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一章 纵火犯

第五百四十一章 纵火犯

        桑无垠府上的下人送饭来,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此时的李云生早已吃好了饭收拾好了屋子,在一张破桌子边上教张帘儿写字。

        “哟,还打扫得挺干净的。”

        跟府上下人来到这里的,还有桑无垠的小儿子,桑海楼。

        李云生跟张帘儿闻声放下了笔,不过没有接话,只是脸色如常地看着那桑海楼。

        “行吧,干干净净也好,饭给你们送来了,里面都是你们这些乡下人没吃过的好东西。”

        桑海楼指了指下人放在桌上的饭盒道。

        “谢公子。”

        李云生起身道谢,他目光不经意地跟那桑海楼对视了一眼。

        “见鬼了,我哆嗦什么。”

        在接触李云生目光的一刹那,这桑海楼浑身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只觉得可能是天气渐凉的缘故。

        “吃吧吃吧,看看合不合你们的胃口,若是不合胃口我再叫人去换,别以后传出去被人笑话我们家待客不周。”

        桑海楼打起了精神,有些不耐烦地指了指桌上的饭盒。

        “这么香的饭菜,怎么会不合胃口。”

        李云生闻言拿起了碗快,一盘一盘地将菜肴从饭盒中拿出。

        张帘儿见状偷偷地冲李云生眨了眨眼,似乎是想跟李云生说,她觉得这饭菜不对劲。

        不过下一秒,他脑海中便传来了李云生的声音:

        “接下来照我说做,你假装去夹菜、扒饭,但不要吃进嘴里。”

        闻言张帘儿满头雾水,心道:“桑府的人就在我们旁边,我们假装吃饭难道他看不见?”

        虽然仍旧带着疑惑,可桑小满还是将信将疑地去假装去夹菜吃饭。

        可令他吃惊的是,那桑海楼就像是瞎了一样,非但没戳穿他们,反而非常满意地向他们询问道:

        “怎么样,味道如何?”

        “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饭菜。”

        李云生空无一物的嘴里十分夸张地咀嚼着,表情十分感激地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他们此时的情形很危险,恐怕张帘儿看李云生那副模样都要笑出声来。

        “很好,很好,哈哈哈,吃完这顿好的,就可以好好上路……呃,咳咳,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桑海楼笑得有些得意忘形。

        一旁的张帘儿偷偷白了他一眼,暗道:“你这是说漏嘴了吧。”

        “你们慢慢吃吧,门我帮你们掩上,晚上风大。”

        桑海楼没再停留,从小屋里退了出去。

        虽然声音很轻,但张帘儿还是听见了,他们关门后给房门上锁的声响。

        “他们……”

        “嘘…”

        张帘儿有些急了,刚要开口,却被李云生捂住了嘴巴。

        直到李云生确认,屋外的两人都已经离开,他才放开手。

        “他们把门锁上了!”

        张帘儿起身来到门边,一脸焦虑道。

        “门应该不止是锁上,估计还布贴上封印符箓,恐怕就算是拆房子也很难拆掉。”

        李云生面色平静道。

        “刚刚这饭菜里应该也下了毒,他们这么做是要致我们于死地啊。”

        张帘儿看了眼那桌上的饭菜道。

        “故意挑这么偏僻的地方让我们住,就是为了方便毁尸灭迹的。”

        李云生道。

        “那云叔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见李云生如此淡然,张帘儿也不那么紧张了,只觉得李云生肯定有办法。

        “他们应该是去给黄雀营的其它人送饭了,我们也收拾一下东西,一起出门吧。”

        李云生起身伸了个懒腰。

        “可门被锁了啊。”

        张帘儿指了指房门道。

        李云生笑了笑走到门边,然后伸手一拉,门就那么被他拉开了。

        “怎么会没锁上?!”

        张帘儿满脸讶异。

        “两个修者神魂境界如果相差很多,神魂之力高的那一方,很容易操纵对方的意识,让其产生幻觉。”

        李云生一面把桌上的纸笔收拾起来,一面十分平静地向张帘儿解释道。

        “所以刚刚云叔,是控制了这两人的意识吗?”

        张帘儿一脸激动,她对修炼的事情总是非常上心。

        “直接控制的话,痕迹太明显,他爹也不是吃素的,可以顺着那一丝痕迹找上我,所以刚刚只是让他产生了一些幻觉。”

        李云生收拾好东西站在了门口。

        “我想学这个!”

        张帘儿一把跳到李云生旁边,满脸期待道。

        “等我们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有的是机会学。”

        李云生拍了拍张帘儿的脑袋。

        随后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屋子。

        差不多就在两人走出屋子的一瞬,身后的这间房屋上的挂着的一道道符箓,忽然散出刺眼的火光,只一刹那间便让整栋屋子燃烧了起来。

        “要不是云叔你识破了他们,此刻我们就要跟这房屋一样烧成灰烬了,这帮人简直是丧心病狂。”

        张帘儿有些后怕,又有些气愤道。

        “这仙府本就是个弱肉强食,拳头便是真理的世道。不过他这把火倒是正好我们出现在炎州的痕迹全部抹去,另外还帮我处理掉了黄雀营这几个累赘,让我省去了不少麻烦。”

        李云生也看了眼那正化作灰烬的房屋道。

        “这样看起来,我们还赚了。”

        张帘儿笑道。

        李云生也冲他一笑,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走吧。”

        “去哪儿?”

        张帘儿歪着脑袋问道。

        “这桑无垠的府邸我们来都来了,怎么能空着手回去,去问问他那傻儿子,他爹的宝贝都藏在哪里了。”

        李云生道。

        ……

        说话间,两人已经跟上了那桑海楼的脚步。

        李云生利用无相面,将自己跟张帘儿伪装成了桑家下人的模样,再加上桑海楼神识一直被李云生操控,以至于他对突然出现在他身边的两人完全视若不见。

        然后依旧满脸兴奋地看着那栋熊熊燃烧的房子,神色有些扭曲地笑道:

        “一群乡巴佬,这就是你们得罪本少爷的下场,哈哈哈!”

        李云生面色平静地站在他旁边,有条不紊地用自己的神魂将那几道尸神蛊从火海中的七羽身上抽离。

        这东西他吸收炼化之后,对他的神魂有很大的益处,所以他不想浪费。

        待他将那几道尸神蛊全部收入体内,他忽然转头看向桑海楼:

        “少爷,那边还有几栋房屋,我们一并烧了吧?”

        那桑海楼初听李云生的声音愣了一下,随后在李云生目光注视之下,浑身打了个激灵,然后恍然大悟一般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道:

        “对啊,那边还有几栋房子呢,全烧了全烧了,一个也不要留!”

        ……

        没过多久,桑无垠府邸的整个西面区域,开始化作了一片火海。

        用符箓来烧房子,当真比一般的柴火快多了。

        而等到整个桑无垠府邸的人赶到西院救火时,作为纵火犯的桑海楼,已经“兴致勃勃”地领着李云生进入了自家的库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