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四十八章 琴音入魔

第五百四十八章 琴音入魔

        不过南荣玉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

        因为她现,自己面前站着的并不是她哥哥南宫镔,而是纳兰坤。

        “怎么,回事……”

        她愕然之中低头一看,现被自己离水刺刺中的那人才是南荣镔。

        “哥!”

        南荣玉慌乱之中,赶紧解开离水刺的术法,将南荣镔被吸食的精血送还其体内。

        “原来这离水刺不但可以吸干他人精血,还能将吸纳的精血储蓄备用,果真是一件好宝贝。”

        纳兰坤站在船头抱着古琴,饶有兴致地看着那把离水刺道。

        “我明明刺中了你,为什么?”

        南荣玉扶着脸色开始好转的南荣镔,一脸不甘地皱眉问道。

        “刺中我?呵呵,那是你的幻觉,我一直都站在这里哦。”

        纳兰坤的衣服依旧松垮垮地披着,还袒露出那枯瘦的胸膛,脸上的笑容里满是邪气。

        “可我哥不是封住了你吗?”

        南荣玉依旧满脸困惑。

        “就凭那种程度的滴水成冰之术怎么困得住我?而且其实在听到我这古琴的第一道音符时,你们兄妹便已经输了,我这琴不但能伤人,还能让人产生幻觉。”

        纳兰坤很是轻蔑地摊了摊手。

        “区区两个真人境修为的小妖,凭着一点血脉传承就想刺杀我,你们把那些死在我手里大妖当成了什么?废物吗?”

        他一脸讥笑道。

        “我们做个交易。”

        南荣玉沉默了很久然后道。

        “说来听听。”

        纳兰坤看着南荣玉笑了笑。

        “放了我哥,至于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南荣玉一脸决绝。

        “不,不行……”

        刚刚恢复了些意识的南荣镔闻言在她怀里奋力挣扎着。

        “我明明两个都能要,为何要放走一个?”

        纳兰坤一脸莫名其妙道。

        “是,我在你面前的确没有胜算。”

        南荣玉苦笑了一下,随后目光决然道:

        “但我可以选择死,她将离水刺对准自己的咽喉。”

        “别,别,别,死了多无趣?”

        纳兰坤连连摆手。

        “我答应你,答应你,你只要愿意跟我走,我可以放了你哥。”

        他一脸诚恳道。

        “你割掌立誓!”

        南荣玉依旧那离水刺指着自己的咽喉。

        “好好好,你冷静些,我立誓,立……”

        纳兰坤连连点头,只是话才说道一半,一道琴音犹如银瓶炸裂般在这湖面响起。

        也就在这琴音响起的瞬间,南荣玉整个人神色骤然呆滞,双臂垂下,离水刺更是掉落在了船上,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一般。

        “来,到我这边来,到我这边来,我就放了你哥哥。”

        纳兰坤盘腿坐于船头,手指轻柔地拨动琴弦,一脸阴邪地笑看着南荣玉。

        比起在修为跟术法上击溃对手,他纳兰坤更享受在精神上击溃对方,就像是此刻这样,看着小白兔一般的南荣玉,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他内心的愉悦几乎要从眼中溢出来。

        “别,别过,去,妹,妹妹……”

        南荣镔依旧奋力地挣扎着,只是眼眸之中已经满是绝望。

        眼看着小玉一步一步走向纳兰坤,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力感比将他千刀万剐还要难受千万倍。

        “为什么,这十州何时成了恶人横行的十州,我南荣家,我们兄妹到底做错了什么,招来此等恶人,天道何在?……”

        他拼劲了最后一丝嘶吼了一声。

        “恶人?哈哈哈……”

        纳兰坤放声狂笑。

        “十州仙府何时以善恶论英雄了,这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道,天道?若真有天,这十州之大,他能看清地上的蚂蚁吗?”

        他说着抬手就要将那南荣玉拉入怀中。

        “砰!”

        不过没等他的手碰到南荣玉,一道气爆声在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湖面炸响,随后一道箭矢犹如闪电般射中纳兰坤的左肩,箭矢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纳兰坤从船头撞飞出去,直到撞倒了岸边几棵合抱粗的杉木才停下。

        而他整个人也被直接钉在了树上。

        眼前这一幕,不但是船上的南荣氏兄妹一脸愕然,就连纳兰坤本人也是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哪个不要命,敢管我血衣琴魔纳兰坤的闲事!”

        醒过神来的纳兰坤,只觉得受到了羞辱,一把拔下插在自己肩头的箭矢,然后朝着箭矢射过来的方向怒喝了一声。

        不过他这话才落音,又是一根箭矢带着破风之声朝他射来。

        这一次他看得真切,这根看似普通的箭矢,中途居然连续闪烁出了两道符文印记。

        “原来是符箭。”

        他当即一抚琴弦,一道凌厉的琴音迎着那箭矢激射而出。

        那箭矢遇到这道琴音之后果然停滞在了半空。

        “不过如此!”

        纳兰坤看着那支符箭有些得意。

        不过他这话才落音,那符箭之上突然再次闪烁出一道金色的符文印记,随后那支本已经停滞不前的符箭再次飞射而出,直接刺破了他那道琴音的阻隔。

        在同一支箭矢之上刻下三道符印,就算是他纳兰坤也没见过几次。

        他的脸色顿时一暗,知道自己这次是遇上对手了。

        双手放于琴弦之上,一串犹如金石碎裂般的琴音随之在湖面响起,空气中一道道气浪的虚影冲向那支符箭,最后道道气浪直接将其绞碎,化成粉末。

        “只是区区一支符剑,兄台怕是杀不了我,既然你想救这两个娃娃,何不现身一见?就凭兄台方才这两箭,只要说明缘由,我就是放了这两人又如何?”

        在见识过这两箭之后,纳兰坤的语气明显没有先前那般强硬了。

        不过他的手却依旧在拨弄这腿上的古琴,道道琴音飘荡在湖面上。

        “这位高人,切莫中了他的奸计,他这琴音能让人着魔,高人感觉捂住耳朵!”

        南荣镔再次挣扎着喊叫了一声。

        只是他话才说完,身上便被古琴之上射出的一道无形罡气击中,将他撞飞在了云船的桅杆之上。

        不过于此同时,那符箭再次从夜色中飞射而出,笔直地射向纳兰坤。

        纳兰坤顿时有些怒了,喝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脸你不要脸,真当我杀不了你?”

        说完双手在那古琴之上猛地一拨,伴随着一阵急促而刺耳的琴音,一道道无形气刃先是绞碎那支符箭,继而朝那箭矢飞来的方向飞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