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五百六十七章 云鲸城举城皆丧

第五百六十七章 云鲸城举城皆丧

        今天是桑不乱的吊唁之日,云鲸城举城皆丧。

        在当今十州的乱象中,炎州的还能保持这种的程度的安定跟繁华,桑不乱功不可没。

        对于这一点,稍微有些良心的府民心中都很清楚,因而不少人在今天自发前去吊祭。

        天色还未大亮桑家祠堂人流便络绎不绝。

        好在桑家祠堂够大,即便络绎不绝,人流依旧井然有序。

        桑家的这间宗祠,乃是一间四进祠堂。

        由祠门或门楼、二门、享堂、后堂构成的祠堂,两侧有边路。

        大部分普通民众都在二门以及享堂的外围区域,一些桑家的族人跟前来吊唁的亲朋,甚至是十州一些桑不乱的旧友都被请到了后堂,这些人中不乏十州有名的大修士。

        桑小满则从一大早开始,就一直一身素服在灵位一侧,接待着前来吊唁的亲朋跟客人。

        原本她还有两名同父异母的哥哥在(桑小满的母亲虽然先进门,但生育得晚),只是前些年桑不乱开始病重之后,这两名哥哥就随着他们的母亲回了娘家。

        对外虽然说是出走,其实是被逐出了桑家。

        至于事情的缘由也很简单。

        那桑小满的后妈,因为不满桑不乱将家主之位交给了桑小满,开始伙同桑无垠密谋刺杀桑小满,桑无垠发现之后,直接将那母子三人逐出了桑家。

        此时的桑小满神色谈不上悲戚,更多的是有种怅然之感。

        在桑不乱重病那段时间,她或许焦虑悲伤过,但桑不乱一死,便将心里所有的悲戚埋了起来。

        因为她非常清楚,父亲一走,桑家的这许多的事情,必须有一个人扛起来,哪里还有时间伤春悲秋。

        就算是在这吊唁仪式之上,她脑子里想着的却还是跟桑家跟祖州的几桩交易。

        “小姐。”

        就在她有些愣神之际,斋融忽然凑到她耳边低声道

        “刚刚下人来通报,又有几位家主生前的几位好友到了宗祠。”

        “嗯。”

        桑小满有些木然地点点头,这些天十州各处的修士都来了不少,她也见怪不怪了。

        “都来了哪些人?”

        不过她还是随口问了一句。

        “剑佛许慎。”

        斋融低声道。

        桑小满闻言一惊。

        “他老人家怎么会……我得亲自前去迎接。”

        她当机立断道。

        “玄钧已经去迎了。”

        斋融摇头,随后皱眉道

        “除了剑佛老爷子,我刚刚得到消息,桑无垠也带了一帮人正准备过来,这些人看起来可不像是给家主吊唁的。”

        闻言桑小满也止住了脚步,随即冷笑一声道

        “这是准备在我爹爹吊唁之日动手吗?”

        她脸上虽然没什么变化,不过心里却是怒不可遏。

        即便桑小满再怎么沉稳,即便早料到桑无垠他们最近要动手,可选在今天闹事,还是让她彻底动怒了。

        这桑无垠,分明是半分宗族情谊都不想顾了。

        “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

        斋融接着皱眉道“我今早派人去请魄字脉跟抱字脉的族老,可至今没有回音。”

        “魄字脉跟抱字脉,向来跟我们天字脉走的很近,没道理在这个时候投向府那边啊。”

        桑无垠也皱起了眉头。

        “只怕府做了什么手脚。”

        斋融神色严峻道。

        若是连魄字脉跟抱字脉都站在府一边,那桑小满可真的要以一脉之力抗衡七脉了。

        在沉吟了片刻之后,桑小满突然寒声道:

        “也好,让他们都来把,桑家这座大宅,也是时候好好清扫清扫了。”

        她脸上没有半分惧意。

        ……

        桑无垠府。

        依旧是万卷斋内,桑无垠跟他那十几名弟子围坐在斋内。

        “人都到齐了吗?”

