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四章 云鲸城真是一座宝库啊。

第五百四十四章 云鲸城真是一座宝库啊。

        凤鸣院的厢房内,短暂的尴尬之后,李云生跟张帘儿开始吃起了早餐。

        “云叔,这云鲸城真的好大,我就买一份早点,居然差点迷路了。”

        张帘儿一边吃着蒸饼,一边跟李云生比划着。

        “你还敢说,早上那么早出去,也不跟我打一声招呼。”

        李云生撕了一块蒸饼放进嘴里。

        “我在桌上留了字条呀,而且我看你睡得那么香,不忍心吵醒你。”

        张帘儿道。

        “你身体好些了吗?”

        李云生也没再追究,只是询问起张帘儿的身体状况。

        “全好了,本来就是一点皮外伤,再加上云叔的这件符衣,昨天其实就好的差不多了。”

        张帘儿举起她那不算粗的胳膊,似乎是要向李云生展示一下的她的二头肌。

        她本就一副少年模样打扮,加上那一对剑眉星目英气十足,活脱脱一个英武中带着些秀气的少年郎。

        看着她那一脸得意的表情,李云生心中暗道:“我这到底是多了个侄女还是侄子?”

        不过他也没时间纠结这个问题,吃完了手中的蒸饼,然后喝了一口胡麻粥道:

        “我可能要出一趟门,有点事情需要你在城里帮我办一下。”

        “云叔你尽管吩咐,我一定帮你办好。”

        张帘儿闻言拍着胸脯保证道。

        “我需要你去云鲸城收购一批符箓。”

        李云生一边说,一边抬手将一叠符箓,整整齐齐地码放在桌上。

        这些符箓,都是组成神机符的单独符箓,从一品到五品每一张都有。

        说着他还给张帘儿递过去一个小册子,然后接着道:

        “符箓的名单也都在这小测子里,上面还配有每一种符箓的图案。”

        “我记得昨晚运叔你在那库房就已经拿了不少这类符箓吧,怎么还要那么多?”

        张帘儿一边仔细地看着手中的小册子,一面好奇道。

        “我自然有我的用处。”

        李云生也没解释。

        其实他也是昨晚在看到桑无垠库房里堆积如山的符箓时才猛然惊醒:

        “这些低阶符箓我根本就不用自己画呀。”

        在炎州,在云鲸城,符箓是最不值钱的东西,特别是这些五品以下的符箓,满大街都是。

        这云鲸城对于李云生来说,简直就是一座无形的宝库。

        而他之所以让张帘儿去,一来是时间紧迫他抽不开身,而来则是想要锻炼锻炼她。

        说着他递给张帘儿一枚戒指,然后接道:

        “这里面的灵石你可随意使用,全部花完也没关系,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帮我尽可能多的买到这些符箓。”

        张帘儿结果那枚戒指戴上,她用神识感应了一下那戒指内的空间,顿时下了一跳,只见一枚枚灵石,犹如小山一样堆积在那戒指的空间呢。

        李云生的灵石大部分是李云生从暮鼓森那些修者们身上搜刮得来,另一部分则是从黄雀营身上拿的,还有一部分来自昨晚桑无垠的库房。

        零零总总加起来,数目的确十分吓人,除了给张帘儿的那枚戒指,他自己的乾坤袋中还有同等数量的灵石。

        具体有多少其实李云生自己也没算过,反正他修炼也用不到,也不拿出去花,所以一直不怎么在意这些,单纯地搜刮下来后,就往乾坤袋或者戒指中一丢,不知不觉中就存了这么许多。

        “这么多全花完吗?”

        张帘儿有些难以置信道。

        “没错。”

        李云生点了点头。

        “这……”

        张帘儿顿时有些为难,数量这么庞大的灵石,可不是她想花完就能花完的,所谓怀璧其罪的道理,她自小就听过。

        “你别担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的。”

        李云生笑了笑。

        说着他突然取下自己脸上的面具。

        随着他取下那副无相面,他也久违地露出了自己原本的相貌。

        “云叔,你原来不是个小胖子啊。”

        看到李云生的脸,张帘儿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开心道:

        “你这样子,好看多了!”

