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二章 尝尝我这第一刀(恭喜大轮子成为第三位盟主)

第五百五十二章 尝尝我这第一刀(恭喜大轮子成为第三位盟主)

        552



        只不过跟那层层叠叠的血线僵持了几息的时间,那漫天水滴便化作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气,瞬间将那一条条血线撕碎,最后化作一团团水汽升腾而出。



        那月色的映照之下,那一团团水汽,最后化作一缕缕青烟,飘荡在湖面。



        看着身后的李云生,只一剑,便将这必死的局面逆转,南荣氏兄妹,忽然感觉自己眼前的情形有些不真实。



        不过李云生的神情依旧十分淡然。



        “你这离水刺,确实是一剑宝物。”



        李云生挥了挥手中的离水刺十分满意道,这是他除了青鱼之外,用得最趁手的一剑兵器。



        经过刚刚那一剑,他觉得如果单论强韧程度,以及对真元的承受能力,这离水刺甚至有可能会超过青鱼,很有可能能够发挥出秋水剑诀的五成左右的威力。



        当然它毕竟不是一柄剑,用它来施展秋水剑诀,还是有些似是而非,刚刚那一剑如果对方也是一名剑修,定然能够找出破绽。



        “恩?啊,这是我鲛人族的圣物。”



        南荣玉愣了愣神,这才反应过来,李云生是在跟他说话。



        “不过还是脆了些,要是等下弄断了,莫要怪我啊。”



        李云生有些遗憾道



        “脆了些?”



        南荣玉有些疑惑。



        “哈哈,恩公不要说笑了,这离水刺坚硬无比,恩公单用无妨,断了算我的。”



        南荣镔无比爽利道。



        “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李云生闻言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看向纳兰坤那头。



        很显然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



        同样觉得不真实的还有不远处的纳兰坤。



        “这便是十州曾经号称,遇鬼杀鬼,遇佛斩佛的大剑修么?”



        他强忍着胸口翻涌的气血,冷笑了一声。



        这一击他虽然不说出了全力,但也有六七成了,现在居然给李云生一剑破了,心下不由涌出了几分惧意。



        作为一个曾经常年被追杀的妖修,他对危险的气息极其敏感。



        而且他所修习的功法,原本就十分忌惮剑修,攻击力凶悍的修士。



        若是在平日里,他此刻可能便已经找个机会遁走了,只是今天“秋水余孽”这条大鱼的诱惑,让他有些踟躇。



        毕竟如果能够将其猎杀,他在仙盟中的地位,将无人能够撼动。



        “赌一把,赌赢了逍遥一世,赌输了打不了去那黄泉走一遭!”



        这纳兰坤终究还是没能经受住诱惑。



        说着他双手往那琴弦之上猛地一拨。



        琴音响起的一刹,那漫天血线再次出现。



        这一次很显然,那纳兰坤准备出全力了,



        一条条血线,犹如作茧的蚕丝一般,不停地在大湖的四面八方乱飞,将周遭的草木,甚至是那一名名府卫尽都缠绕其中。



        不过眨眼间,原本郁郁葱葱的湖岸,已经变成了光秃秃的一片。



        只剩下那一颗颗由血线包裹着的“血茧”,犹如灯笼一般凌空悬挂着。



        这场景煞是诡异。



        “剑修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任你剑气纵横三千里,也及不上我这灵宝一件。”



        纳兰坤说完怪笑了一声。



        只见他手指琴弦一拨,十几枚血茧齐齐裂开。



        一具具血肉模糊,似人非人,似树非树的怪物,从血茧中破茧而出,嘴里发出呼呼的怪叫声扑向李云生。



        李云生扫了一眼这些怪物,手提离水刺迎面一剑斩出,秋水剑独有的剑气,犹如一道月华从湖面掠过,那十几头怪物随之身形具碎,化作一根根血丝落入湖水之中。



        不过下一刻,更多的怪物从那血茧之中破茧而出,随后迅速加入对李云生的围剿之中。



        这般庞大的数量,就算是李云生,应付起来也颇为费时。



        可就在李云生提剑斩杀这些怪物的空档。



        那纳兰坤突然将自己的十根指头平放在琴弦之上,随后猛地朝两侧一划,顿时十指同时被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从指间流淌在了琴弦之上。



        “吾以鲜血肉身为侍,拜求琴魔老祖显圣。”



        他口中默念了一句,随即自那古琴之上,一根根血色琴弦由纳兰坤的指尖钻入他的身体,随后再从他的毛孔之中钻出,最后一条条细如毛发的血色,将他如蚕茧一般层层包裹。



        皎洁的月色下,一颗巨大的血蚕,被一根细丝倒吊在空中。



        这巨大的血茧,犹如人体的心脏一样,十分有节奏地跳动着,而他每一次跳动,一股令人心悸的魔力便在湖面,犹如水波一般荡开。



        只不过两三次跳动,那南荣氏兄妹便已经跪坐在地,单就这股魔力便能使人心神巨震,可以想象这巨大的血茧之中,到底孕育着一头怎样的怪物。



        李云生见状,没不再跟那些怪物纠缠了,直接以不惜损耗真元跟神魂的代价,用纵横方圆剑打开剑域,再以枯剑为刃密布剑域之中。



        随即,每一头闯进剑域的怪物,立时便如杂草般被绞碎,最后化作一条条血色流入大湖之中。



        不过李云生的表情却并没有轻松多少,因为就在这顷刻间,原本一池碧水,已然被鲜血染红。



        再看看,那魔力越发澎湃的血茧,很显然,这很不对劲。



        “仙盟还真是饥不择食,连这种人都敢收。”



        李云生面色冰冷地说了一句。



        话音方落,随着“撕拉”一声怪响,那血茧之上忽然划出了一道口子。



        一条长足三四丈的细长手臂,猛地从那血茧之中伸出,就如一柄十余米长的大刀横在湖面。



        “桀桀”



        随着一声怪笑从那血茧中传出,这血肉模糊但却奇长无比的手臂,忽然慢慢抬起。



        然后就见一条条血色飞速在手中汇聚,最后化作一柄同样三四丈的大刀,被那长长的手臂握在手中。



        “尝尝我这第一刀。”



        一个沙哑却极其浑厚的声音响起。



        随后那长长的手臂,握着那柄血色长刀,朝李云生一刀劈下。



        这一刀毫无花哨,但却充斥着一股极其霸道的毁灭气息,一刀横贯大湖,刀气所过之处,生机全消。



        “很强……”



        李云生心头猛地一跳,他之前不是没遇到过仙盟的府主,但没有一个能像今日纳兰坤这般给他造成这么大的压力,纵然他修的是旁门妖道,可无论如何实力之强,确实毋庸置疑的。



        随即,他毫不犹豫地提起离水刺,一式“惊山”刺出。



        他不再压抑体内秋水剑诀引动的那股真元,使其尽数灌注在那离水刺之中。



        随着一道犹如千百只飞鸟齐声鸣叫一般的剑鸣之声响起,一股浩淼如烟波的剑气从湖面席卷而上。



        一刀一剑,就这么在湖面相遇,大湖两侧的高耸的崖壁,立时如豆腐般被横切而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