生死关头,最是能够激发人的潜力,很显然张帘儿对行云步的理解又进了一步。

        那朱亥很显然对张帘儿的突然爆发有些措手不及,而且张帘儿这一步快得有些匪夷所思,以至于朱亥再想调整脚步转身时,她已经一拳砸向了朱亥的后颈。

        不过就在那一刹那间,随着一阵“噼啪”的骨头摩擦声响起,朱亥的上半身忽然以腰部为轴整个扭转了过了。

        随后他的拳头迎着张帘儿的拳头一拳砸出,“啪嗒”一声脆响,张帘儿手腕直接被震得扭曲倒翻过来,撕裂的皮肤中露出了森森白骨。

        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之后,张帘儿痛得整个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嘴巴不停地无声哀嚎着。

        “作为一个杀手,最基本的就是要熟练地控制身体的每一块骨头跟肌肉,我跟你们这些羸弱的修者可不一样。”

        朱亥将身子转了回去,随后神色鄙夷地望向张帘儿。

        很明显,张帘儿突然的精进,让他有些恼羞成怒,直接下了重手。

        “最后一拳了,李云生你还不出来吗?”

        朱亥转头扫了一眼四周的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