        “重点不是我的脸,重点是这面具。”

        李云生拍了拍张帘儿的脑袋,随后解释道:

        “这面具戴上之后,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更换容貌身形,你倒是尽量去用不同的相貌跟身份去购买这些符箓,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异常了。”

        “对哦,云叔你之前一直装成小胖子骗我,我居然完全没发现。”

        张帘儿有些后知后觉道。

        “你戴上试试。”

        李云生将无相面递给张帘儿。

        “好,我来试试。”

        张帘儿一脸雀跃地接过那无相面,然后戴上。

        “你好啊,小姑娘。”

        当她戴上面具的瞬间,一个老头的声音忽然传入她的脑海中。

        “咦?云叔,你这面具里怎么有个老头在说话?”

        张帘儿非但没有被吓着,反而一脸欣喜跟疑惑地看向李云生道。

        “什么老头子,就算是李云生这臭小子,也得尊称我一声龙老,小姑娘你怎么一点长幼尊卑都没有。”

        面具中“老头”声音再次传来。

        “云叔,这老头还对我指指点点的!”

        张帘儿依旧没有理会面具中的声音,而是再次看向李云生道。

        “龙老,你就别跟小辈一般见识了。”

        李云生有些哭笑不得。

        “刚刚跟你说话的这位是轩辕乱龙前辈,是一位了不起的大修士。”

        他跟张帘儿解释道。

        “可我怎么看不到他,只能听到他的声音?”

        一听到对方是一位大修士,张帘儿的神色立即郑重了起来。

        “轩辕乱龙前辈因为一些变故肉身已经损毁,只留下一道神魂存留在那面具之中。”

        李云生继续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

        张帘儿一把取下面具放在桌上,然后一脸严肃地对着面具拜道:

        “晚辈刚刚多有冒犯,还请轩辕乱龙老前辈恕罪。”

        她向来就十分崇敬那些大修士。

        “算了算了,跟你一个晚辈计较些什么?”

        见张帘儿这般郑重地道歉,再加上她有是个孩子,轩辕乱龙顿时便心软了。

        其实之前在幽云谷时,他就对张帘儿印象不错,特别是面对朱亥这种高手依旧不卑不亢的神态,让他十分满意,刚刚其实也就是跟张帘儿开开玩笑罢了。

        两人和解的这么快,李云生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无相面单纯以张帘儿的修为是不可能控制得住的,毕竟里面住着几千条恶灵,普通修者戴上去简直是找死。

        就算是李云生,当初为了镇压他们,也足足花了十年的功夫。

        所以想让张帘儿戴上无相面,只能靠轩辕乱龙。

        “这无相面以你目前的实力还无法控制,想要伪装身份需要龙老的协助。”

        李云生对张帘儿道。

        “有劳龙老了。”

        张帘儿立马十分乖巧地道。

        她嘴不算甜,可贵在真诚。

        轩辕乱龙恰巧就喜欢这种晚辈,所以他听了之后十分受用,然后略带一丝傲娇道:

        “行,行吧,你云叔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见轩辕乱龙答应下来,李云生算是彻底松了口气,然后继续拜托轩辕乱龙道:

        “龙老,小姑娘涉世不深,去买符箓的时候,您也在一旁帮衬着点,别叫一些不长眼的给骗了。”

        “放心吧,我活了这么些年月,什么人没见过,我看哪个不长眼的敢坑这小姑娘。”

        轩辕乱龙十分自信道。

        有轩辕乱龙这个活了上千年的人精在,他也不怕张帘儿被坑,算是多了一重保险。

        不过就算是这样,李云生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大师兄就这么一个女儿,他就这么一个侄女。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站起身从床头取下那“朽木生花伞”递给张帘儿:

        “这伞你也背着,若是遇到打不过的大修士,你便撑开这伞,然后等我回来。”

        “谢谢云叔。”

        张帘儿接过朽木生花伞,随后一脸好奇地看向李云生道:

        “云叔,你这么急着出城,是要去做什么?”

        李云生揉了揉张帘儿的脑袋笑道:

        “当然是去准备给你桑小满姐姐的见面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