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剑影万重?你真可怜

第五百三十一章 剑影万重?你真可怜

        李云生说完就站直了身子。

        他面无表情地从乾坤袋中取出一柄普通铁剑,没有任何花哨的拔出铁剑,然后朝着那“呱噪”了许久的朱亥一剑劈下。

        拔剑出剑干脆利落,但也十分朴素,就好似厨师面对一堆白萝卜一样。

        唯一的异动,就是那满山林木,在他出剑的一瞬,齐刷刷地弯下了腰。

        可就是这么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声势的一剑,却直斩裂了朱亥那漫天剑影。

        天空在昏暗了片刻之后,再次恢复晴朗。

        “你这是秋水剑诀?!”

        李云生这一剑,显然让朱亥有些难以理解。

        “你还不配我用秋水剑诀。”

        李云生语气冰冷道,就像他说的那样,他用的只是普通剑招,只不过往里面凝练了自己的剑势跟剑意,这是跟一夜城城主交手之后所悟。

        说着他扔掉手中的铁剑,换了一柄新的,然后提着剑走向朱亥。

        “少在那里故弄玄虚。”

        恼羞成怒的朱亥说完又是自残一般地给自己刺了一剑,随后他身上剩余的咒文全部钻入体内。

        骤然间,那朱亥全身肌肉萎缩,变做了一副垂暮之年老叟的面孔。

        “尝尝,我用一甲子寿元换来的这一剑!”

        那朱亥一声怪笑后,又是一剑刺出,这一次他自信满满。

        而这一剑的威势比之刚刚果然更胜十倍,漫天剑影居然开始化作实质,隐约之中李云生甚至能感觉到一丝丝剑意跟剑势的存在。

        不过他仍旧还是跟刚刚一样,迎着那漫天剑影,拔剑、出剑。

        这看似随意的一剑,却再次将那漫天剑影劈散。

        “这就是你用六十甲子寿元换来的一剑?”

        若是放在寻常修者眼中,这一剑的确实有搅动天地之威,但他遇到的人是李云生,一个已经初窥剑道山巅风景的修者。

        “真可怜,你这一生,大抵也就如此了。”

        他冷冷地看着朱亥,一脸嫌弃地寒声道。

        “你住口,你算什么东西,区区一个秋水余孽也敢教训我!”

        朱亥闻言歇斯底里地大吼大叫了起来。

        在无己观的弟子中,他的修为跟天赋只不过将将位列前十末席,但心性却是所有人中最为狂傲的,特别是在掌握了这以真元换取修为的咒法之后,更是愈发地不把其他人看在眼里。

        之前他就收到了老三折在了秋水余孽手里的消息,可他非但没有惊醒,反倒觉得这侧面证实了他自己的判断,认为无己观里排在他前面的弟子都不过是废物。

        今日李云生一声“可怜”彻底将他激怒。

        “今天我定要让你你跟你那小姘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像是要用尽自己身体的力气一般狂吼一声,随后将一葫芦黑色丹药全部倒入嘴中。

        黑色的煞气如火焰般冲天而起,将朱亥整个包裹其中,只能隐约看到一个发狂的人影,一股骇人的威压犹如飓风般席卷而过,将他身后的一片林地全部压倒。

        “又是这怨力丹。”

        怨力的味道,李云生现在闻都能闻出来。

        “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剑修!”

        黑色煞气的中心,朱亥大笑着举起手中长剑,一道道玄色剑气随之汇聚其上,锋利的剑罡将周遭的一切绞成飞灰,就连地面的泥土都被一点点地侵蚀。

        “剑影万重!”

        随着一声爆喝,道道剑影犹如实质一般飞射而出,这场景就像是古时千军万马的战场上,将军一声令下万箭齐发一般。

        李云生仰头看了眼那一道道撕裂空气飞射而下的剑意,脸色依旧波澜不惊。

        随后就见他按住手中长剑剑柄,闭上眼睛浅浅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再睁眼时,手中长剑犹如银瓶炸裂般“锵”地一声被他拔出鞘来。

        与长剑一同出鞘的,还有李云生用“一眨眼”时间积蓄的剑势,以及他那带着狂暴毁灭气息的沙暴剑意,以及早已在他体内安奈许久了的秋水剑气。

        这股剑势,剑意以及剑气揉捏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巴掌从天而降,直接将那漫天剑意拍落地面,最后化作道道尘埃飘散林间。

        而那朱亥在这股重压之下,直接被压得跪倒在地,一对膝盖更是瞬间碎裂。

        可无论他怎么挣扎,就是无法摆脱这股重压,哪怕他周身的怨力依旧在疯狂涌动。

        “你知道你错在哪吗?”

        李云生走到朱亥面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

        “你错就错在,不该用剑,你糟蹋了这柄剑。”

        朱亥闻言奋力地抬起头,当他看到李云生的眼神时,心头再次狂怒,因为李云生的目光在看他时,就像是看一只蝼蚁一般。

        “你比我强又能如何,你杀了我又如何,你难道斗得过仙盟,斗得过阎狱,斗得过我无己观?你很快就会死在我师父手上!”

        他冷笑道。

        李云生看也没看他,只是走到他面前,一脚踩住他的脑袋,然后取下他手上的一枚戒指,直接抹掉上面的神魂印记,从里面取出一枚月影石。

        “打开它。”

        之前萧澈就曾向李云生透露过,无己观的杀手都有一枚月影石,用来直接联系关注,只不过这月影石过于昂贵,一枚用不了几次,所以不是紧急关头都不会用。

        “你想做什么?”

        那朱亥有些戒备地看着李云生,这枚月影石是直接联系他师父,也就是无己观观主的,他不怕死但很怕他师父。

        “你不是说我会死在你师父手上吗?我提前让他认识认识我,顺便看看我是怎么杀死他徒弟的。”

        李云生面无表情地道,自始至终他看朱亥的目光都像是在看死人一般。

        “做梦!要杀要剐,快点!”

        朱亥白了李云生一眼道。

        如果在死跟背叛无己观观主之间选一样,朱亥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死,因为观主会有无数手段让他生不如死。

        “你会照做的。”

        李云生冷冷的看了朱亥一样,随后蹲下身子把他脑袋掰过来对着自己。

        就在与李云生对视的瞬间,朱亥双瞳瞳孔骤然扩张,一股庞大的神魂之力将他死死地“捏”住,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要钻入自己的脑子,正准备抵抗时,一股更加恐怖的神魂之力像一柄斧头般,直接击碎了他自身神魂的抵抗。

        不得不说,李云生这次真的动怒,以至于就算杀死眼前这朱亥也不觉得解恨,还想直接瞧瞧这位几次三番刺杀他的无己观观主,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所以这一次,他直接动用了阎狱审问犯人的神魂攻击之法。

        下一刻,如梦初醒般的朱亥忽然发现,他四周的环境忽然都变了,他不再是在幽云谷的小林地,而是被几条铁链锁在一座孤峰绝壁上。

        整片天地好似就只有这一座孤峰,以及他这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