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五章 风生府府主纳兰坤

第五百四十五章 风生府府主纳兰坤

        三日后,

        一队仙盟的云船,从风生府出发,在厚厚云层的掩护之下,终于来出现在了莲花山脉的上空。

        这莲花山山脉,就好似一道笔直的横线,横亘整个炎州,是炎州一个极为特殊的地标。

        同样的,到达了莲花山,也就预示着距离云鲸城只有一半的路程了。

        而云船船队中,一艘体积最大,装饰同样也最为华美的云船上,一个名衣着华服,鹤发童颜的老人正坐在船头抚琴。

        他这琴音缥缈,煞是好听,更出奇的是,它仿佛有魔力一般,居然引得一群云雁绕船而行,随着琴音高亢鸣叫。

        “纳兰府主,下面就是莲花山,我们该下去修整一下了。”

        一名府卫走到那老人旁边,十分恭敬地道。

        这坐在船头抚琴的老人,正式风生府新任府主,纳兰坤。

        “这么快吗?我还以为我就弹了一曲呢。”

        纳兰坤弹完一曲这次幽幽地答道,似有些不尽兴。

        “先生定力超凡,抚琴时还能修习,自然觉得时间过得快。”

        那府卫有些谄媚道。

        “你啊,修为没什么长进,嘴皮子倒是油滑了许多。”

        纳兰坤语气带着些责备地开口道。

        不过他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却极为受用。

        “算算那桑无垠跟我们约定的时间,我们走的确实快了些,那就下去休息休息吧,切记隐藏好行踪不要暴露了。”

        他颇为惬意地伸手接住一只云雁。

        风生城距离云鲸城路程近万里,圣人境修者御风而行尚需一日,更不要说普通人了。

        仙盟的云船无疑是最好的穿行工具,若是全力飞行,三日内便能赶到云鲸城,不过因为跟桑无垠的约定,为了不提前打草惊蛇,纳兰坤这一路一直都是走走停停。

        “是,我这就让人传令下去。”

        那府卫躬身道。

        “等一下,我这琴你也拿过去,帮我用妖血温养一下。”

        那府卫刚要转身,却又被纳兰坤叫住。

        “是,是!”

        那府卫接过纳兰坤手中的琴,目光中露出几分畏惧,眼前这张古琴在他眼中就好似烙铁一般烫手。

        “没见过世面的东西,仙盟这些府卫,没几个中用的。”

        纳兰坤看着那府卫离去的背影,冷笑了一声。

        他这话不是气话,完全是接任这府主之位后的感悟。

        因为桑家势力过于强大的缘故,炎州风生府的府主之位,一直是仙盟的一块心头病。

        短短十年间换了不下五任府主,这其中三人身死一人重伤,还有一人生死不知。

        这个位置至此空缺了两三年,最后直到这纳兰坤接任。

        不过只看这纳兰坤的外表很难想象,这位儒雅随和的老人,在接任风生府府主之位前,这纳兰坤曾是十州赫赫有名的一大邪修,

        他最大的喜好之一,就是吸食资质上乘的童男童女体内先天之气,以此来进行修炼,可谓害人无数,就连一些宗门世家的子弟也难逃魔爪。

        一些世家跟宗门联手缉拿之下,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此人总算落网。

        可好笑的是,他们抓到的人却被仙盟强行要了过去,随后摇身一变成了炎州风生府的府主。

        但不得不说,此人的确颇有手段。

        在他接任风生府府主之后,立刻以极为残暴的手段将与桑家有关的势力尽数剔除,随后更与桑无垠勾结让其在炎州站住脚跟。

        就算是桑无垠被桑不乱关入万卷斋之后,他也靠着其强悍的修为跟凌厉的手段,让长生府像一颗钉子一样死死地扎在炎州,任凭桑家势力如何试压,就是无法将他赶出炎州。

        而现在,他更是算准了桑不乱即将陨落,准备直接出手干预桑家府主之位的接任。

        此事若成,他在仙盟之内的地方,将无人能够撼动。

        至于从前那些与他有旧怨的仇家们,也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

        仙盟的云船停泊在了莲花山旁的一处无名大湖之中。

        此处湖光山色,风景如画,纳兰坤看了喜不自胜,原本只准备稍作休息,现在居然命人开始安营过夜。

        “纳兰先生,真的要在这里过夜吗?先不说能否赶得上桑家家主继任大典,单说此地山势险峻,若是有人暗中埋伏行刺先生,可就大大不妙啊。”

        纳兰坤所在的云船上,还是那名府卫,一脸忧心地对纳兰坤道。

        “张元啊,你跟了我这么久了,心性见地怎地还不开窍?如此好山好水,不坐下来弹奏一曲,欣赏玩乐一番,如何对得起自己?”

        纳兰坤在面前的府卫脑袋上敲了一记,一副你们都不懂我的表情道。

        他一直以书生雅士自居,可身边都是一群莽夫,这是他接任风生府府主之位后最不满意的一件事情,只觉得等这次事了之后,定是要将府内的府卫轮换一批,挑些懂音律有学识的少年男女。

        “小的脑袋愚笨,满脑子只是在担心先生的安全,而且桑无垠那边刚刚又传来消息,催促我们尽快赶路。”

        那张元一脸惶恐。

        “算了,你虽然笨了些,可对我倒也算诚恳,不想其他人那样在我面前一套背后一套。”

        纳兰坤一脸厌烦地摆了摆手。

        “桑无垠那边你不用去管,我就是要那老匹夫等着,若是事事都随了他的意,说不定往后又多出一个桑不乱,到时候你我该如何收场?”

        他白了那府卫张元一眼。

        “是,是,小的考虑不周。”

        张元慌忙点头。

        “至于你说有人来刺杀老夫。”

        纳兰坤冷冷一笑。

        “他们不是已经来了吗?”

        他低声凑到张元耳边道,说话间目光还不经意地瞥了眼前方的湖面。

        “先,先生您说的,当真!”

        张元一惊,有些慌张道。

        “嘘……”

        纳兰坤示意张元噤声,一脸邪笑道:

        “不要把我的鱼儿惊着了,这两条大肥鱼,我可能等了他们一路呢。”

        “那,那属下,接下来该怎么做?”

        张元镇定了些道。

        “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就当没看到他们。”

        纳兰坤一脸轻松。

        “对了,我出发前,让你准备的那对童男童女在船里吗?”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拉着正要离开的张元问道。

        “早就准备好了,就在您船上,只是……先生您难道准备在这船上,白昼……”

        张元有些震惊。

        “这里风景宜人,灵气比之我府上都要充沛,正是修炼我独门秘法的大好所在,在此修炼配上那一对童男童女,说不得能让的修为再进一步。”

        纳兰坤一脸不以为然道。

        “可,那些刺客就在暗处啊。”

        张元有些担心。

        “不下点本钱,那两条大肥鱼,怎么会上钩?”

        纳兰坤嘴角勾起,舔了舔嘴唇道。

        张元闻言一惊,暗道:“原来府主所说的童男童女,是指那两名刺客!”

        眼前这纳兰坤谋划之深远,再次让张元发自心底地折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