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六章 八品符箓,桑家符师的上限

第五百五十六章 八品符箓,桑家符师的上限

        “哪来臭小子,毛都没长齐,就敢管你爷爷我的事情?”

        那十三先生在医馆里踉跄了几步,这才站稳身子,怒火中烧地看指着张帘儿骂道。

        “我姐姐说了不愿,你这个死猪头没长耳朵吗?”

        此时张帘儿一副少年书生的模样,却也依旧不卑不亢。

        “你,你,我,我……”

        “我什么我,你什么你,死胖子,死猪头,一身馊水味,脸上的油都能刮下来做菜了,我家养的猪都要比你干净,就你这模样,你也配得上我姐姐?你那原配嫁给你,算是到了八辈子霉了,现在还要祸害我灵雪姐姐,回家洗干净,好好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吧。”

        论牙尖嘴利,恐怕没人能及得上张帘儿,这十三先生才一开口,就被她怼了回去。

        “这云鲸城还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个毛头小子,知道我是谁吗?”

        这十三先生一张脸气得跟刚割下来的猪肝一样。

        “我怕不是不敢跟你说话,是不愿跟你说话吧?尊驾这副模样,是个人看了都觉得晦气,我今天也就是看在我灵雪姐姐面子上,才忍者恶心跟你讲讲道理。”

        张帘儿依旧得理不饶人。

        那十三先生闻言,还当真闻了闻自己的袖口,心道:

        “不臭啊?”

        不过马上老脸一红恨道:

        “臭小子,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十三先生,你再这样,我要去喊城卫了!”

        看他真的动怒了,那医馆女老板赶紧拦在了张帘儿身前,义正辞严道。

        那十三先生瞟了眼医馆女老板,将肚子里的话咽了下去,然后冷笑道:

        “江灵雪,都这般田地了,我想要你,你找谁都没用。”

        “我早就找人暗中调查过了,你在云鲸城最大的是那桑小满,若不是这样你早就是我的了。”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她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我今天就实话告诉你吧,桑不乱一死,桑小满那一支也快完了,你若是识相就乖乖从了我,否则你我再见,恐怕就是在那凤鸣院了。”

        这望春楼乃是云鲸城出了名的烟花之地,这十三先生话语中的威胁意味溢于言表。

        “我江灵雪能否在云鲸城立足跟桑小满无关,更加跟十三先生无关,还请十三先生从今日起,莫要再踏足我这百草堂。”

        江灵雪也怒了,挥手就要送客,说话间一股股威压透体而出。

        这股威压十分庞大,竟然死死地压制住了那十三先生。

        这十三先生以前只觉得江灵雪修为不弱,这也是他看中江灵雪的一个地方,想着两人日后结成道侣双休,既能逍遥快活,又能让他修为精进,一箭双雕。

        只是他没想到,这江灵雪的修为居然能够压他一头,一时间又是诧异又是惊喜。

        诧异自不必说,惊喜则是因为他那双修法门之中,有一处便是能将道侣修为化作己用,这样一来他只要能得到江灵雪,修为大涨也就指日可待了。

        “你我有无关系,那可由不得你。”

        那十三先生冷笑了一声,随后甩袖而去。

        他对江灵雪是势在必得,不过为了不让对方狗急跳墙,今天就暂且缓上一缓。

        “灵雪姐姐,你干嘛对这种人那么客气,若是我有你这般修为,直接打断他的狗腿,看他还敢不敢再来!”

        张帘儿又是气愤又是疑惑道。

        她也是今天才知道,江灵雪的修为居然远胜自己,顿时对江灵雪放任那死猪头的行为很是不解。

        “你可知道他师父是谁?”

        江灵雪一面拉着张帘儿进屋坐下,一面叹了口气问道。

        “难不成是猪妖的后人?”

        张帘儿贫了一句。

        江灵雪黑白分明的眸子白了她一眼,然后一面给他沏了碗茶,一面道:

        “这十三先生又名孙若水,虽然其貌不扬,但他师父却是这云鲸城赫赫有名的桑无垠。”

        “桑无垠?这桑无垠很厉害吗?”

        张帘儿自然知道桑无垠,不但知道,还跟李云生一起在他家放了一把火,烧了他整个西院,然后搬空了他一间库房。

        也正因为这种种,让她产生了这桑无垠也不怎么厉害的错觉。

        “何止是厉害!”

        江灵雪敲了一下张帘儿的脑门,随后娓娓道:

        “桑家一脉传承了上万年,底蕴深厚不可测,也因为传承过于庞大的缘故,桑家在这万年间分做了八脉,这八脉以桑家祖训‘天门开合,魂魄抱一’命名,过了这许多年,这八脉中以天字脉跟合字脉实力最强,上一任家主桑不乱所在的天启府是天字脉,而那桑无垠所在的**府正是这合字脉的府邸,这么多年来,它也是唯一个能够跟天字脉抗衡的支脉。”

        可听了江灵雪说了这么多之后,张帘儿依旧没法想象桑无垠这一脉有多厉害。

        于是他在心里对轩辕乱龙问道:

        “老头,你觉得他们厉害吗?”

        尽管轩辕乱龙对张帘儿老头这个称谓很是无语,不过也不打算跟她置气便很冷淡地道:

        “还行吧。”

        “那老头在你的时代,听说过这桑家吗?”

        张帘儿继续问道。

        关于自己的身份,轩辕乱龙早就带着些得意地跟张帘儿讲述过了,不过换了的却是张帘儿的一声:

        “原来老头你还是一个活了上千岁的老头啊。”

        对于这件事情,轩辕乱龙依旧耿耿于怀。

        “这种没什么名气的小家族,我哪里听说过,我那时候接触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帘儿打断了。

        而一旁的江灵雪看张帘儿还是一脸懵懂,以为是对方没听懂,便更形象地解释了一句:

        “在千年前,这十州只有天字脉才有绘制八品符的能力,但是现在合字脉也拥有了这种能力,据传桑无垠手上至少有两道八品符,而且是威力最大的天象符。”

        听到这里,张帘儿终于听懂了,不由得一脸讶异道:

        “不是说符的品阶最高是七品吗?”

        “七品符是十州其他符师的上限,但却不是桑家符师的上限。”

        江灵雪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