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一道生灭符,焚尽万般法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一道生灭符,焚尽万般法

        “我说了,你这些废纸,对我没用!”

        纳兰坤一手刀,一手符,朝着那漫天的符劈砍而去。

        这一劈之下,血池沸腾,崖壁颤动。

        一道道符应声炸裂,化作飞灰。

        可是就在纳兰坤这一刀跟这一斧余渐消时,他忽然感觉到,一股极为诡异的力量,从余下的那一张张符上传来。

        定睛一看,只见那一张张符,在他面前突然犹如万花筒中的景象那般,先是齐齐对折,继而相互重叠,随后化作一个个奇怪的形状,最后再次整齐地对折、重叠,循环往复。

        随着这不停的对折、重叠、融合好,这原本他眼前密密麻麻的符,居然只留下了两道。

        一道形如茶花,一道像极了雪莲。

        于此同时,两道截然相反的恐怖威压,从那两道符上徐徐散开,一如花蕊绽放是所发出的幽香。

        “一道生灭符,焚尽万般法。”

        额头不停地冒着冷汗的李云生,看着那道形似曼陀罗的神机符,嘴中喃喃自语了一句。

        这两道符,正是玉虚子《神机符》中所记载的终极符,生灭符。

        不过此时的生灭符,并不是完整的,准确来说这只是半道生灭符。

        唯有将这两道符彻底融合,才能算得上真正的生灭符。

        “还差最后一口气。”

        李云生心念一沉,抛却杂念,蚝不吝啬地倾尽全部神魂之力,控制着那两道符,一点点地靠近融合。

        随着两道符之间不过咫尺的距离,但是每一次靠近对李云生来说都是一次刀尖起舞,非常之艰难。

        “这是什么东西?!”

        也就在那两道符开始融合的一瞬,感受到了这两道异常恐怖的毁灭气息之后,原本气势十足纳兰坤脸色突然一变,恐惧再次从心底涌出。

        “绝对不能让这两道符合而为一。”

        求生的本能,在他脑子里生出这么一个念头。

        随即,就见他猛地嘶吼一声,手中古琴猛地拨动,那一片血狱的大湖,瞬间化作一张满嘴獠牙的恶鬼头颅,带着浓重的腥臭味朝李云生一口吞去。

        而他的另外四条手臂,几乎是在同时,刀斧齐飞,斩向那生灭符。

        单论声势而言,六臂怪物纳兰坤的这一击,当真有开山断海之势。

        很显然他也是在拼命,全然不再顾忌,这妖修之法会对他带来的反噬伤害。

        但为时已晚。

        几乎是同一时间,那两道神机符在李云生神魂的控制下,终于还是融合了。

        一朵从未见过的花苞,通体散发着星河流光,立于半空之中。

        其光华之耀眼夺目,便是头顶那轮明月,也为之失色。

        “灭。”

        李云生一字吐出。

        那那道生灭符,犹如花瓣绽放一般,徐徐展开,一道道光华,犹如星河倾泻一般,从那展开的花朵中流淌而出。

        纳兰坤的刀才不过靠近其十丈,便已然被一股无形之力撕裂成粉碎。

        见此情形,那纳兰坤更加疯狂了,不停地凝练出新的兵器,新的手臂,因为他知道只有毁了这朵符花,自己才有胜算。

        也不知是不是他那疯狂的攻击凑效了,还是李云生这道符炼化失败了。

        这朵符折成的符花,忽然在开到一半时,停止了绽放。

        “哈哈哈,是你输了!”

        纳兰坤见状,那巨大的身子猛地跃起,六条手臂分别握住六柄灵宝,以山河崩塌之声,全力朝那朵符花轰去。

        可就在他的手中的兵器,距离那朵符花,不过几丈远的时候,。

        那朵本已停止了绽放的符花之上,一朵花瓣突然独自展开。

        随即,不过一息的光阴。

        没有任何花哨的场面,方圆一两里内,这片大湖周遭的区域顷刻间夷为平地,大湖不见了,高山不见了,林地不见了,到处都是光秃秃焦黑的一片。

        那纳兰坤疯狂地挣扎,在一片灰烬之中,他的身躯在那符花的流淌的光华下,一次次被撕毁之后,又一次次重聚。

        就这么循环无法了,十几次最终还是油井灯枯了。

        “等着吧,他们就要来了,你们都得死,十州的所有修士都得死,在他们面前,汝等皆为蝼蚁……”

