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呵呵,敢打小满的主意

第五百三十八章 呵呵,敢打小满的主意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尸神蛊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它吞噬了宿主的神魂之后,不但能够完全控制宿主,还能保留宿主的记忆以及生前的动作习惯,你什么都不用管他们就能靠本能交谈。”

        轩辕乱龙道。

        李云生闻言好奇地试了试,然后发现果真只要自己收起那铃铛,这七人便开始如同生前那般开始相互聊了起来,只是这几人眼里完全没有李云生的存在。

        看到这一幕,他总算是放下心来,不过转念一想忽然有些后怕。

        如果按照轩辕乱龙所说的这种功效,这桑无垠分明是想要拿这尸神蛊控制桑小满啊。

        因为这种控制别人的方式,简直看不出任何破绽,心想,要不是被自己误打误撞地撞破,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

        视线再回到幽云谷出口。

        马钰带着桑海楼正准备离开,却忽然听到了身后山谷出口处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两人闻声心头皆是一喜,当即再次折返了回去。

        没过多久,他们就看到七羽拖着一口口大箱子从山谷中走了出来。

        “你们总算出来了。”

        马钰看着七羽长吁了一口气道。

        陆晟为首的七羽翻身下马。

        “谷内妖兽暴动,耽误了一些时间,我们黄雀营这次也是损失惨重。”

        “陆晟”有些沉重道。

        李云生视线已经对他们体内的尸神蛊下了命令,让着陆晟跟七羽自行应付谷外的盘问,只要别暴露他的身份就行。

        “不过是一些低阶修者,有什么好可惜的,我们要的东西没什么损伤吧?”

        桑海楼神色倨傲道。

        “东西自然都完好无损。”

        陆晟带着一丝愠怒道。

        “那赶快把锁魂铃交出来吧。”

        桑海楼直接向陆晟伸手道。

        “没见到你爹之前,这锁魂铃我谁都不会给!”

        见这桑海楼直接来要铃铛,李云生自然不能给,于是直接以神魂控制陆晟冷哼了一声道。

        “你!……”

        “海楼!”

        一个小小的七羽居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桑海楼当即脸色一变,想要教训对方一番。只是他刚要开口,却被身旁的马钰拦住了。

        “陆兄说的没错,锁魂铃只能交给无垠,这也是我们当初的约定。”

        桑海楼满是歉意地冲陆晟笑了笑,然后接着道:

        “既然如此,诸位跟我回府吧,这一路大家都幸苦,我们早已备好了酒菜给你们接风洗尘。”

        见状,那桑海楼也没办法再发火,只是狠狠地瞪了“陆晟”一眼,然后低声道:

        “看到了我家,我怎么收拾你们!”

        队伍后方的李云生听到这话,暗自冷哼了一声:

        “呵呵,你主意都打到小满身上,我还想找你麻烦呢,没想到你到是自己找上门来,来得正好。”

        有了“陆晟”跟七羽做掩护,再加上李云生用无相面隐藏了自己跟桑小满的身份,直接变成了普通羽卫的相貌,因而被桑海楼他们无视无视了。

        顺利过关之后,李云生跟张帘儿十分有默契地相互眨了眨眼,然后有惊无险地借着黄雀营羽卫的身份,成功混入桑无垠的府邸。

        ……

        炎州桑家。

        桑小满跟斋融,已经在桑家家主房门口,守了整整一天一夜。

        这桑家家主,自然正是桑小满的爹爹,桑不乱。

        十年前他跟阎君的一战终究还是落下隐疾,这十年间发作了数次,此次都险些丧命。

        就在昨日,原本已经可以出门散步的桑不乱,突然隐疾再次复发。

        而他的这次复发,比起往日更加严重,整个人直接失去了意识。

        族内组好的医师,全部被桑小满叫了过来,一群人一直诊治了一天一夜都没踏出房门一步。

        “斋老,你觉得我爹爹这次能熬过来吗?”

        沉默了许久的桑小满忽然转过头看向一旁的斋融。

        斋融闻言久久不语。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转头看着桑小满,然后用他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叹息道:

        “小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桑小满闻言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双手捂住了脸,肩头耸动了几下,随后才慢慢放开手,那对漂亮的眸子,此时已有些红肿。

        “十年前,我应当拦着你爹爹的。”

        斋融满脸愧色。

        他口中的十年前,指的是当初桑不乱替秋水挡住阎君的事情。

        那一战的具体情形已经没人知晓,但结果很明显是桑不乱败了。

        “爹爹要做的事情,你我是拦不住的,斋老就不要自责了。”

        桑小满道。

        而就在这时,两人身侧的房门“嘎吱”一声打开了。

        一名面容疲倦的大夫从门口走了出来。

        “斋融,小姐,你们进来吧。”

        他语气有些沉重道。

        “徐圣医,我爹爹醒了吗?”

