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想必恩公已经平安逃离了吧?

第五百五十一章 想必恩公已经平安逃离了吧?

        对于纳兰坤能猜出自己的身份,李云生并不有感到意外。

        毕竟一个活了这么些年岁的老妖怪,不可能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特别是他那张天陨符曾经在秋水那场大战中显露过。

        而且他既然就任这风生府的府主,仙盟自然会把关于李云生的情报全部交给他。

        不过他对纳兰坤的威胁却是置若罔闻,反倒是转头看向了此时正一脸茫然的南荣氏兄妹。

        “你两也听到他说的了,我乃秋水余孽,跟我沾染上了,只怕日后在这十州都寸步难行,所以你们两个还是快点离开吧。”

        他十分认真地看着二人。

        “恩公,你把我们成当什么人了?”

        却没想,这兄妹二人齐齐摇头,那南荣镔脸上甚至有些不忿。

        “且不说我们跟那仙盟早已势不两立,恩公今日救了我兄妹二人性命,恩公既然是秋水余孽,只要恩公不嫌弃,我们也可当这秋水余孽!”

        他斩钉截铁道。

        鲛人性子耿直认死理这件事情,李云生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本来他只当这兄妹是个路人,现在却不由得开始对这二人多看一眼。

        “只是恩公真不该显身来救我们,现在居然被这狗贼算计了,可气!”

        看着眼前的情形,南荣玉一脸自责。

        “哥,我们联手挡住这狗贼一阵,好让恩公脱身!”

        她突然握紧手中细长锋利的离水刺,踏出一步拦在李云生身前。

        “没错,恩公,找准机会脱身,不用管我们,日后有机会帮我们报仇便是!”

        那南荣镔闻言也毫不犹豫地踏出一步,横握着手中钢叉挡在李云生前面。

        看着两人的举动,李云生感动之余,也有些明白,风生城南荣氏一族,为何能被纳兰坤不费吹灰之力地拔出了。

        在现在的十州仙府,鲛人族这种性子确实难以生存,若不是以前有桑家的庇护,恐怕就算没有纳兰坤,也会被仙盟或者其他势力吞没。

        “你们也别争了,谁也逃不了,马上都会成为我这绕梁古琴的养料。”

        就在三人说话间,纳兰坤尖涩的冷笑声,伴随着一阵琴音传来。

        随机,舒缓似流水的琴音,曲风一转,开始急促如大河奔腾。

        紧接着,一根根血色发丝,犹如钢针一般横七竖八地漫天飞舞,整片大湖区域,无论是山石还是草木都被切割成一块块。

        南荣氏兄妹手中兵刃翻飞,竭力抵挡着这细如牛毛硬如钢针般的血线。

        只是这血线数量极多,速度又快,且韧性惊人,无论他们如何劈砍,就是没办法将其斩断,不过眨眼间,两人身上便已经布满了血痕。

        二人出手的速度,肉眼可见地一点点迟钝,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

        两人自觉撑不了多时,便见那南荣玉一脸急切地大喊道:

        “恩公,我跟哥哥合力一击,你赶快脱身!”

        她白皙的脸颊,因为被那血线划破出现了一道血痕,在月色下极其醒目。

        说着她也不管李云生听没听到,转身积蓄周身妖力,手中离水刺光华大盛,一旁握着钢叉的南荣镔同样强撑一口气舞动手中的钢叉,一道道水幕随之在云船四周升起。

        “水龙刺!”

        那南荣玉娇喝一声,手中离水刺卷起漫天水浪,最后化作一道道水刺骤然炸开,就像是那豪猪射出身上的长刺一般,只是这水刺比那豪猪身上的刺,要长的多,锋利得多,最长一根,居然直接刺中了对面的山崖。

        很显然,南荣玉这一刺,瞄准的并不是那漫天的血线,而是湖对面的纳兰坤。

        不过正当那几十道锋利得水刺,横贯整座大湖,眼见就要刺中纳兰坤时,随着一阵急促的琴音响起,无数血线骤然缠绕在那纳兰坤的四周,最后层层编织,化作一只血色圆球将纳兰坤包裹其中。

        而那一根根水刺在刺进去了几尺之后,便被血球周身冒出的血线吞噬。

        一击未成,随之换来的是,纳兰坤一阵犹如瀑布飞流直下般的急催琴音。

        无数血线化作千尺“浪涛”,朝南荣氏兄妹所在的云船拍去。

        眼见着自己就要被那血线刺成千疮百孔,可南荣玉心底却并没有生出多少恐惧,反倒是有一股莫名的成就感。

        在她看来,刚刚她这一刺虽然并未能杀死纳兰坤,但到底还是给恩公争取到了一点脱身的时间。

        “想必恩公已经平安逃离了吧?”

        她面带微笑地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身后。

        不过下一刻,她的脸僵住了,因为“恩公”还站在她的身后。

        “恩……”

        “你这离水刺借我用用。”

        她刚要惊愕出声,却被李云生拍了拍肩膀。

        “我这离水刺,已经认主怎么会……”

        随即,她看见身后的恩公手指一勾,离水刺便从自己手中飞出,乖乖地落到了恩公手中。

        李云生握住这根五尺余长,似玉非玉,形如骨刺的兵器,心中暗道:

        “既然是鲛人族的圣物,应该撑得住吧。”

        因为秋水剑诀过于霸道的缘故,普通刀剑甚至连李云生一成功力都撑不住,就算当日在幽云谷时,朱亥的那柄名剑也不过撑住了李云生秋水剑诀的三成功力,而且出了几剑便不能用了。

        所以他很担心这柄离水刺,无法承受秋水剑诀。

        “先以三成功力,试试吧。”

        眼见那漫天血线就要落下,李云生也没时间犹豫了,他眼眸微垂,调出麒麟骨内的真元,以秋水剑诀的口诀在体内运转,随后蜂拥而起的真元,在他竭力的压制之下,只余三成涌入手中离水刺。

        令李云生没想到的是,这离水刺非但承受住了这股狂暴至极的真元,还表现得格外“欢愉”,周身散发出一圈圈灵宝独有的光晕。

        “不错。”

        李云生松了口气,随后就见他手一抬,汹涌的剑势混杂着沙暴剑意倾泻而出。

        “百川灌河。”

        随着一声剑鸣。

        一池碧水自湖中升起,最后化作一颗颗被剑势跟剑意包裹的水滴,朝那漫天血线飞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