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三章 你废话,真的很多

第五百五十三章 你废话,真的很多

        望着四周被纵横交错的剑气横切断裂的山崖,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南荣氏兄妹实在料想不到,大修者之间的战斗,居然恐怖如斯。



        一时间,两人都开始翻新这次鲁莽的刺杀产生了一丝羞愧,心道,如果没有突然出现的恩公,两人应该是必死无疑。



        就像是刚刚那一刀,如果不是有李云生挡在他们前面,只怕仅仅是刀气的余波,都能让二人尸骨无存。



        “恩……恩公?!”



        南荣玉猛然惊醒,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湖面。



        当她看到李云生握着离水刺,毫发无损地站在湖面时,才总算松了口气。



        随后她又听到血茧中的怪物一声哀嚎,目光朝那边一看,只见那条巨大的手臂跟那血刀齐齐碎裂成无数截,重新崩散成道道血气落入湖中,心头不由得狂喜。



        “恩公,是你胜了。”



        她兴奋地大喊道。



        李云生闻言转头冲那南荣玉笑了笑,不过这笑容却不是很自在。



        之所以不自在,倒不是因为畏惧纳兰坤此刻暴涨的实力,而是不过觉得有些对不起这对兄妹。



        就在他刚刚使出那一式“惊山”时,一时有些兴奋,没怎么控制秋水剑诀,至少让六七成的真元涌入了那离水刺之中。



        抛去他这十几年的修为的成长不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肆无忌惮地使用秋水剑诀。



        不过就因为没怎么控制,这离水刺有些承受不住了,周身已然布满了裂纹,就好似那陶瓷上的冰裂纹一般。



        “还没胜。”



        李云生摇头,脚尖在那水面一点,随后身形轻盈地落到南荣氏兄妹所在的船上。



        他刚刚的确斩掉了纳兰坤一条手臂,但那血茧之中的魔气依旧充盈,甚至隐约间又更盛一成的趋势。



        “那恩公为何不趁胜追击?以恩公超凡的剑术,他肯定不是你的对手。”



        南荣玉想得很天真道。



        “这怪物还没显露出真身,这个时候贸然冲过去,不太好。”



        李云生看了眼那血茧。



        随后又将手中的离水刺递还给南荣玉,有些不好意思道:



        “另外就是,这离水刺已然受损,出不了第二剑了。”



        看着那布满了冰裂纹的离水刺,南荣玉先是睁大了眼睛,继而摇头道:



        “这不是恩公的错,是那纳兰坤那老狗的错,只可惜恩公没了趁手的兵器,不能趁势将其斩杀。”



        这南荣玉倒是出乎意料的明事理,让李云生对这兄妹好感更盛。



        而就在此时,这大湖之中,被血气浸染的湖水,忽然散发出一阵恶臭,原本风平浪静的湖面,突然之间“血气翻腾”,血水一点点将周围的山林土地,还有四周的山崖吞噬。



        这片大湖区域,眨眼间已经变成了一座巨大的“血狱”



        “你应该还跑得动吧?”



        李云生皱着眉扫了眼四周的湖面,然后转头看着南荣玉道。



        “嗯?”



        南荣玉闻言先是点头然后摇头:



        “恩公不走,我不逃。”



        “不是让你们逃,之让你们离我远一点。”



        李云生道。



        “为,为什么?恩公难道是想拖着那老狗,好让我们逃走吗?这不行!要死一起死!”



        南荣玉态度十分坚决。



        “我让你们离我远点,不是因为那纳兰坤,是因为我自己,接下来你们站在我边上,可能比站在纳兰坤面前,还要危险一些。”



        李云生摇头。



        “可……”



        “小玉,我们不要在这里妨碍恩公了。”



        南荣玉刚要开口,却被一旁的南荣镔打断了,跟南荣玉不一样,他已经大概明白了李云生的意思。



        “对,你们赶紧往我身后逃,能逃多远逃多远,接下来,我没法保证能护你们周全。”



        李云生点头。



        南荣镔闻言一面朝李云生拜谢,一面拉起南荣玉转身飞退。



        这湖水虽被血污浸染,但却难不倒鲛人一族,两人在水面上飞驰的速度,就算是李云生都远远不如。



        不过那纳兰坤似乎也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一根根“血箭”带着破风声从那湖面射出。



        只是这些血箭在进入李云生剑域之后,立时再次被枯剑剑气绞碎。



        “没关系,先吃了你,我再去吃那两个小娃娃,你们谁都逃不了。”



        血茧之中,纳兰坤邪笑着。



        说话间,两条血肉模糊,但却巨大无比的手臂从那血茧之中伸出。



        随后一手再次凝结出一柄长刀,另一只手则凝绝出一柄巨斧。



        李云生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任凭那纳兰坤如何呱噪,就是一言不发。



        只不过一张张符箓,开始从他袖口中飞出,这些符箓整整齐齐地在他身前排列着,一层套着一层,最后似一个巨大的圆柱一般将李云生套在中间。



        “哟,知道用剑无用,该用符了吗?”



        那纳兰坤讥笑了一声,即便是实力大增模样大便,可他这嘴碎的毛病依旧未改。



        “怎么还都是一些一品、二品的小符,难不成先前那枚龙符,就是你最大的依仗?”



        他有些得意的大笑。



        “不妨告诉你吧,就算你再来几道先前一样的龙符,也没法杀死现在的我。”



        纳兰坤在那血茧之中放声狂笑。



        “现就算是那桑不乱在世,也能耐我何?你们常常耻笑我这功法是妖修,可这世间道法千千万,谁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达到我此刻的境界?假以时日,莫要说仙盟跟阎狱,就算是这天,也没法困住我!”



        他一边说着,一边一点点地撕开那血蚕,又是两条手臂从那血茧之中伸了出来。



        紧接血茧被全部撕开,一个全身上下血肉模糊,六条手臂的怪物,抱着一张古琴出现在了大湖之中。



        这怪物身形巨大,站起来的时候,足以大湖两侧的崖壁一般高。



        “就乖乖的,让我吃了,成为我的血肉吧。”



        怪物伸出他那长长的舌头,舔了舔根本不存在的嘴唇,一脸贪婪地望着李云生。



        “你废话,真的很多。”



        李云生叹了口气。



        “还有口臭。”



        随后手一挥,一道道符箓犹如箭矢一般朝着那纳兰坤飞去,一道道符箓层层叠叠地将纳兰坤包裹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