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云叔,这些猴子好大啊

第五百三十四章 云叔,这些猴子好大啊

        而就在黄雀营众人,眼见着七羽一个个倒下,最后一丝希望化作绝望时,一缕劲风忽然扑面而来,刮得众人脸颊生疼。

        随后他们惊异地看见,在他们后方的一头白猿被懒腰切开,分作两片倒在地上,鲜血一时间喷涌如柱。

        不光是他们,就连那几头狂化了的白猿,在这一刻都一动不动地定在当场。

        它们死死地盯着那头白猿倒下的方向,像是在发现了可怕的存在。

        没过多久,众人便看到,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背着一个满身被符纸包裹着的少女,步履稳健地从那头巨猿倒下的位置走过。

        当这群巨猿发现,杀死自己同伴的,居然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时,它们像是被戏耍了一般震怒了。

        只见它们不再管黄雀营的众人,转身提着巨斧,朝那背着小女孩的男子扑去。

        但还没等这些白猿靠近半步,一道令人汗毛直竖的恐怖剑意瞬间笼罩这片区域,紧随其后的是一股庞大的剑势,如同天塌了般落下,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更加奇怪的是,那背着小女孩的男子,每往前走一步,这股剑意跟剑势便会增加十分。

        等到那男子走到众人面前时,除了七羽还在硬撑着,基本上没有人能在场中站立了。

        就连那些白猿也停住了脚步,此刻一个个都如临大敌,举着斧头警惕地看着那男子,不敢轻易出手。

        “云叔,这些猴子,好大啊。”

        就在场面剑拔弩张,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时候,男子背着的那小女孩忽然抬手指着面前的白猿惊奇道。

        这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张帘儿,背着她的自然就是李云生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群白猿对被认成猴子这件事情很生气,一个龇牙咧嘴地朝少女怒目以示,周身电弧闪烁,似乎在准备蓄力一击。

        “这些猴子牙齿怎么那么长,好吓人。”

        张帘儿被吓得往李云生后背一缩。

        “这些应该是古猿,太古时的妖兽,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李云生觉得有些好笑。

        而就在两人说话时,一头白猿终于按捺不住,浑身闪烁着这噼里啪啦的电弧,一斧头朝李云生劈下。

        这一斧隐约带着些许雷霆之力,声势如滚滚春雷,甚是骇人。

        “畜生,找死。”

        李云生冷哼了一声,手中长剑一抬,一股剑势好似当头棒喝,直接将那巨大的白猿压得跪倒在地,那一斧头也砍在了地面上,将身下的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这些白猿,个个都欺软怕硬,你若是想他们乖乖退散,就别藏着掖着了,狠狠地吓一吓他们。”

        面具中的轩辕乱龙提醒李云生道。

        李云生点了点头,他差不多也是这么想的。

        如果真的跟这十几头白猿打起来,又要费一番功夫,他血气刚刚恢复了一些,如果大动干戈,可能又会引发那神魂剥离之症,所以如果能吓走这些白猿自然最好。

        于是他也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六颗麒麟骨同时打开,汹涌的真元顿时如六坐火山一般喷发而出。

        于此时他神魂之力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去,因为有无相面源源不断地为他提供神魂之力,他也不担心会造成神魂之力的流逝。

        这股庞大的真元跟神魂,再加上他不断凝聚的剑势,以及沙暴剑意中独有的毁灭气息,直接将这片墓地石林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

        不说黄雀营那些早已被吓破胆的修士们,就算是这些太古时期的妖兽白猿,此刻都不约而同地匍匐在地,就像是遇到了祖先神明一般。

        “念你们修行不易,这次就饶了你们,都滚吧,滚得远远的,否则我见一次杀一次。”

        李云生将自己的话融入神识之中,传递给那些白猿。

        那些白猿接触到这道神识之后,一个个像是感恩戴德一般玩命地磕头,最后连滚带爬地逃出了这片墓地。

        随着这些白猿的李云生,刚刚还吵吵闹闹的墓地,顿时变得冷清了下来。

        “好了,轮到你们了。”

        李云生将张帘儿放到一旁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然后转头看向聚拢在一块的黄雀营众人。

        这些人包括七羽在内,大多都负了伤,这其中七羽的伤最为严重,有几人甚至已经奄奄一息了。

        “你,你是灶房煮饭的那小子,朱大石?”

        首先认出李云生的是樊虎,毕竟是他把李云生招进来的。

        “是我。”

        李云生笑了笑。

        “你不是被沙鲸卷走了吗?怎么还活着?!”

        樊虎一脸讶异道。

        李云生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那七羽的老大陆晟道:

        “其实比起朱大石,我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号,秋水余孽李云生,不知道陆老大听说过吗?”

        秋水余孽这几字一出,刚刚还死里逃生的黄雀营众人,顿时一个个如坠冰窟。

        “原来如此,我就说这一路,幽云谷的妖兽怎么都变得不正常了,原来是感应到了您这位大人物。”

        陆晟咳出一口血,然后一脸凄然道。

        “这位小兄弟,我黄雀营跟你秋水并无仇怨,只要你放我们走,出了幽云谷我们一定会对你的行踪守口如瓶,绝不向外人透露半点。”

        老二罗骁恳求道。

        “其实这一趟,原本我们的确是井水不犯河水。”

        李云生摇头。

        “但我之前遇到了一个人,一名叫做朱亥的无己观杀手,我从他那里知道了一些东西,比如他此行就是为了去炎州行刺一个人。”

        他目光淡然地看向陆晟。

        其实他已经猜出,整个黄雀营,恐怕只有这陆晟才知道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

        “我就说不要带着扫把星!”

        樊虎破口大骂。

        “可我们黄雀营跟无己观并无瓜葛啊,那朱亥非得跟我们一块过幽云谷,我黄雀营又惹不起无己观,让他加入实属无奈。”

        老二罗骁痛心疾首地说道。

        “那朱亥死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李云生冷笑。

        在杀死朱亥之前,他已经用食梦娥吃掉了他的记忆。

        他也正是从朱亥的记忆里发现黄雀营这一趟幽云谷之行,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我们只不过是受人之托,将这八口箱子运出幽云谷,云生先生未免太看得起我们了。”

        那七羽的老大陆晟一脸无奈道。

        “受谁之托?”

        李云生盯着他道。

        陆晟闻言皱眉抬眼看了看李云生,随后沉吟了片刻才开口道:

        “先不说我们受谁之托,倒是云生先生您跟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吧?既然如此,何苦要来趟这趟浑水?”

        “与我无关?看起来,仙盟给你们的情不够充分啊”

        李云生嘴角勾起道:

        “很不巧,朱亥此行原本要刺杀的,以及你们这次要对付的那人,也就是那桑家下任家主桑小满,是跟我有着天大关系人。”

        在从朱亥的记忆中知道,他此行要刺杀的人是桑小满时,李云生心里对黄雀营一直以来的疑惑,其实已经解开了大半。

        而那陆晟在听到桑小满的名字之后顿时脸色惨白,暗道自己黄雀营此行的目的终究是暴露了,至于李云生跟桑小满的关系,这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而李云生说完,径直走到一口大箱子旁边,然后问道:

        “老老实实交代吧,仙盟让你们运的这八箱东西,是不是用来对付桑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