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天作之合

第五百五十九章 天作之合

        “姐姐你这就有所不知了。”

        不过林疏影面上依旧满脸堆笑。

        我这族弟桑海楼,平日里为人低调,不显山不露水,可无论是修为,还是人品,亦或是学问,都是这十州年前一辈弟子中的佼佼者,就算是我那相关顾师言也远远不及。”

        她直起了腰板接着道。

        “那看样子是我孤陋寡闻了,居然不知道我桑家族内,还有这么一个俊杰。”

        桑小满一脸惊奇,心中却是笑出了声,暗道:“谁不知道那桑海楼是个出了名的废物,说了这么多昧着良心的话,也是难为你了。”

        “那姐姐,你这算是应允了?”

        林疏影迫不及待地问道。

        “你都没好好说说,这桑海楼到底哪里好,我如何能答应?”

        桑小满连忙摆手。

        “这个容易,只要姐姐你愿意听,我可以给你说上一天一夜。”

        林疏影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随后一拍手,就只见几个人走了进来。

        而为首的那位赫然便是桑无垠。

        “哈哈哈,小满侄女,听到你愿意了解了解我这孽子,你桑叔叔我老怀甚慰。”

        桑无垠毫不客气地大步走进客房。

        桑小满的脸色明显没有之前那般轻松了,她转头看了眼身旁的斋融,斋融却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很显然,桑无垠他们在外面的事情,连斋融都被瞒了过去,这只能说明,天启府上的府卫已经被他们收买了。

        “魂字脉的顾老,门字脉的唐老,一字脉曲老,这是什么风,能把你们这几尊老神仙请过来?”

        在短暂的讶异之后,桑小满重新恢复了她那镇定自若的模样,她扫了眼进来的众人,唯独没有提桑无垠,就像是根本没看到他一般。

        对于桑小满的无视,桑无垠也只是笑了笑,随后径直找了张椅子坐下。

        反倒是桑小满刚刚表现出来的气度,有些让他心惊,他没想到不过断断的几年时间,这桑小满身上居然隐约有了上位者的气度。

        “听闻有人在给小满你说媒,我们便凑过来瞧瞧热闹。”

        一名模样有些自大的白袍者仰着头瞥了眼桑小满道,其余老者闻言皆是附和。

        刚刚说话的这人名叫顾尤,是魂字脉的族老,身旁一身青衣佝偻着背的矮小老头门字脉的族老唐河,站在最后面一身紫衣一直冷着个脸的长脸老者则是一字脉族老曲平。

        这几人桑小满虽然见得不多,但模样大多都还记得。

        至于那顾尤说是来瞧热闹,桑小满是不信的。

        “这几个老乌龟,常年闭关,怎么会有这个兴致。”

        她在心里腹诽了一句。

        其实看到桑无垠身后站着的是这几人,她就大致就明白了这群人的来意。

        这四脉在这些年族内的明争暗斗中,一直保持着中立,相比于你死我活的争斗,他们更乐于见到其乐融融的场面,简单来说就是喜欢和稀泥。

        他们几个对桑无垠虽然也没什么好感,但却对促成这两家的联姻十分感兴趣。

        因为在他们看来,桑小满与桑海楼的联姻,是让整个桑家重归平静的最好方式。

        但若桑小满不答应这门亲事,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也抹不开面子的老不修,会站在桑无垠那头。

        所以他们今天来这里,无非就是演一场戏,无论桑小满最终答应与否,只要把这戏演完,他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今日几位族老齐聚,另有桑伯伯亲至,小满姐姐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

        林疏影眼睛眯成一对月牙笑道,有这几个人坐镇她底气足了许多,只觉得这次定要出刚刚被桑小满冷言讥讽的那口恶气。

        “是啊,没想到几位族老这么关心小侄女我的婚事,明明是自己儿子提亲,无垠叔叔居然还费心亲自来了一趟,当真是操碎了心。”

        桑小满冷笑。

        几位族老本就不占理,闻言只是冷哼了几声,没有接话,他们几个看似是帮桑海楼提亲,其实说是逼亲更贴切一些。

        “小满侄女本就与那些寻常女子不一样,想必会理解我这个老父亲,替儿子寻一门好亲事的心情吧?”

        这桑无垠脸皮极厚,面对桑小满的冷嘲热讽毫不在意。

        “既然如此,疏影妹妹你倒是好好说道说道,这海楼族弟到底哪里好,以至于我非嫁不可。”

        桑小满也不会理那桑无垠,继而看向林疏影冷笑道。

        “姐姐,你别心急啊,我一样一样的跟你说。”

        林疏影娇嗔了一句。

        “我这海楼族弟,第一好便是文采好。”

        说着她便拿出了几只信封,依次递给三位族老还有桑小满。

        桑小满拆开一看,发现这信封中是一篇,用一手漂亮行写的文章,里面用各种华丽辞藻,将桑小满从头到脚赞美了一遍。

        看得桑小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直白是直白了一些,不过文笔雅致,颇有古人之风。”

        说话的是门子脉族老唐河,他捋了捋须点头晃脑道。

        这模样看得桑小满直想笑,心道,这着酸的掉牙的文章您老也夸得出来?还真是难为您了。

        “若是比文采,这天底下的读书人多得是,我为何要找这桑海楼?况且,我可不想我未来的相公是个酸掉的读书人。”

        桑小满也懒得评价这篇文章,而是反问道。

        “在这十州仙府,强者为尊,读书可以养性明理,但修为才是立身之本。”

        这林疏影显然也早有准备,不慌不忙地道:

        “我这族地年方十七,修为却已经到了太上真人境,实乃年轻一辈修士中的佼佼者,日后前途定当不可限量,这一点曲平族老可以证明。”

        “不错,海楼侄儿的修为,确实到了太上真人境,十分难得。”

        一字脉的族老站了出来道。

        “如果姐姐你觉得空有修为还不够,我这里还有一道符。”

        说着林疏影又从袖口中掏出一张符。

        “这张符,乃是海楼族弟昨日亲手绘制,各位族老可看得出这道符的品阶吗?”

        她冲四周的几名族老扬了扬手里的那道符。

        “这是五品的碎石符吧?”

        魂字脉的族老顾尤有些诧异的接过那符。

        “这当真是那小子画的?”

        “没错!”

        林疏影十分得意地点了点头。

        桑小满冷冷地看着他们,心道:“你们能演得再假点吗?”

        “就因为他能画出一道五品符,所以我便要嫁他?”

        她手杵下巴,笑看着眼前这些人的表演道。

        “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

        林疏影一副我懂你的表情看向桑小满,随后接着道:

        “抛开学问跟修为不说,挑一个好丈夫,一定要看他的品行,我这族弟的品行,我可以拍着胸脯向姐姐你保证,绝对无可挑剔!”

        说着她又掏出几本小册子发了出去,这小册子之内记载着的都是族内德高望重之辈,对于桑海楼品行的评价。

        桑小满随手翻了几页,噗嗤一声终于还是笑了出来道:

        “编的还挺认真的。”

        “你说什么?”

        闻言一旁的几个族老的脸瞬间落了下来。

        桑小满也没去理他们,只是看了眼身旁的斋融。

        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斋融,突然带微笑地站了出来,他随手抛出一枚月影石悬于空中,然后笑道:

        “关于这位海楼少爷,我们得到的情报,好像跟你们有些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