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三章 云鲸城,云鲸符

第五百四十三章 云鲸城,云鲸符

        “你跟桑不乱虽是同性,但也只是表亲,如果海楼能将桑小满娶过门,这家主之位自然就落到我们这一支头上了。”

        马钰接着道。

        “如果当真能顺利将那桑小满娶过来,我们的确不用那么大费周章了,可她若不肯嫁怎么办?”

        沉吟了片刻之后,桑无垠终于开口道。

        “桑家族内各支之中,现在属我们这一脉实力最强,桑家所有人应该都很清楚,桑小满继任家主之位,我们是不可能同意的,接下来肯定会引发族内动荡纷争,那帮老家伙以及其他支脉肯定不想看到这一幕,这事若是能以两家结亲来解决,这些人肯定是会支持我们。而那桑小满若是执意不嫁,势必会引发族内各支反感,失了族内各支的支持,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其取而代之。”

        马钰道。

        桑无垠目前争夺家主之位遇到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师出无名,杀一个桑小满容易,但平复桑家各支的怒火就难了。

        所谓兔死狐悲,若是这些人都联合起来铁了心不让他继任家主之位,桑无垠就算修为再强也无可奈何,毕竟继任家主之位之后,他还需要这帮人替他卖命呢,否则他要这么家主之位有何用?

        “老师觉得有几成把握,能逼那桑小满就范?”

        他皱眉问道。

        “五成。”

        马钰伸出手掌。

        “既然老师有五成把握,那就赶快找个人去提亲吧,老师觉得这提亲的人谁合适?”

        桑无垠终于也不再犹豫。

        “这桑小满有一个表妹名叫林疏影历来跟她不和,若是她去提亲,定然有方法叫那桑小满就范,不过无垠你也不用担心,就算她不行,我还有其他人选,总之我们就是要将这件事情闹得天下皆知。”

        马钰想了想,然后开口道。

        “还是老师考虑得周全,这事情就劳烦老师了。”

        桑无垠道。

        “谢谢师公!”

        一旁的桑海楼也是忍不住开心道。

        桑无垠白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而是转身看向谢明轩道:

        “无论这门亲事成败与否,我们先前的谋划都还得继续。”

        “老师放心,该安排的都安排了,流州昆吾府府主,炎州风生府府主已经在路上,不日便会达到云鲸城,通幽观观主以及阎狱的马面、牛头二使也已经动身,其余的还有十几个愿意跟我们交好的势力都已经在派人前来,届时都会出现在老师家主继任大典之上。”

        谢明轩道。

        “还是你让我省心,不过我向仙盟借用的小天诛阵的事情,他们有答复吗?”

        桑无垠先是满意地拍了拍谢明轩的肩膀,然后又问道。

        “这个,暂时还未答复,调用小天诛阵,需要经过六位以上府主的同意方才可以。”

        谢明轩道。

        “这帮牛鼻子,简直抠到家了,也不想想我每年给他们提供了多少道符箓。”

        桑无垠有些不满道。

        “其实这也不怪他们谨慎,小天诛阵所消耗的天材地宝数目庞大,目前也就对付妖族时用过一次。”

        一旁的马钰插了句嘴道。

        “既然老师也这样说,那这样吧,你在我先前答应给他们的那批符箓的数量上再加一倍,务必让门赶在我继而大典之前将天诛阵送来。你告诉仙盟,若是连这笔交易都玩不成,以后也不用再跟我们谈别的合作了。”

        桑无垠一锤定音道。

        “老师其实大可不必如此谨慎,就算没有那小天诛阵,就凭桑小满那一支的实力,根本没法子与我们相抗衡。”

        二弟子冯良工有些不解道。

        “他们我自然不惧,我唯一担心的只是桑家祖上传下来的那道云鲸符,若是那桑小满掌握了云鲸符,这一仗可就有些麻烦了。”

        桑无垠道。

        听到云鲸符三字,阁楼内的众人神色皆是一凛。

        这云鲸符乃是炎州桑家最大底牌,有这道符在,哪怕是仙盟也不敢直接攻打炎州。

        “这云鲸符除了桑不乱还有谁能施展,桑小满那丫头天赋的确不错,不过年纪终究还是太小,根本无法承受云鲸符的反噬,老师你还是多虑了。”

        冯良工愣了一下,然后接着道。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谁知道桑不乱走之前,有没有给她那宝贝女儿一点保命的手段?若她真的施展云鲸符,能与之抗衡的就只有小天诛阵了”

        桑无垠道。

        这桑无垠霸道归霸道,但心思却比他那些弟子要细腻缜密得多。

        “无垠这般考虑也是对的,我们准备了这么久,若是在这种地方栽下去,那就大大的不值当,还是小心谨慎一些为好。”

        马钰道。

        “那这继任大典定在何时?要等到桑不乱的丧事过后吗?”

        谢明轩问道。

        “太晚了,就定在七日之后。”

        桑无垠冷笑道。

        “七日后……这不就是桑不乱的头七吗?”

        谢明轩皱眉。

        “怎么?不行吗?”

        桑无垠笑问道。

        “不,老师这个日子挑的极好,若那桑小满不答应这门亲事,我们便在他爹爹头七这日,把她家主之位夺过来,以解这十年来心头之恨!”

        谢明轩原本平静的脸色露出一丝狰狞。

        他这一脉跟桑不乱那一脉的仇怨极深,当初桑无垠弟子过百,现在只余下这区区十几人便是最好的证明。

        接下来他们开始规划着这次谋划的具体细节。

        而这时,一直站在一旁听着的桑海楼忽然浑身打了个寒颤,暗道:

        “怎么这两天,老是平白无故的打冷颤?难不成昨晚喝酒受凉了?”

        ……

        炎州云鲸城,凤鸣院。

        在凤鸣院一间幽僻的厢房中,李云生手杵着脑袋,一字不漏地将方才桑无垠他们的对话听完了。

        昨晚在桑海楼来凤鸣院喝酒时,他便已经将重新炼化的尸神蛊顺带放入了桑海楼的体内。

        这重新炼化的方法,还要多亏了轩辕乱龙。

        重新炼化之后的尸神蛊,不再受到那锁魂铃的束缚,而是完全由李云生神魂操控,并且能将宿主所见所闻传递到李云生的神识之中,悄无声息,比传言符更加好用,还不会被识破。

        在李云生听到,桑无垠教训桑海楼时,他还是一脸轻松,甚至有时候还忍不出笑出声来。

        不过当他听到桑无垠要找人去想桑小满提亲时,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呵呵,你们还真打算去提亲啊?”

        李云生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冷笑。

        之前在幽云谷出口时,他就已经听到桑海楼在打桑小满的注意,只是没想到这桑无垠居然还真的答应下来了。

        而且如果依照那马钰的说法,桑小满的确很有可能为了族人的利益,向这家人屈服,最后真的答应这提亲。

        总之,现在李云生很不开心,以往平稳如湖水的心境,此刻正暗流涌动。

        而这时张帘儿提着两个油纸包走了进来,她一脸开心地扬了扬手里的东西,然后笑道:

        “云叔,我买了蒸饼跟胡麻粥,可香了,你赶快……”

        只是她话说到这里忽然止住了,然后一脸讶异地指着李云生手上的杯子道:

        “呀,云叔,那是醋啊,你怎么当茶喝了。”

        李云生一愣,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杯子,随即一股酸涩之味涌向他的味蕾。

        原来他桌上根本没有茶壶,只有一壶昨晚吃面时要来的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