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马钰、桑海楼

第五百三十七章 马钰、桑海楼

        幽云谷的出口。

        此地位于炎州最险恶的大泽山脉密林之中,其间凶兽毒物无数,普通府民很少踏足,早些年还有些散修在此修炼,不过这几年山脉中天地灵气几近枯竭,便连散修也不愿踏足了。

        所以即便是有不少人知道这里是幽云谷的出口,也很少有人愿意专程来此地看看,已经算是炎州一处被遗弃荒废的灵地。

        不过这段时日,这山脉间,一直有一队修者的人马驻扎其中。

        他们行迹十分隐蔽,每日除了在山间洞府中修炼,便是定时去幽云谷的谷口巡视几趟。

        就这么日复一日地,这帮人在这里快住了快小半个月了。

        “马老,黄雀营那群佣兵,不会全死在幽云谷里面了吧,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幽云谷出口,一名年轻的修者,一脸愁容地看着身边一名年迈的修者。

        “你说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这群佣兵的命倒不值几个钱,就是那尸神蛊如果运不出来就太可惜了。”

        年轻修者叹息道。

        “那里面太过凶险,修为越高进去越麻烦,大修士身上的真元波动,很容易惊醒里面一些有太古传承的妖兽,否则我们也不会让一群实力如此低下的游侠来运送尸神蛊,还是再等一等吧。”

        年迈修者道。

        “可不能再等下去了,后天便是桑家家主传位的日子,没了尸神蛊我爹爹的胜算定然要少几分。”

        年轻修者焦急道。

        “嗯,算算时候也不早了,要是今天还不出来,你我便先回府吧。”

        那年迈的修者认真地点了点头道。

        “唉……你们要是当初能听我的,派几名族内高手亲自去取,只怕这尸神蛊都到手了,仙盟这帮人都是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辈。”

        年轻修者埋怨道。

        “桑家家主还未断气,我们这一支的高手早就都在他监视之中,这时候出炎州定会被他发现,所以但凡他有一口气在,我们就不能轻举妄动。”

        年迈修者语重心长道。

        “这老东西,去年就说快油井灯枯了,没想到居然死撑到现在。”

        年轻修者骂了一句。

        “放心,他撑不了几天了。”

        年迈修者万事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抚了抚自己的胡须。

        “你也不用太过看重这尸神蛊,有它那是锦上添花,就算没有,那家主之位也定是你爹爹的,我们为此谋划快十年了,这点小事情影响不了我们的计划。”

        他十分自信道。

        “但愿如此吧,我很早就看那桑小满不顺眼了,这次事成定要狠狠羞辱她一番。”

        年轻修者道。

        “海楼,做事情切记不能太过焦躁,桑小满那一支在桑家下层中的威望还是有些的,短时间还是别动她。”

        看年迈修者看了眼年轻修者,然后语重心长道。

        “嘿嘿,晓得了,我只是不想看到桑家千年基业,会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上,而且我也不是要杀她,至多将她纳为我的妾室,马老你知道的,我们虽都是姓桑,可并无血缘关系。”

        年轻修者坏笑道。

        “嗯,你二人若是能结缘,等你爹爹继承家主之位后,倒也能安抚一下族内他们那一支。”

        年迈修者颇为认可地点了点头。

        “那到时候可要劳烦马老,在我爹爹面前帮我说说好话了。”

        年轻修者颇为激动道。

        “放心吧,这是好事,你爹不会反对的。”

        年迈老者道。

        接下来他们一面守着幽云谷的出口,一面继续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

        年迈修者有时候还会提点几句那年轻修者修炼时的不足,那年轻修者往往都会很不服气地争辩几句。

        只是争辩得兴的他们没发现,就在不远处的一株高大杉木上,一只黑鸦静静地注视着他们。

        直到两人聊了很久,出口已然没动静,挪动脚步准备离去时,这只黑鸦才扑腾着翅膀飞离树梢。

        黑鸦悄无声息飞入旁边的幽云谷中,在曲折的山道间滑翔了一段路程之后,最终落到一名身形瘦高的青年肩头。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李云生。

        在利用尸神蛊控制住七羽之后,李云生并没有立刻出谷。

        为了安全起见,他用三寂境的能力,控制住一只前来觅食的乌鸦飞出山谷,准备查探一下谷外的消息。

        不想恰好看见了那一老一幼两名修者。

        而根据两人的谈话内容,李云生也确认了二人的身份。

        那年轻修者,正是桑小满的小叔桑无垠的儿子桑海楼,而那年迈修者则是桑无垠的师父马钰,同时也是桑家八大族老之一,来头不小。

        这两人的出现李云生倒不是很意外,他之前已经从陆晟的神魂中探查到了这些情报。

        只不过,两人聊到的内容,却是让他有些担心,很显然这桑无垠对于争夺桑家家主之位已经谋划了很久,可以想象桑小满目前的处境非常危险。

        “云叔,你刚刚那是不是元神出窍了?”

        张帘儿依旧趴在李云生背上,看李云生的脸重新恢复了生机,便一脸好奇地问道。

        “我这跟元神出窍有些不一样,必须将神魂依附在飞禽走兽身上。”

        李云生认真地回答道。

        “这样啊……那我们现在能出去了吗?”

        张帘儿问道。

        “嗯,可以出去了,不过外面有一队人马在等着我们,你到时候别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是黄雀营受伤的羽卫。”

        李云生嘱咐道。

        “嗯!知道了。”

        张帘儿用力地点点头,她的身体恢复了很多,如果不是李云生执意要背着,她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

        两人说到这里时,李云生忽然摇了摇手中的铃铛。

        随后就见那七名已经被种下尸神蛊的七羽立刻翻身上马,然后拉着着那八口大箱子,依次从这小道中走出。

        李云生为了不引人瞩目,直接背着张帘儿,坐在了排在最后的一辆马车上。

        “龙老,等会遇上外面那些人,不会被看出破绽吧。”

        李云生用神念向轩辕乱龙问道,他有些担心别外面的马钰看出这七羽其实已经是一具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