        临死前,只剩下半颗脑袋的纳兰坤,突然像是疯了一般大吼了起来。

        面色苍白的李云生,默默地听他嘶吼着说完这一句,然后再默默地走到他面前。

        “我等着。”

        看着他那半颗脑袋,尽管还不知道,这纳兰坤口中的他们是谁,李云生还是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声。

        他将那颗脑袋收了起来,然后扫了眼周遭这片灰烬之地,有些后怕道:

        “虽然只能算半张生灭符,但在这种场合尝试生灭符,还是冲动了一些。”

        这次尝试炼制生灭符,倒也算不上临时起意,其实在进入幽云谷之前,他就有打算来尝试一下。

        为此他还准备了足足几十套,组合一品神机符的低阶符。

        可就算是最低阶的一品神机符,他今天还是差点失手了,直到最后那朵符花也只开了一瓣。

        若不是这生灭符威力巨大,就算只开了一瓣,也能杀死纳兰坤,不然李云生这次就要在阴沟里翻船了。

        “我现在的神魂,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融合那么多道神机符,还是有些吃力。”

        李云生在心底暗自总结了一下这次的得失。

        虽然消耗掉了不少真元跟神魂,但却还是得到了不少关于生灭符的情报,总的来说还是值得的。

        一品生灭符就有如此威力,那四品生灭符得强大何种程度?

        一想到这里,他对玉虚子的敬畏,不由得又提高了几分。

        “也不知道,那对兄妹逃得够不够远。”

        看着这一眼望不到的灰烬之地,李云生突然想起那对兄妹。

        “恩公,恩公!”

        就在这时候,两个人影忽然一路狂奔,来到李云生跟前。

        “太好了,恩公你还活着!”

        南荣玉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一脸开心道。

        “恩公,刚刚……这些,难道都是你们……”

        南荣镔扫了一眼四周满是灰烬,又一片平坦的荒芜之地,心下不由得有些骇然,特别是就在刚刚,这里还草木繁茂,山石林立。

        而现在的情形,却像是被什么东西,直接从地上抹去一般,看不到一点存在的痕迹。

        “也不能全怪我,那纳兰坤也有不少功劳。”

        李云生没有承认。

        这南荣镔也算明事理,见李云生不愿意回答,便也没再追问。

        “你们接下来要去哪?”

        李云生问道。

        “我们?恩公既然已经帮我们手刃了那狗贼,以后恩公去哪儿,我们去哪儿。”

        南荣玉一脸认真道。

        “别,别跟着我。”

        李云生赶忙摆手。

        “你们知道青丘府的位置吗?”

        他突然问道。

        而在听到青丘府三字之后,南荣氏兄妹的表情,明显变得警惕了起来。

        “恩公,怎么突然提起青丘府?”

        南荣玉皱眉道,她性格天真,但不代表什么都不懂。

        这青丘府乃是妖族圣地,一直只有妖族才知道其位置,仙盟跟阎狱联手攻打青丘府这么久都没什么动静,也正是因为一直没办法弄清楚青丘府的位置,不能伤其根本。

        “放心我不需要只要青丘府的位置,只想请你们帮我送一封信去那青丘府。”

        现在是敏感时期,知道两人有所忌惮,李云云马上解释道。

        “什么信?送给谁?”

        南荣镔,依旧有所警惕。

        见此,李云生掏出怀中一只小瓷瓶,然后递给南荣镔道:

        “给这瓶子的主人。”

        南荣镔将信将疑地接过那小瓷瓶,紧接着脸色大变道:

        “炼妖壶?这是那位大人的炼妖壶?!”

        “你认识这炼妖壶的主人?”

        李云生好奇地问道,这小瓷瓶虽然跟着他十几年,但他其实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年给他这小瓷瓶的老婆婆身份是什么。

        “这炼妖壶,乃是青丘府妖后娘娘之物,我爹以前曾经跟我说起过,怎么会在恩公手上?”

        南荣镔将小瓷瓶递还给李云生,一脸疑惑道。

        “我能进仙府,还多亏了你们这妖后娘娘。”

        李云生结果那小瓷瓶,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

        不过他心里却是松了口气。

        因为他这封信最好是能交到妖族一位能说得上话的人手上。

        能想到这小瓷瓶的主人,也只是猜测那老婆婆的身份不俗,现在既然被证实那位老婆婆身份超然,当然就再好不过了。

        “恩公能说下为何要送这封信吗?”

        在见过了炼妖壶之后,南荣镔对李云生的态度,明显缓和了一些。

        “这封信能解妖族眼下困局。”

        李云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