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章 吃饱了才有力气陪他们玩

第五百四十章 吃饱了才有力气陪他们玩

        虽然已经知道了,这桑无垠要将包括自己在内的黄雀营这帮人斩草除根,不过李云生的神色依旧很平静。

        因为在他看来黄雀营这群人彻底消失,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毕竟带着这群活死人,迟早会露出马脚。

        他现在考虑的,只是如何彻底抹去,自己跟张帘儿在黄雀营存在过的痕迹。

        尽管今天没有亲眼见到这桑无垠,但从他刚刚怀疑黄雀营这帮人的直觉来看,李云生觉得这人可能是他此次最大的对手。

        不过想想也觉得很正常,能够跟小满的爹爹斗这么些年,没点真本事恐怕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刚刚应该不是直觉,应该是他的神魂感应到了什么。”

        面具中的轩辕乱龙这时候也开口了。

        “龙老,你能感应这他的神魂之力?”

        李云生问道。

        神魂之力跟修为境界不太一样,高阶者的神魂只要不主动释放出来,旁人很难察觉他神魂的强弱。

        “这倒不清楚,不过炎州桑家以符箓见长,真正的大符没有强大的神魂之力,是不可能炼制得出来的,所以此人的神魂很有可能不弱于你,你最好有些心理准备。”

        轩辕乱龙道。

        “嗯,谢龙老提醒。”

        李云生认真地点了点头,他觉得龙老这么猜测也是合理的,一个符箓世家的顶尖强者,神魂再弱也弱不到哪里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桑家一名侍从领着黄雀营的七人走了出来。

        “瞧什么呢,一起走吧。”

        那侍从轻蔑地看了眼李云生,然后领着众人朝庭院内一处偏僻的客房走去。

        李云生是跟桑小满最后一个安排好房间的。

        他们被安排到一间四周堆满了杂物,墙壁上全是蛛网尘埃的小矮房,里面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床,以及一个被烟熏得漆黑的灶台。

        这房间一看就是以前桑家下人住的。

        “我可警告你们啊,晚上千万别出来乱溜达,饭菜会有人给你们送过来。”

        那侍从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道。

        “为什么不能出去?我第一次来炎州,还想去云鲸城看看呢!”

        李云生一副很莫名其妙的表情看着那侍从问道。

        “桑家家主桑不乱今天过逝,云鲸城乱成一锅粥,你不想死就出去逛吧!”

        那侍从白了李云生一眼,随后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桑家家主,不就是小满的爹爹吗?”

        李云生心头一震。

        他是连夜赶到这桑无垠的府邸,一路上也没办法打探消息,之前桑海楼进去找他爹的时候,他们又恰好聊完了这个话题,因而导致李云生现在才知道桑小满的爹爹去世了。

        “我还以为,至少还能撑几天呢。”

        李云生喃喃自语道,他甚至想过来到这炎州云鲸城之后,去试试能不能救下桑不乱,毕竟对于阎狱的鬼气,他在暮鼓森中研究了许久,或许能帮上一二。

        “怎么了云叔,你认识这桑家家主吗?”

        张帘儿站在门槛上,一脸不解地看着李云生,她的伤势恢复得很快,已经可以自己下地行走了。

        “我不认识他,我只是认识他女儿。”

        李云生带着些许怅然道,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桑不乱,他心里其实是敬畏的,特别从暮鼓森出来之后,知晓了当日正是他拦住了阎君,给秋水拖延了一些逃离的机会的时候。

        “那他女儿,这时候一定很难过吧。”

        张帘儿道。

        “定然是很难过的。”

        李云生想起在秋水的时候,桑小满虽然不怎么提起桑不乱,但偶尔表露出来的自豪感却溢于言表。

        不知道为什么,被张帘儿这么一说起,他心中那股怅然之感更胜刚才,他突然很想去见见桑小满,只觉得这个时候纵然是于事无补,可能在她旁边陪陪她也是好的。

        “不知道小满,这时候在做什么。”

        他看了看头顶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空,喃喃自语了一句。

        “你不去看看她吗?”

        张帘儿忽然问出了李云生心里正在犹豫纠结的问题。

        “不去了。”

        李云生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为什么?”

        张帘儿很是不解。

        “她肯定不想让我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李云生摇头。

        “再说了,我跟她已经十年没见了,我得好好准备一些给她的见面礼。”

        他笑着看向张帘儿道。

        “也对,云叔你是得带些礼物去,光着手去可不好,不如明天我跟你去云鲸城买一些,女孩子喜欢的东西还是女孩子来挑比较好。”

        张帘儿一脸天真道。

        “好啊。”

        李云生要送的礼物,当然不是什么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不过他也没有戳破张帘儿。

        “不过明天事情明天再说,今晚我们可有些麻烦了。”

        他一边走进四面漏风的客房,一边拍了拍张帘儿的肩膀。

        “麻烦?什么麻烦?”

        张帘儿一脸迷糊。

        “这家人,今晚应该会对我们下杀手。”

        李云生没有隐瞒道。

        “难道他们看穿了我们的身份?”

        经过幽云谷里的一番锻炼,张帘儿的心性比之以前沉稳了许多,所以听到李云生这么说之后,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慌张。

        “这倒没有,他们只不过想独吞那尸神蛊,单纯要杀人灭口罢了。”

        李云生道。

        “居然连自己人都不放过,这家人手段还真是狠辣。”

        张帘儿撇了撇嘴。

        “那云叔我们现在怎么办?”

        她接着道。

        “先……打扫打扫房间,然后生火做饭,待会他们送来的饭菜,肯定不太好吃。”

        李云生扫了眼这到处挂着蛛网跟尘埃的房间。

        “可……”

        “吃饱了才有力气陪他们玩啊。”

        张帘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刚要开口却被李云生拍了拍肩膀。

        “也对,这段时间,我就没好好吃过一顿热饭。”

        虽然不知道李云生在想些什么,不过张帘儿现在张帘儿对李云生极是信任。

        “可是,这屋里也没什么吃的啊,又不让我们出门……”

        张帘儿扫了眼这破败的屋子,有些泄气道。

        不过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李云生凭空拿出了一袋仙粮,以及一些熏肉出来。

        这些东西,都是之前让一夜城给青萝他们一家准备的,他自己也拿了一些。

        “云叔,你怎么连这些东西都随身带着!”

        张帘儿一脸惊喜道。

        先前大概是因为神经一直紧绷着,身上的伤势又没有痊愈的关系,她一直没怎么觉得饿,可此刻在看到李云生手上的仙粮跟熏肉时,肚子立刻又了反应。

        于是乎,当桑海楼他们开始谋划着,怎么让黄雀营这群人毫无痕迹地从这个世界消失的时候,李云生跟张帘儿已经开始在洗刷灶台生火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