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一章 云字符、山字符

第五百六十一章 云字符、山字符

        “小满还真是长大了啊。”

        桑无垠先是呵呵一笑,继而面色一沉:

        “年纪不大,野心不小。”

        “跟年纪有什么关系?这本应是我的,我看小叔你才是老糊涂了。”

        桑小满没有一丝一毫的怯意道。

        桑无垠冷哼了一声。

        只是没等他开口,一旁的几位族老终于憋不住了。

        “小满,你是我看着长大的,自幼乖巧聪明这我们都知道,但这家主之位你不合适。”

        说话的是魂字脉的白袍顾尤。

        “那顾老你倒是说说,我哪里不合适?”

        桑小满心平气和地问道。

        既然都撕破了脸皮,大家也就没什么好遮掩的了。

        “首先是这时机不合适。”

        顾尤解释了起来。

        “若是寻常年月也就罢了,如今世道十州大乱,接下来的年月必然不会太平,你若继位天字一脉跟合字一脉势必动乱,外面已经不太平了,家里再不安稳,势必让外敌乘虚而入,我桑家万年基业恐毁于一旦,整个炎州千万府民将置身于水火,生灵涂炭啊。”

        他一脸悲天悯人,气都不喘一口地说道。

        “还有别的吗?”

        桑小满依旧情绪平稳地看着那顾尤。

        “其二,你是女子,先不说你修为不及很多族内男儿,只说你日后结婚生子,这每一件事对整个桑家来说,都是一桩极大的隐患。”

        “你也看到了,这些年因为你天字一脉跟合字一脉的争端,桑家已经在百废待举之际,容不得一点闪失了!”

        顾尤痛心疾首道。

        “就这些吗?”

        桑小满,接着扫视了一旁的唐河跟曲平这两位族老。

        被以为后辈拿这种眼神看着,两人明显有些不悦。

        “顾老已经说得差不多了,还望你顾全大局。”

        唐河冷着个脸,将头撇向一侧。

        “没错,现在的桑家,再也不是你那专横独断的爹爹一个人说得算了,我们这些老人家的话你还是要听一听的,这对你有好处。”

        曲平也是冷着个脸冷笑了一声。

        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在桑无垠跟桑小满之间权衡过了,这一趟也不过走个过场。

        “我若不听呢?”

        桑小满笑问。

        “那便自求多福吧!”

        曲平一甩袖冷哼了一声。

        “曲老息怒,息怒,气坏了身子就更加生不出儿子了。”

        桑小满笑盈盈道,曲平一直想要一位男丁继承衣钵香火的事情虽满城皆知,但这么直白的被人说出来,还是让曲平老脸羞红气愤不已。

        不过她却没给曲平开口的机会,而是径直接着道:

        “既然你们都说了这么一大堆,我也该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了,总不能让各位叔伯白跑一趟。”

        她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

        “首先是妹妹你,你问我愿不愿意答应这门亲事。”

        她走到林疏影旁边。

        “我自然是不愿的。”

        她笑道。

        “似桑海楼这等废物,我一直很难相信这是无垠小叔你生出来的,要头脑没头脑,脸面没脸面,我觉得小叔你还是让他在凤鸣院逍遥快活一辈子吧。”

        她转头走到桑无垠跟几位族老跟前。

        桑无垠嘴角抽了抽,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开口。

        “至于几位族老刚刚说我不适合这家主之位,我觉得说得不太对。”

        桑小满看着几位族老笑道。

        “你倒是说说,我说的哪一点不对!”

        顾尤一脸愤慨道。

        他还从没别一个小辈,如此数落过,心头正是火冒三丈之时。

        “你方才说当今十州乱象丛生,侄女深以为然,你说桑家不能内耗下去,我也觉得有理,只是你好像弄错了一点。”

        说到这里,桑小满的目光开始变得有些森冷。

        “引起桑家动乱的罪首,从来都不是我天字一脉,更加不是我桑小满,你们不去讨伐那罪首,为何反倒是我这一脉退让,让我教出这本就属于我天字一脉的家主之位?”

        她语气冷冽地说道。

        “你这是强词夺理!”

        顾尤怒道。

        “至于这第二条,更是荒谬。”

        桑小满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他,而是继续道:

        “我只听过那俗世有男尊女卑之恶习,却没想到还能在仙府听到此等荒唐言论,我族女子修士从来不在少数,便是最强的那批符师,也有不少女儿家的身影,我记得顾老的祖母文思真人就是一位大符师吧?”

        “你这等黄毛丫头,也配与我祖母大人相提并论!我祖母可是能独自画出一道七品大符的大符师!”

        顾尤破口大骂。

        闻言桑小满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随后手一抬,一道云的光芒在顾尤头顶亮起。

        “一道山字符也敢在我面前丢人现眼?不给你点颜色瞧瞧,真当我们这些老家伙是吃闲饭的!”

        这顾尤也不愧是魂字脉的族老,几乎在云形成的瞬间便已经反应了过来,手指向上一点,同样一道云在他头顶出现。

        顾尤这是一道云字符,一出现就直接冲散那股山字符带来的重力,让场内众人身体为之一轻。

        而两道云瞬间交汇对持了起来。

        “嘿嘿,顾老头你还真是下狠手啊,一出手就是五品云字符!”

        一旁的唐河心灾乐祸道。

        不过他这话才一出口,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

        只见桑小满那道山字符的外围突然又多出了一圈符文,原本同为只是四品的山字符陡然间变成了五品。

        这这还没结束,五品山符形成的瞬间,又有一圈符文生出。

        “六品山字符?!”

        在场的众人心头一惊,能画出六品的云,就算是在桑家,也能称作大符师了。

        “我这云字符克你山字符,同为六品,你能耐我何!”

        顾尤冷哼了一声,随即往那云字符中注入一道神魂之力,让那原本只是五品的云字符升做了六品。

        虽然只是一品之隔,可却已经耗尽了他全部的神魂。

        “不好意思顾老,您眼花了,我这是七品山字符。”

        桑小满笑了笑,随后一脸轻松地手一抬,山字符的四周再次生出一道符文,最后整个山字符的符文变作了金色。

        一道重力当真如一座山那般当头落下,直接碾碎了顾尤的那道云字符,最后像是拍苍蝇一般将顾尤重重拍在地上,连同青石地面一同凹陷了下去。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