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完了……我黄雀营,要全军覆没了

第五百三十三章 完了……我黄雀营,要全军覆没了

        “云叔,你到底有多强?”

        李云生回到张帘儿身边,而张帘儿正一脸惊奇看着他。

        此时的张帘儿,脸上已经有了血色,精神也好了很多。

        看她这副模样,李云生只觉得心情也好了许多,方才偷袭那无己观观主不成其实还是让他觉得有些遗憾。

        “比这朱亥强一点吧。”

        他伸手去探了探张帘儿的额头,发现她体温正常,也就彻底放下心来。

        “我看这朱亥刚刚那一剑的声势,他应该都有圣人境的修为了吧,云叔你能胜他,岂不是比圣人还要厉害?”

        张帘儿一脸好奇道。

        跟李云生之前遇到的唐北斗跟青萝这两个小孩子不同,张帘儿对修炼有着极高的兴趣。

        “他算哪门子圣人境?”

        李云生决定好好引导引导张帘儿,别以后为了追求力量,而变得不择手段。

        现在十州这种修士比比皆是,就好像刚刚的朱亥,那一身修为很明显不是靠修炼所得,而是借助了外力。

        “可他明明很强,我以前无意中看到过两个大修士比试,今天这朱亥比他们还要强。”

        张帘儿很疑惑。

        “看看能不能站起来。”

        李云生没有回答张帘儿,而让她尝试一下能不能站起身。

        “嗯。”

        张帘儿点了点头,然后在李云生的帮助下,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

        “来,我背你出谷。”

        李云生在张帘儿面前蹲下。

        “谢谢云叔叔!”

        张帘儿大咧咧地一笑,然后一把扑到了李云生的背上,谁知不小心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嘴巴都疼歪了。

        “虽然都是些皮外伤,但还是要小心一些。”

        李云生哭笑不得道。

        “没事,没事,云叔你的背好宽啊,趴着很舒服。”

        张帘儿把头靠在李云生肩膀上。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靠在李云生身上就会觉得非常安心,就像小时候靠在妈妈怀里一样。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你说那朱亥不是圣人境。”

        她突然想起了刚刚的问题。

        “修士修行,就好比登山看景,每个境界就好比一座山,你想知道山上是什么风景,就得亲自爬上去看看。”

        李云生道。

        “云叔的意思是,这朱亥并没有上山,他所看到的风景都是道听途说而来?”

        张帘儿道。

        “没错。”

        张帘儿一点就通,李云生很是欣慰。

        这段时间一来,李云生遇到的很多修者,都跟这朱亥差不多,用无数丹药甚至怨力丹来提升实力,一味地为了破境而破境,完全背离了修行的本意。

        比如刚刚朱亥那几式剑法,声势的确非常吓人,可在李云生眼中却不过是外强中干,徒有其表,所以轻而易举就能将其破掉。

        “云叔你其实是想提醒我,想要破境就不要依靠那怨力丹对不对?”

        张帘儿嘿嘿一笑道。

        “你明白就好。”

        自己的意图被识破,李云生也不觉得尴尬,只是笑了笑。

        他愈发觉得大师兄这女儿聪慧异常。

        “可是云叔,如果我们终其一生也爬不上那座山怎么办?”

        张帘儿歪着脑袋问道。

        “念念不忘,终有回响,你所走的每一步,修炼的每一天都不是无用的,山顶的风景并不是修者的唯一目的地。”

        李云生道。

        两人就这么一边聊着,一边往幽云谷外走去。

        出谷的那条路,李云生已经通过控制住的几只鸟雀探清了。

        走出这片林地之后就是幽云谷的最后一道关口——巨人墓地,过了那片墓地之后就出幽云谷了。

        只是巨人墓地此刻的情形却不容乐观,因为整个黄雀营都被困在了里面。

        ……

        幽云谷,巨人墓地。

        这是一座油无数巨石垒砌而成的坟场内,十几头身形足有三四丈高的巨大白猿,正挥舞着手中的巨斧将黄雀营的人尽数围在其中。

        而黄雀营此时的队伍的人数,相比刚入谷时差不多已经少了大半,显然之前那一道关卡也让他们损失了不少人手,活下来的基本上只有七羽跟那些羽卫。

        “老大,我们都已经在古镜湖献祭了数百条人命,怎么这帮畜生还是从坟地理钻出来了?”

        那赤羽樊虎看着眼前的巨猿心里有些发毛道。

        “按照我们最先得到的情报,这些白猿此时应该在古镜湖下游捡食尸体才对,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来啊。”

        老二罗骁也是极为诧异。

        “你们看到无己观的那人了吗?”

        黄雀营老大陆晟一刀挡下了一头白猿的一斧,脸色铁青地怒声道。

        “你是说那朱亥?”

        罗骁一愣,然后皱起眉头道:

        “我们进古镜湖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莫非……”

        “那就没错了,肯定是他触动了幽云谷的某处机关,提前惊醒了这些白猿。”

        陆晟又斩一刀,死死地护住身后的大木箱。

        “我早就说不应该让无己观的人跟我们一起进幽云谷,这帮人都是些疯子,谁知道他们会做出些什么事情!”

        樊虎一边用那条被怨力包裹的胳膊砸向身前的一头白猿,一边破口大骂道。

        “现在抱怨这些都没用了,还是我们几个在前面开道,让羽卫拉着这八口箱子,一口气冲出这片墓地。”

        罗骁险险地躲开一头白猿的一斧,脸色惨白道。

        “二哥,都这个时候,我们自己的命都快没了,还管这些箱子做什么?若是仙盟问起来,我们就说是被无己观弄砸了!”

        硬抗了白猿几斧,樊虎显得十分吃力。

        “没这些箱子,你就等着死在炎州吧!仙盟那帮家伙可不跟你讲道理。”

        罗骁没好气地白了樊虎一眼。

        “老二说的对,我们七个一齐发力,逼这群畜生让开一条道来,幸幸苦苦准备了这么些时日,如果不将这八口箱子运出去,岂不是要前攻尽弃了?”

        陆晟全力一刀斩开一头白猿,随后看了一眼身边的七羽道。

        “娘的,那就这么干吧,这桩生意做完了,我们七兄弟一起金盆洗手,去仙盟谋一份好差事!”

        想起这段时间吃的苦,那樊虎似乎也是满心不甘,不由得狂吼了一声。

        言毕,七人不约而同地服下手里所有怨力丹,随后带着冲天的怨力煞气直扑面前的几头白猿。

        “嗷~唔~嗥~”

        可还没等七人施展开拳脚,那十几头白猿忽然齐齐仰天长啼,随后一股股血色狂暴煞气从它们身上冲天而起。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发狂?”

        那罗骁整个人都愣住了。

        紧接着,就见到那一头头眼睛血红的白猿,浑身上下电光四溢,一声狂吼之下,带着一道道雷罡的巨斧朝他们七个劈了下来。

        轰的一声,七人周身怨力,直接被那一道道雷罡击溃。

        就连老大陆晟,也没能抗住白猿的一斧,胸口被劈开一个大口,鲜血喷涌。

        “完了……我黄雀营,要全军覆没了。”

        侥幸逃过一劫的罗骁看到这一幕,顿时心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