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六章 云生师弟,你也珍重

第五百六十六章 云生师弟,你也珍重

        “不过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她边说边冲身旁的那几位修者使了个眼色。

        随即就见这几名修者,身形化作一道道残影,手中兵刃一道道法宝的光华乍现,齐齐朝着李云生袭来。

        看这身形跟速度,至少都是真人境巅峰的修者,几人一起扑面而来时,其威势,好似一座山迎头压下那般。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一个才不过真人境的符师,居然能请得动这么多高手给自己看家护院。”

        李云生感慨了一句。

        随后只见他脚下行云步踏出,身形伴随着一道长剑出鞘的嗡鸣声,如一道流光般从这几名修者中间掠过。

        只眨眼间,这几名境界不弱的修士,已然身首异处。

        快得根本不像是修者之间的战斗。

        为了速战速决,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也没怎么留手,这一剑虽看起来十分质朴,但配合行云步的步伐,既诡且快,还真不是普通修者能挡得住。

        “你……你到底是谁?!”

        那妖狐一脸惊愕地看着李云生。

        她虽是个小妖,但对于云鲸城的各方势力,基本上还是有所了解的。

        可她根本没听说过,云鲸城有这么一个用剑的高手,更准确来说,云鲸城叫得上名号的剑修,她不可能不认识。

        “不是说要留下我吗?留下我时再问吧。”

        李云生随手扔掉手中已经出现裂纹的长剑,然后看向那妖狐。

        “我哪里留得住公子,小妖也不过奉命行事,只要公子留奴家一条贱命,奴家任由公子处置。”

        这妖狐一改方才的强势,一脸娇弱的楚楚可怜模样,一对水汪汪的眸子好似有一股魔力般,让人看了一眼便深陷其中。

        “公子,你来,到我这里来,我帮你去找那位姐姐。”

        她纤纤素手轻轻地冲李云生招了招,结果李云生当真迈步走了过来。

        那妖狐见状心中大喜,眼见李云生到了她的跟前,直接显露出真身,化作一头巨大的雪狐,两只利爪化作道道血刃撕向李云生。

        只是她的利爪还没碰到李云生,脖子却已经被李云生死死地掐住。

        紧接着一股令她感到不寒而栗的庞大神魂之力,直接将她的神魂之力碾成碎片,以至于她再也无法维持真身所需的妖力,变作了小小一只被李云生拎在手里。

        原本李云生是想直接将其斩杀的,不过想到妖狐一族对他还算有恩,便将这只小狐狸扔到了炼妖壶之中,让她先受点罪,回头再决定怎么处置。

        “屋外到底是何方高人,我孙某好像跟你并未仇怨,你在我府中下这般杀手所欲何为?”

        李云生正准备用神魂探寻一下孙若水的下落,却不想对方却是主动跟他打了声招呼。

        “我是来接人的。”

        李云生望着别院中的那间卧房,语气清冷道。

        “你果然还是桑小满的人!”

        那孙若水冷笑了一声。

        随即,李云生就见他一手搂着已经昏迷的江灵雪,一手用匕首抵着她的脖子从卧房内走了出来。

        似乎在确认了他是桑小满的人之后,那孙若水的胆气突然足了几分。

        “桑小满,不,桑小满那一脉,明日必亡!”

        他异常自信地笑看着李云生道:

        “你修为身手不错,若是能投靠到我的门下,我可保你不死!”

        “抱歉,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桑小满的人,当然更不可能投入你的门下。”

        李云生摇头。

        “你手上的人是我的师姐,我是来接她回家的。”

        他重复了一句。

        “你真的不是?”

        孙若水皱眉。

        “当然。”

        李云生点头。

        “人我可以给你,但你得放我一条生路,否则我们就一起死。”

        他用匕首在江灵雪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威胁道。

        “人先交给过来。”

        李云生没理他,而是伸手道。

        “拿去吧!”

        那孙若水也不嗦,提起江灵雪猛地一扔,将江灵雪整个抛向李云生。

        李云生往前踏出一步,然后伸手堪堪接住江灵雪。

        只是这是,那孙若水却突然大笑一声道:

        “一个小毛贼也敢跟爷爷斗,都去死吧!”

        在他说话的同时,一道道符忽然从江灵雪身上飞出,随后包围在两人四周。

        “六道五品真火符,看还能不能把你们烧成灰烬。”

        孙若水一脸兴奋道。

        不过他的笑声很快就被一道强悍得有些离谱的神魂浇灭了。

        “六张五品真火符,还真是下血本了。”

        毫不掩饰地释放者自己神魂之力的李云生,瞥了眼此时已经呆若木鸡的孙若水,虽然抬手伸出一根食指点向面前的一道真火符。

        他将神魂之力凝于指尖,犹如抽丝剥茧一般,将那符上的一道道符文从那上面剥离下来。

        他出手很快,六道真火符,眨眼间就变成了废纸。

        对于符师来说可以画符同样也可以解符。

        只不过这解符的手段比之画符更要难上十倍,不但手法复杂,还需要有庞大的神魂之力辅佐,更是要把握好解符的时机。

        若是孙若水刚刚直接解开那几道符,李云生可能就要像其他法子躲避了,不过正因为他的自大,给了李云生解符的时间。

        “你,你也是符师,还是大符师!”

        孙若水一脸愕然地指着李云生。

        李云生没有理他径直抱起江灵雪,然后随手以枯剑诀挥出一道剑气,那孙若水连同身后的房屋直接被绞成了粉碎。

        ……

        云鲸城,百草堂。

        这间面积不大的医馆有两层,下层是店铺,上层则是江灵雪起居之所。

        李云生将将江灵雪带回来之后,直接送到了百草堂。

        他先是帮她检查了一下伤势,发现只是神魂受到了一些创伤,想必是猝不及防被那妖狐攻击了神魂所致。

        现在人虽然还是昏迷状态,不过一般修者的神魂都有自愈的能力,睡一觉应该就会醒了,李云山也不用太担心。

        他接着烧了些热水,给江灵雪擦了擦脸跟手脚,随后将她放进了舒适的被窝之中。

        忙忙碌碌地做完这一切之后,李云生总算是长吁了一口气。

        看着床上熟睡的江灵雪,他脑海中再次回想起昔日秋水的种种。

        只觉得既有些伤感,又有些怀念。

        不过哪怕是秋水也已经消失,这些终究都已经过去了,他摇了摇头,随后看着还在床上熟睡的江灵雪道:

        “师姐,珍重。”

        说我便从窗口飘然离去。

        而就在李云生离开的下一刻,江灵雪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一旁窗户的位置,微微一笑道:

        “云生师弟,你也珍重。”

        随后将被子拉了拉,用被子将身子裹得紧紧的,舒舒服服地再次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