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夜宿凤鸣院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夜宿凤鸣院

        翌日,万卷斋。

        “老爷,老爷,找到少爷,找到少爷了!”

        一名府上的下人急匆匆地来到万卷斋,在他身后另一名下人正扶着摇摇晃晃的桑海楼走了进来。

        此时万卷斋内,桑无垠正跟他一干弟子表情严肃地商讨着事情。

        西院被烧得干干净净,库房被洗劫一空,让原本心情不错的桑无垠脸色铁青,一大早就把几个弟子叫到了万卷斋。

        桑海楼一进屋,一股酒臭味顿时在阁楼内弥漫开来。

        跟弥漫开来的酒气一同扩散的,还有桑无垠的怒火。

        “老大,给他醒醒酒!”

        他面色阴郁地看了眼身旁的大弟子谢明轩。

        见老师脸色这么难看,谢明轩也不敢怠慢,一道“朔风符”拍在了桑海楼的那潮红的脸上。

        “那个王八蛋拿冰水浇我!”

        一缕凛冬森冷的寒风,直接将昏昏沉沉桑海楼拍醒,他浑身哆嗦地大叫了一声。

        “是你老子我让人浇的!”

        桑无垠脸色铁青道。

        “爹……”

        这一声好似比那“朔风符”还管用,面如死灰的桑海楼,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说,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

        桑无垠努力压下心头的怒火道。

        “我,我也不知道……”

        桑海楼挠了挠头。

        其实他倒是没说谎,昨晚从他被李云生控制着神识产生幻觉开始,他的脑中就没什么记忆了。

        “你来说,你是在哪里找到他的!”

        桑无垠面无表情地看着扶桑海楼进来的那下人。

        “凤,凤鸣院。”

        那下人看了眼桑无垠,有些结结巴巴地道。

        这凤鸣院乃是云鲸城有名的青楼,李云生昨天让桑无垠带他到了库房之后,为了不给桑无垠留下蛛丝马迹,就让他自己找个地方喝酒去,没想到这桑海楼直接就去了青楼,的的确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你,你胡……”

        “啪!”

        桑海楼闻言刚要反驳,却被桑无垠直接隔空甩了那桑海楼一个巴掌。

        “你这废物!这点小事情都做不好,只知道跑去花天酒地了!”

        桑无垠指着桑海楼的鼻子骂道。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昨日出楼时的风度,模样跟全天下恨铁不成钢的老爹没什么区别。

        “爹,你这可就错怪我了,你交代我办的事情,我可是办得妥妥帖帖的,那几个乡巴佬早就被我烧成灰了。”

        桑海楼一把爬起来,十分委屈道。

        虽然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去的凤鸣院,可烧死那些乡巴佬的事情,他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呵……”

        桑无垠冷笑。

        “就为了杀那四个废物,你就一把火烧了整个西院?”

        见桑海楼居然还敢反驳,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烧了整个西院?!”

        桑海楼一头雾水,去凤鸣院他理解,毕竟在山里带了小半个月,自己的确干得出这种事情,可怎么会烧了整个西院呢?

        “老师息怒,小师弟看样子是真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

        一旁的谢明轩知道自己再不出言劝阻,自己的老师很可能真的能把小师弟打成重伤。

        于是他便把昨晚西院失火,以及库房被盗的事情跟桑海楼详细说了一遍。

        听完谢明轩的描述,桑海楼心中顿时一凉,一把跪了下来道:

        “爹,孩儿在山中憋得久了,酒瘾犯了一时糊涂,这又不能怪我,我就让他们烧那几栋房子,谁知道这帮蠢货,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桑海楼一脸委屈地争辩道。

        “你!……”

        “无垠啊,这的确也不能完全怪海楼。”

        一旁沉默了许久的马钰忽然开口。

        这马钰曾经是桑无垠的老师,也只有他能够劝住桑无垠了。

        “老师,这逆子就是被你宠坏了,我不收拾收拾他,日后指不定给我们闹出什么麻烦。”

        桑无垠继续指着桑海楼骂道,只是语气却是缓和了不少。

        “我来之前去看了一下,西院那火的确是那帮下人操控符箓不慎造成的,这确实不能算到他头上。”

        马钰语气平和地道。

        “是啊,爹,我走之前明明都安排好的,谁知道这帮人连几张薪火符都控制不住。”

        一旁的桑海楼顿时向他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你给我闭嘴!”

        桑无垠白了自己儿子一眼,然后转头看向谢明轩道:

        “库房的损失清点过吗?”

        “已经清点好了,只丢失了一些低阶符箓跟一批灵石,这处库房在你进万卷斋之前我们便转移了一次,高阶符箓跟法器丹药都已经转移到新的库房了。”

        谢明轩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桑无垠。

        “这贼还真饥不择食,连一品墨箓都不放过。”

        桑无垠看了眼那小册子,有些哭笑不得。

        “就是个趁火打劫的小毛贼,那处库房的位置其实不难找,府上不少下人都知道,只是正好被他装上西院失火大家都去救火的空挡罢了。”

        谢明轩解释道。

        “这么说来,是家贼了?”

        桑无垠冷冷地看了眼桑海楼。

        “爹,你莫要冤枉我,我要这些低阶符箓做什么,至于灵石我也不缺啊,而且你们也说了,我昨晚都在凤鸣院喝酒。”

        桑海楼赶紧解释道。

        “你还敢提凤鸣院!”

        “无垠!”

        桑无垠扬起手,就要给桑海楼一巴掌,不过还是被马钰拦了下来。

        “海楼年纪也到了,谁还没个血气方刚的时候,你年轻时去的次数可一点都不比他少!”

        马钰对这桑海楼的确有些溺爱,一看桑无垠还要动手,立刻有些不满了。

        “他能跟我比吗?老师您不能再这么护着他了!”

        桑无垠有些无奈。

        “你也是成了亲之后才安份下来好好修炼的,我觉得海楼也是时候找一门亲事了。”

        马钰接着道。

        “这都什么时候,桑不乱一死桑家大乱,谁还顾得上他的亲事,老师您这不是胡闹吗?”

        桑无垠有些莫名道。

        “如果我说,让海楼娶桑家那丫头桑小满呢?这还是胡闹吗?”

        马钰此言一出,桑无垠先是一愣,继而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