        桑小满一边起身,一边急切地问道。

        “醒是醒了,但……情况不太妙。”

        那徐圣医皱眉道。

        听到这话,桑小满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面前站着的这徐圣医,医术哪怕在十州也是赫赫有名,连他都说不妙,那就是真的不妙了。

        “我用一炷聚元香暂时稳住了他体内的鬼气,但这不过是饮鸩止渴,这香一灭,他体内的那股鬼气只怕会反扑的更加猛烈,到时候就算我再点一炷聚元香恐怕也没用了,你爹爹的身体这些年被那鬼气折磨得已经油尽灯枯了。”

        那徐圣医边走边说道。

        “当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桑小满一脸恳求道。

        “好好的跟你爹爹说说话吧。”

        徐圣医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完拍了拍桑小满的肩膀,然后停下了脚步。

        说话间,三人已经来到了桑不乱的床榻边。

        “徐兄,你们出去吧,我跟小满还有斋老单独说几句话。”

        桑不乱半依在床榻上,气息虚弱地看了眼那徐圣医。

        徐圣医点点头,将病榻旁的一众大夫,以及几名侍从都叫了出去。

        “小满,我要走了。”

        桑不乱看了一眼关上的房门,随后笑看着桑小满道。

        他一开口,桑小满便终于忍不住了,一把趴在了桑不乱的身上。

        这些年,已经慢慢接管桑家事务的桑小满,其实已经很少露出这般脆弱的一面。

        “不哭了,不哭了,早晚都有这一天的。”

        桑不乱轻轻地抚了抚桑小满的脑袋。

        他的个性向来暴烈,但唯独对这个小女儿异常温和。

        “爹,我们不能放弃,我定能寻到医治您的法子的。”

        桑小满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眼神坚定地看向桑不乱。

        “没谁比我更了解我这具身体,莫要浪费时间了。”

        桑不乱摇头。

        “斋老你也过来,我时间不多了,桑家接下来的一些事情,要跟你们一起交代一下。”

        他看了眼床边那根已经燃烧了三分之一的聚元香道。

        接下来,桑不乱开始向斋融跟桑小满安排他走之后关于桑家的一些事情。

        在他差不多交代完的时候,那炷聚元香也差不多燃掉了大半。

        “接下来你们可能会很幸苦,但为了桑家,你们一定得守住家主的位子,否则不光是桑家,恐怕这炎州都要生灵涂炭。”

        差不多都交代完了的时候,桑不乱又语重心长地嘱咐了两人一句。

        “老爷放心,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保住小姐的家主之位。”

        斋融面色坚毅道。

        听到斋融的回答,桑不乱似乎放心了一些,他又看向桑小满道:

        “小满,你可还记恨我,当初没告诉你秋水遭祸的事情?”

        当初秋水被仙盟阎狱联手围剿时,桑不乱强行让桑小满闭关修炼,等她再出关时,秋水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我怎么会记恨爹爹?”

        桑小满苦笑着摇头。

        “那就好,那就好。”

        桑不乱满意地笑了笑,他的语气愈发地虚弱了。

        看着他这幅模样,桑小满死死地握紧拳头,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有一件事情,一直困惑了我许久,当初那在太虚幻境中,破解了天道残局的李白,到底是什么人?很多人都觉得是你,可没人比我更清楚,我女儿的棋下得有多烂。”

        桑不突然看向桑小满问道。

        “爹……”

        桑小满破涕为笑。

        “这人其实爹爹知道的。”

        她想了想开口道。

        说到这里,她突然起身凑到桑不乱的耳边,低声说了三个字。

        “原来是他啊。”

        桑不乱闻言有些吃惊,但同时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小满你若想见他,就去找他吧,这次爹爹不会拦着你了,也没办法拦着你了。”

        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桑不乱忽然笑着对桑小满开口道。

        “就算不继承这家主之位也没关系,我只要我女儿开开心心的。”

        他又笑着补充了一句。

        “不,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儿陪着爹爹。”

        桑小满见桑不乱目光中的神色愈发黯淡下去,顿时一脸不安地抓住桑不乱的手。

        “傻孩子。”

        桑不乱拍了拍桑小满的手背,然后看了眼那快燃尽的聚云香道:

        “我走了,小满,你以后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与此同时,聚元香燃尽,桑不满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桑小满将头埋在桑不乱怀里,手还死死抓住桑不乱的手,整个人无声地抽泣了起来。

        这位名动十州的大修士,终于还是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