        桑无垠瞥了眼坐在他左手边首席的大弟子谢明轩。

        这谢明轩中等身材,一张国字脸,棱角分明看起来跟一块方形的石头一般。

        “只差十三了。”

        谢明轩扫了一眼众人,随后皱眉道。

        “这十三平日里最是稳重谨慎,怎么今天倒是迟了。”

        老三卯正浩跟孙若水关系最后,生怕桑无垠生气,抓了抓脑袋有些急道。

        “那就别管他了。”

        不过桑无垠也没怎么生气,在他看来,这孙若水的修为十分普通,来跟没来也没什么区别,就算要算账也不急于一时。

        “我们请的那些十州宗门高手呢,来了多少?”

        桑无垠接着问道。

        “除了风生府府主纳兰坤,以及阎狱的鬼使跟鬼差,其余的人都到了,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将他们安顿在了城外,此时应该已经进城,到时候会有人带着他们直接去往宗祠。”

        谢明轩有条不紊地回答道。

        “纳兰坤跟鬼使……”

        一想到这两方势力,桑无垠也是皱眉,因为这些人他根本没法控制。

        “最后一次跟他们联系是在什么时候?”

        他接着问道。

        “一个是三天前,一个两天前。”

        谢明轩道。

        “他们有何答复?”

        桑无垠问道。

        “他们都答复说,会在今日准时抵达。”

        谢明轩给递给桑无垠两支玉简,他就是用这玉简跟纳兰坤跟阎狱沟通的。

        “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卯正浩有些担心道。

        “这到不会。”

        桑无垠确认无误之后将那玉简递还给谢明轩,然后摇头道“不说那阎狱的两位鬼使,只说那纳兰坤,他本身的实力便丝毫不逊色于我,这十州能对他下手的根本就没几个。”

        “算了,这帮人虽然不守时,不过应该还算守信,想必是会赶过来的,就算赶不过来,也对我们的计划无碍。”

        他摆手道,显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面继续纠缠下去。

        “那两道尸神蛊给魄字脉跟抱字脉的族老送去了吗?”

        他又看向谢明轩道。

        “送去了,我亲眼看着两人打开的。”

        谢明轩嘴角勾起笑道。

        “很好,这么一来,我那侄女当真算是孤立无援了。”

        桑无垠拍腿笑道。

        “这几件事你们办的不错,我这里也有一件好事告诉大家。”

        他笑着扫视了一眼众人,然后一脸神秘地笑道

        “仙府的小天诛阵已经秘密运到了云鲸城。”

        闻言万卷斋内的众人齐齐一声惊呼。

        就算是弱化了许多倍的天诛阵,其威力众人依旧能够想象。

        而有了这小天诛阵,桑无垠这些弟子心头的最后一丝顾虑,也算是彻底消除了。

        “今天是那桑不乱的吊唁之日,但也会是我合字一脉的加冕之日,今日起这炎州便是我们的炎州了。”

        桑无垠一脸傲然道。

        ……

        凤鸣院。

        李云生跟张帘儿今天也起了个大澡。

        张帘儿跟是在李云生的催促下,换回了女装,这还是她昨日亲自去城内挑选的。

        换回女装的张帘儿在李云生面前明显有些别扭,一身粉丝襦裙的衬托下,好似一朵新开的蔷薇,明艳中带着一丝英气。

        “云叔,我当真要穿这一身去见小满姐姐啊。”

        她有些疑虑地问道。

        “对,今天就不用乔装了,大大方方的去。”

        李云生递给张帘儿一个信封道

        “到时候将这封信交给你小满姐姐。”

        “昨晚我跟你交代过的事情,你没有忘记吧?”

        他接着问道。

        “没呢,我都牢牢的记着了,到时候云叔就看我的吧。”

        张帘儿咧嘴一笑道。

        “那我们出门吧。”

        李云生点了点头,然后拉开了房门。

        。