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我要去杀了姓孙的那头猪!

第五百五十七章 我要去杀了姓孙的那头猪!

        “我听说七品符就有搅动天地之威,这八品符得强到什么程度?”

        张帘儿第一次对桑无垠产生了一丝畏惧之心。

        “谁都没见过。”

        江灵雪摇头苦笑。

        “不过正因为桑家手中握着八品符,仙盟跟阎狱才一直不敢真正插手炎州,这说明他们对于八品符,也极为忌惮,在这十州修士的修为可能有上限,但杀人的手段从来就没上限。”

        她叹了口气道。

        闻言张帘儿沉默了许久,她在心底问那轩辕乱龙道:

        “老头,这八品符当真这么强吗?”

        轩辕乱龙也是沉默了一阵,随后才开口道:

        “确实很强,但这八品符……”

        他欲言又止。

        “怎么了?”

        张帘儿疑惑道。

        “没什么。”

        “老头你真小气。”

        “那我更不能告诉你了。”

        两人斗了几句嘴,随后张帘儿抬起头来问江灵雪道:

        “姐姐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姐姐只是比你这外乡人知道的多一些罢了,这些事情在云鲸城稍微待的时间长一些就会知道了。”

        江灵雪笑道。

        “姐姐你其实也是外乡人对不对?”

        张帘儿突然冲江灵雪狡黠地笑了笑。

        “你怎么看出来的?”

        江灵雪愣了一下,接着依旧笑得如沐春风地看着张帘儿道。

        “虽然寻常人听不出来,但我还是能听得出,你的口音跟云鲸城那些本地人有一丁点的不一样,倒是很像我一位叔叔。”

        张帘儿笑道。

        “叔叔?”

        江灵雪一脸疑惑,继而亲昵地捏了捏江灵雪的脸道:

        “看不出来啊,你这小丫头看似大大咧咧,心思却还这般细腻。”

        “雪姐姐,你捏疼我了。”

        张帘儿用那张被扯得变形了的嘴抱怨了一句。

        不过马上她又一脸惊愕道:

        “姐姐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丫头的?”

        “你模样装的再怎么像,身上姑娘家的味道总是遮不住的。”

        江灵雪拿鼻子在她脖子处嗅了嗅,一脸坏笑道。

        “雪姐姐,你原来一直在看我笑话。”

        张帘儿见状赶忙挣脱开来,然后脸色绯红道。

        看到她这幅窘态,面具中的轩辕乱龙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其实他早就猜到这江灵雪可能已经看穿了张帘儿的身份,只是觉得对方没什么威胁,便没有向张帘儿点破。

        “好了,不跟玩笑了。”

        江灵雪突然正色。

        “我刚刚跟你说这么多,只是想让你明白,这桑无垠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你是个外乡人,又是个女孩子,哪怕是他的弟子能避就要避开。”

        她语重心长道。

        “可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欺负雪姐姐你。”

        张帘儿对于自己认定的东西或道理,格外地坚持,从那日她替李云生挨下那七拳就能窥见一斑。

        她面具中的轩辕乱龙,听了她这话,对她这个性是又爱又恨。

        他喜欢这种个性的后生,但却同样明白,这种个性在残酷的仙府很难生存。

        “他们欺负不了我。”

        江灵雪有些感慨地捧住张帘儿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她本就对这个才认识没多久的妹妹分外怜惜,总觉得两人以前在哪里见过。

        现在看这个小妹妹,居然反过来关心自己,眼眶不由得一热。

        这些年来她独自在云鲸城生活,对于世情冷暖早就看得透了,只觉得就算是孤身一人也可以活下去,却没想到今天会被这个小姑娘触动。

        “你别看你姐姐这副模样,我以前可是十州最强大剑修门派秋水的弟子,我秋水的弟子可不是外人能轻易欺辱得了的。”

        她神色中透过一丝坚毅道。

        “秋水?”

        “别暴露你云叔的身份。”

        听到秋水这两个字,张帘儿心头一惊,她几乎就要脱口而出,好在被轩辕乱龙喝止住了。

        “你也知道秋水对吧?是不是觉得姐姐很可怕?”

        看张帘儿脸色不对,江灵雪还以为她是被自己秋水弟子的身份吓到了,心下有些黯然,不想想觉得也怪不得张帘儿,毕竟这些年仙盟都在向民众灌输秋水恶人的形象。

        “不,不。”

        张帘儿猛地摇头。

        “秋水怎么样我不知道,但灵雪姐姐肯定是个好人,我喜欢灵雪姐姐!”

        她十分肯定道。

        江灵雪闻言心头一暖,将张帘儿搂在怀里抱了抱,随后叹了口气道:

        “以后不要再来姐姐这里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做完了,就赶快出城吧。”

        “为什么?姐姐是嫌我烦了吗?”

        张帘儿一脸不解。

        “当然不是。”

        江灵雪摇头。

        “这是这云鲸城马上就不太平了,你总是来我这里,会被孙若水盯上的。”

        她看着张帘儿道。

        “那姐姐你怎么办?我看那孙若水,肯定还会来找你的。”

        张帘儿皱眉道。

        “放心吧,一个孙若水,还不是我的对手。”

        江灵雪一脸自信地笑道。

        说着她突然起身从医馆柜台后面拿出一个食盒递给张帘儿。

        “这是姐姐做的一些糕点,你拿回去吃,若是你我能再见,姐姐再多做些好吃的给你。”

        她目光中带着一丝不舍道。

        张帘儿闻言紧紧地咬着嘴唇久久没有开口,直到江灵雪把食盒塞到他手里,这才眼眶湿润地看着江灵雪道:

        “灵雪姐姐,我们肯定能再见的!”

        说着起身转头就走。

        直到走出这医馆很远才在心理开口对轩辕乱龙道:

        “老头!”

        “怎么了?”

        轩辕乱龙皱眉。

        “我要去杀了姓孙的那头猪!”

        张帘儿恨声道。

        “祖宗,你现在可不是他的对手啊!”

        轩辕乱龙欲哭无泪。

        ……

        桑家家主府邸,天启府。

        此时的桑小满,正睡眼惺忪地披着一件羊绒小毯,不修边幅地埋头桌案,手中笔墨飞舞地处理这桌面上堆积起来的文书。

        桑不乱一走,整个炎州的事务都落在了她这个继任人身上。

        看着这堆满了书案,怎么处理都处理不完的文书,桑小满时常非常纳闷地想:“怎么会有人这么想要这家主之位?”

        如果不是她爹爹死前的托付,可能她早已逃之夭夭了。

        “小姐。”

        就在她心理有些发毛的时候,斋融走了进来。

        “何事?又有人来提亲了?告诉那帮狗杂种,老娘不嫁,一辈子都不嫁,谁再来说媒,就给我把她的嘴缝上。”

        桑小满头也不抬语气平和道,边说着还边继续奋笔疾书。

        “嗯,这次的媒人有的特殊。”

        斋融苦笑。

        “谁?”

        桑小满总算是从那案牍之中抬起了头来,露出一张依旧明艳但却透着些许疲惫的脸。

        “林疏影小姐。”

        斋融道。

        闻言桑小满沉默了片刻,然后站了起来,把手中的笔往案台上一扔,看了眼斋融,然后勾起笑道:

        “走吧,去见见这个小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