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六章 鲛人血海深仇

第五百四十六章 鲛人血海深仇

        莲花山旁无名大湖湖底,一对少年男女潜伏此地足足三日有余。

        “哥,没想到那情报居然是对的,这老畜生的船真的会停靠在此处。”

        少女以唇语对那少年说道,目光中满是兴奋。

        这少女生得一头绿色长,飘浮在水中就像海藻一般,恰好隐匿住她曼妙的身形。

        “那老畜生的性子我早就摸得一清二楚,此地风景绝佳,他会选在在此停靠,一点都不意外。”

        少年一对黑白分明的透亮眸子,狠狠地看向不远处水面仙盟云船停靠的方向,眼神的恨意毫不掩饰。

        这少年跟那少女一样,头的颜色也跟普通人不一样,只不过他是一头银,并且周身皮肤上,一块块晶莹的鳞片时隐时现。

        两人无论是身体还是脸庞轮廓,都透着一股异域风情,俊美且妖异。

        再看二人在水中呼吸自如的模样,很显然这两位并非人类,而是生于水底的妖族。

        其实如果是住在风生城城民,对这两人肯定不会陌生,在风生城中有一个家族的族人相貌便是如此。

        这个家族复姓南荣,相传是太古鲛人后裔,因为当年曾与桑家一同抵御魔族入侵,桑家便将炎州水域交由这南荣氏治理。

        随着南荣氏一族跟人族通婚日益密切,他们身上的妖血也渐渐淡了,不过也因为如此它们在水中生活的能力也在变弱,最后渐渐地从炎州水域退居到了风生城,过着半人半妖的生活。

        不过因为南荣一族大多性子平和,风生城的城民跟他也相处的很融洽,甚至如果不是老一辈城名提醒,现在极少有人知道他们曾是鲛人一族的身份。

        但自从纳兰坤接任风生城开始,南荣氏一族的厄运便开始了。

        这纳兰坤先是将城内一起幼童在湖中溺水的事件嫁祸于南荣氏,派出府卫搜查南荣府。

        随后他又买通府上仆役,将十几具男童尸体埋入南荣府后山,嫁祸于南荣府,对外声称南荣氏一族妖性复,开始以幼童精血为食,最后将整个南荣氏一族关押入狱。

        这件事情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是仙盟在嫁祸南荣氏一族,可因为纳兰坤的残暴手段,一时竟无人声援南荣氏一族。

        而远在云鲸城的桑家,当时也因为桑无垠的叛乱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无暇顾及南荣氏一族。

        “这个老畜生,当时在城内掠食幼童,被我爹爹现,结果尽然倒打一耙!”

        少女一想到自家的灭门之祸,顿时便气得牙痒痒。

        “小玉,沉住气。”

        少年带着些许老城拍了拍少女的肩膀。

        “一想到这老狗,将我族内孩童一个个折磨致死,我怎么能沉得住气?当时若不是娘亲拼死将我们送入水中,只怕此刻那船舱中躺着的就是你我了。”

        这名叫小玉的少女越说越激动。

        “正因如此,你更是要沉住气,他现在就在我们面前了,这机会只有一次,绝对不能让他跑了,否则南荣镔就算是死也没办法瞑目!”

        少年没再用唇语,而是语气低沉而有力地在水中开口道。

        那南荣玉似乎是被少年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住了,顿时也不在做声,只是默默地注视着远处湖面停泊的云船。

        大约又等了一个时辰,云船上的府卫已经开始准备下船做饭,沉默了许久的南荣玉终于忍不住再次开口道

        “哥,我看到那老畜生下船了,我们还要在水里待多久?”

        “这老东西在利用童男童女修习一种邪功,只要那船中的出孩童惨叫,你我便可以动手。”

        南荣镔在水中换了口气道。

        “这样的话,那两个小孩岂不是……”

        小玉一脸不忍地咬着嘴唇。

        “哼。”

        南荣镔冷哼了一声,然后语气带着些愤怒道

        “我南荣氏的族人受难之时,这些人类可有一个曾站出来?”

        小玉闻言顿时沉默了。

        “最好能拖到天色暗下来,今晚是满月,只要月亮爬出来,借着这潮汐之力,你我胜算能再大几分。”

        南荣镔接着道。

        他对这次刺杀谋划了许久,无论是天时还是地利,都已经计算在了其中。

        “妹子,这颗鲛珠你拿着。”

        说着他递给南荣玉一颗洁白无瑕的珠子。

        “哥,这不是爹爹临死前交给你的鲛珠吗,你交给我做甚?”

        南荣玉拿着那颗鲛珠一脸疑惑道。

        “这颗鲛珠可让你体内妖血彻底苏醒,等下你看准时机服下。”

        南荣镔道。

        “可是,这鲛珠在哥你的手上不是更有用吗?”

        南荣玉不解道。

        “我的身份早在风生城时,就已经暴露了,就算服下了这鲛珠,那老狗也定会防范,所以这鲛对我用处不大。”

        南荣镔摇头。

        “等一下,我会先以水牢将那老狗的船分开,然后在明处吸引他的注意力。”

        “你到时候潜伏在暗处服下鲛珠,待我与那老狗战至焦灼之时听我号令,以我鲛人圣物离水刺将其斩杀。”

        他仔细嘱咐道。

        “可是哥,我若是失手了怎么,我怕……”

        南荣镔说的事情,跟兄妹两事先商量过的不一样,这让南荣玉有些踟躇。

        “怕什么,想想我南荣家那近千道亡魂,想想念儿,想想松儿!”

        南荣镔有些生气道。

        “我知道了!”

        听到南荣镔口中那几名孩童的名字后,那小玉原本有些慌乱的眼神瞬间坚定了下来,她咬了咬牙道。

        而就在这时,一声幼儿啼哭的声音,忽然从水面上方传来。

        这哭声格外凄厉,听得那南荣玉心头一颤。

        “沉住气。”

        南荣镔看了眼身旁的妹妹摇了摇头。

        很快随着幼童哭声渐渐变得无力,南荣镔看了眼头顶水面外的天色,现虽然天色并未完全暗下去,但一轮皎月已然在头顶升起。

        他感受着那股正一点点涌入体内的潮汐之力,深吸了口气然后看了眼南荣玉道

        “服下鲛珠,沉住气,没听到我的号令,就算是我死了也别出去!”

        南荣玉眼眶一热沉默地点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