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章 我给我爹爹娘亲煮过红枣桂圆粥

第五百五十章 我给我爹爹娘亲煮过红枣桂圆粥

        那从蒸腾着烈焰的炙热巨石,就那么从天而降,破了纳兰坤的防御大阵,将那纳兰坤直接压在下面。

        直到眼前的湖水重归平静,南荣氏兄妹依旧有些无法相信,刚刚见到的这一幕。

        不过此时空气中飘来的阵阵灼热气浪,以及冰冷的湖水冲刷到巨石上,冷热相融时,发出“呲呲”声,却告诉他们这是真实的。

        “难道,真的是,桑不乱大人?!”

        南荣玉眼神有些木然道。

        桑不乱与南荣氏一直交好,也难怪她会这么想。

        “不可能,桑不乱大人早就病重,前些日子更是传出了病逝的消息,不可能是他。”

        面色苍白的南荣镔摇头道。

        “可是,桑家还有谁能拿出那道符……”

        “我不是桑家人哦。”

        南荣玉刚想反驳,一个高大的人影忽然从夜色中跃出,轻盈地落到船头。

        南荣氏兄妹愣了片刻后,总算是反应了过来,然后齐齐拜倒道:

        “谢恩公救命之恩!”

        两人这么郑重反倒是让李云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就像他说的,救下这对兄妹,确实是顺手,如果不是他本就要杀纳兰坤,也不会发这个善心。

        “别这样,我本就是来杀这纳兰坤的,能救下你们也只是巧合。”

        他将两人扶了起来。

        “恩公过谦了,今日恩公既然杀了这纳兰老狗,我们兄妹二人这条命以后就算是恩公的,日后单凭恩公差遣,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也在所不辞。”

        南荣镔神情异常严肃地看着李云生道。

        “真的不用了。”

        李云生摆了摆手。

        “你们也伤的不轻,还是早点去找个安全的地方疗伤吧。”

        他劝道。

        “那恩公您呢?”

        一旁的南荣玉睁着她那对碧蓝色的眼睛问道。

        “我去看看那纳兰坤有没有死透,若是死透了,我应该便带着他的脑袋去云鲸城。”

        李云生道。

        “恩公去云鲸城,那我们便跟着恩公一起,恩公定会有能用得到我们的地方。”

        南荣玉道。

        “我们鲛人一族,有恩不报是要遭族人唾弃的。”

        她又补充了一句。

        看着这对兄妹一脸坚定的模样,李云生有些哭笑不得,忽然想起这鲛人好像的确是妖族中眦睚必报的一个种族,同样地他们对有恩与他们的,也会千方百计想尽办法的报恩,甚至为在十州闹出过一些笑话。

        总之对李云生来说,这鲛人一族很麻烦。

        “你们跟着我会很危险的。”

        李云生苦口婆心道。

        “我们这条命都是恩公的,有什么危险的事情,恩公尽管让我们兄妹来做。”

        南荣镔道。

        “那你们会做些什么?”

        李云生索性耐心跟二人聊了起来,不过他眼角的余光,却不经意地往四周的水面瞥了一眼。

        只见在月色的照映下,原本十分澄澈的湖水中,忽然多出了一条条细如毛发状的血线,它们如同水中海藻一样,不断地在水底蔓延。

        不过在看到这恐怖的一幕之后,李云生依旧面色平静地把目光转向了身前的南荣氏兄妹。

        “我,我会,我是鲛人,我能潜入万丈深的大海。”

        南荣玉想了想突然开心道。

        “可我基本上都只生活在内录,更不需要潜入那么深的海里。”

        李云生摇头道。

        “我们兄妹实力尚可,虽然比不上恩公,但帮恩公看家护院还是可以的。”

        南荣镔毕竟要大一些,想事情没有南荣玉那般天真。

        “我被仙盟满世界追捕,哪里有家给你们看护?”

        李云生笑问道,他说话的时候,目光依旧时不时地往四周看一眼,发现不光是湖底,就连岸边的林地,以及四周的崖壁之上,渐渐地都布满了这血色的毛发。

        “那恩公就更需要我们了,我们现在也没家了,以后我们就跟恩公四海为家,我哥可以帮恩公那行礼,我可以帮恩公在路上做饭洗衣服。”

        南荣玉的回答依旧很天真。

        “你会做饭?”

        李云生笑问道,这南荣玉怎么看都是个大小姐模样,估计碗都没自己洗过。

        “会,会啊!”

        南荣玉回答的有些没底气了。

        “我给我爹爹娘亲煮过红枣桂圆粥。”

        她努力回忆了一下,随后认真点头道。

        “可我总不能每顿都吃粥吧?”

        李云生笑看着南荣玉。

        也就在他说话间,一张张符悄无声息从他身上滑落,它们借着夜色的掩护飘向湖面的每个角落。

        而就在南荣玉思考着,如何回答李云生不想每顿吃粥的这个问题时,沉寂了许久的湖面忽然响起一阵阵哗哗的翻腾声。

        “有这时间考虑每顿吃什么,还不如想想怎么活着出去!”

        一道异常尖涩的声音从不远处刚刚落下的巨石底下传来。

        那声音紧接着一声怪笑,随后一条条细如发丝的血线将那巨石整个托举了起来,一个一身血衣,发丝乱舞,袒露着胸膛的老头出现在三人面前。

        这老头虽然半边脸已经碎裂,但这模样南荣氏兄妹却依旧能够认得出来不是那纳兰坤还会有谁?

        “这老狗,居然还没死?!”

        南荣玉惊呼一声。

        “桀桀”

        纳兰坤怪笑了一声。

        “不装得像点,这位道友怎么会上钩?”

        他说话间手指琴弦一拨,随着一声尖锐的琴音响起,一道细如发丝的血线,随之横着湖面一切,三人所在的那艘云船,顿时被一切为二。

        还没等南荣氏兄妹反应过来,那纳兰坤紧接着双手在那琴弦之上飞速拨动,一道道血色发丝,伴随着这美妙的音符,开始犹如蛛丝一般在大湖的两岸拉起,一端连着右侧高高的崖壁,一端则深深刺入左侧的林地。

        一些反应不及的府卫,直接被这发丝切割成两截,鲜血被这一条条发丝吸得一干二净。

        很显然,这纳兰坤根本没在乎过这些府卫的性命,

        “用得着这么夸张吗?”

        李云生看了眼头顶被血色发丝笼罩的夜空,再看了眼不远处的纳兰坤。

        “桀桀。”

        那纳兰坤又是怪笑了一声,然后道:

        “我本来只想钓两条小鱼,没想到居然钓出你秋水余孽这条大鱼,若是能抓住你,我哪怕舍掉这炼化了半辈子的精血,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