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听说你在找我?

第五百三十二章 听说你在找我?

        正朱亥努力地想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只只乌鸦忽然从天边飞来。

        这群乌鸦将他团团围住,一口一口地啄咬着他的身体,从上面撕下一块块血肉,很快他全身上下血肉模糊,甚至大半地方露出森森白骨时。

        朱亥先前的恐惧,这下子完全被疼痛取代,更加可怕的是,这个世界的痛苦是会翻倍叠加的,被乌鸦撕咬的每一口都要比上一口更疼。

        而且,这些乌鸦就像是专门守着他一样,每当他的身上有新肉长出,立马便会再次被一只乌鸦咬下。

        随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停地重复这个场景。

        十年?百年?千年?

        朱亥最后甚至已经记不清,自己在这个空无一人的世界渡过了多久。

        但这种看不到尽头的痛苦,彻底让他绝望了,也彻底摧毁了他的精神。

        虽然朱亥的世界已经过去了千百年,但现实中其实不过是几息的时间。

        他所经历的,不过是李云生以神魂之力,在他神魂之中布置了一道幻术。这种拷问敌人的方法,他还是从阎狱的黑白二使那里学来的。

        等李云生收起神魂之力的攻击后,朱亥彻彻底底地变了一个人。

        他的眼神里,再也没有先前那股狂妄,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难以言无的沧桑跟绝望。

        当他再一次看到李云生,发现自己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之后,这个刚刚还一脸狂妄的无己观弟子,突然无比脆弱地嚎啕大哭了起来,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求求你,杀了我,我再也不要去那个鬼地方,再要不要。”

        朱亥几乎趴在地上恳求道。

        “打开它,找到你师父。”

        李云生没有理他,只是将月影石扔了过去,

        此时他也已经收起了剑势跟剑意。

        “是,是,是。”

        那朱亥几乎不假思索地点头,此刻恐怕就算李云生让他去杀无己观观主,他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

        随后,就见他一手拿起月影石,然后一面往里面注入真元,一面开始吟诵独特咒语。

        片刻之后,那月影石上蒸腾起一道青烟,那青烟之中如同海市蜃楼般,出现了一道水波淼淼的场景,一个头戴斗笠的老叟正坐在湖边钓鱼。

        “老十?怎么这个时候找我,去炎州桑家的任务完成了?”

        没等这边两人开口,那老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似地,头也不回地问道。

        “听说你在找我?”

        李云生看着眼前蜃楼虚像中那老叟的背影,语气淡然道。

        在听到月影石那头传来的声音不是自己的弟子,而是一个陌生人时,那老叟手中的钓竿轻轻晃动了一下,原本一池幽静的湖水,瞬间泛起了阵阵涟漪。

        “无己观要找的人很多,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需要我操心的。”

        那老叟换了新的鱼饵,重新将鱼钩抛入水中。

        “如果你是准备拿我那没用的弟子来威胁我,可就有些多余了,我弟子很多,少几个算不了什么。”

        他平静的语气中着带着丝丝不屑道。

        也就在他说话的同时,李云生清晰地察觉到,一缕夹杂着鱼腥味的湖风从那蜃楼虚像中吹来,一股庞大的神魂之力随之将他笼罩其中。

        毫无疑问,这股神魂之力,正是来自那钓鱼的老叟,也就是朱亥的师父,无己观观主。

        “原来这月影石还能传送神魂之力。”

        感受着这一波波朝他拍打过来的神魂之力,李云生有些惊奇道。

        因为一直在体悟无己观观主是如何将神魂之力传过来这件事情,以至于有些失神忘记回那观主的话。

        而那无己观观主那头,见李云生久久没有开口,便以为对方是被自己神魂之力震慑住了,不由得抚了抚自己的长须冷得意道:

        “凡事留一线,要杀你的人并不是我,我无己观也不过接了这桩生意,但你今天要是敢当着我的面杀了我这弟子,你与我无己观便是死敌,这一点你可要想清楚。”

        他言下之意就是,你李云生我是要杀的,我这面子你李云生也还是要给的。

        “你大概搞错了。”

        李云生听得有些好笑。

        说着他毫无征兆地一剑刺穿了朱亥的咽喉,然后看着那老叟语调清冷道:

        “我只是来跟你说一声,你的弟子我杀了,你们也不用继续费心费力的来找我了,我很快就会来你们无己观,我会找到你们,然后杀了你们。”

        “不知死活!”

        专门用月影石当着自己的面杀死自己的弟子,那无己观观主火冒三丈。

        只见他手中鱼竿猛地一提,一湖碧水直接被他拉起,随后化作一股犹如浪涛般汹涌的神魂之力,透过那月影石朝李云生迎面拍下。

        李云生眼神平静地“看着”这股神魂之力所化的浪涛,随后以神魂之力化剑,裹挟着沙暴剑意长剑,一剑将这股浪涛直接劈开。

        不过击退无己观观主神魂之力的李云生并没有停手,他直接进入三寂境,随后神魂携着庞大神魂力离体而出,钻入那月影石之中。

        而神魂攻击受挫,让月影石那头的无己观观主心头巨震,这一击虽不至于让他受伤,可自己居然在神魂之上输给了一个年轻修者,这让他简直无法接受。

        可就他心头骇然未定之时,一道恐怖剑意携着一道湖面的波光朝他迎面刺来。

        “合!”

        那无己观观主见状一脸惊恐地大喝一声,随后双掌猛地一合,他身前那一汪湖水随之猛地升起,化作一对巨大的手掌,迎着那抹“剑光”跟那道身形猛地推去。

        可绕是如此,一抹残存的剑光,携着那沙暴剑意,依旧穿过了那巨大的手掌,从无己观观主胸口穿堂而过。

        至此,那人影跟剑光才彻底消散。

        “一道剑意就想杀我?做梦!”

        无己观观主冷笑了一声。

        不过他的话虽然说得很强硬,可此刻的脸色却非常难看,特别是他的胸口,一股鲜血正泉涌般渗出。

        而月影石的另一头。

        神魂重归身体的李云生大口地呼吸了几口,然后有些失望道:

        “差一点就能重伤他了。”

        “还差一点,我看你当真是不要命了!刚刚那无己观观主若是直接关闭月影石,你的神魂就回不来了,你知道吗?”

        面具中的轩辕乱龙十分生气道。

        “机会难得嘛,我本来也只打算试试,证实一下我的猜想,没想到这神魂还真的以月影石为媒介穿梭。”

        李云生讪讪一笑道,其实经过轩辕乱龙刚刚那么一提醒,他自己现在也有些后怕。

        “要不是那无己观观主大意了,没料到你神魂之力远高于他,你这次恐怕伤都上不了他。”

        轩辕乱龙依旧没有好气道。

        “轩辕老前辈教训的是,下次不敢了,不敢了。”

        李云生认真点头道,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他处理的有些鲁莽,毕竟要杀那观主以后有的是机会,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

        而且这次虽然只是神魂状态与那无己观观主短暂交手,但是对方的实力很显然要强过他以往遇到的对手许多,恐怕日后真的遇到了,胜负依旧难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